卷一: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第六章 南国朝堂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457  更新时间:10-04-16 22:46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五天之后,北朝纳贡的使团启程南下了。萧俭任正使,而邺洪基则作为他的亲随,隐没在近六十人的使团里。按照事先的布置,皇帝随后密派了萧俭的大哥,将军萧侃领二万飞骑军埋伏在边境。如果使团安全有虞,可应不时之需。

    邺洪基虽然觉得仗已经打赢了,不必这么大动静,安排萧侃伏兵边境。但在萧侃和萧俭兄弟的强烈要求下,他还是同意了。尤其是萧俭,作为正使,纳贡的工作繁杂,需要接触三教九流的人,而且战争刚刚结束,使团极易与南朝人发生冲突,这两点都不容易协调。他还要保证邺洪基的人身安全。他心里没底。有他大哥在,有二万大军在,他心里踏实很多。

    一路顺风,十天后,使团到达了南朝的首都——开封。南帝派礼部侍郎率各部官员到都城外三里迎接北使。双方入城时的情景令邺洪基和萧俭多少感到一些意外和吃惊。与边境的情况完全不同,开封的百姓对南下纳贡的北朝使团没有丝毫的怨恨和愤怒。他们过着安定富足的生活,满足于花钱买来的平静,陶醉于繁荣的市井,似乎不久之前的战争和动乱并不曾真实地发生过。

    使团一行被安排在城西的辅德驿。城西是开封最繁华的区域,居住此处的都是南朝的高官贵族。辅德驿是开封最好的私家驿馆,平时只有奉旨来京述职的藩王或封疆大吏才能住得起,一般官员只能住在官家设立的开封驿站。而现在,整个辅德驿已被朝廷包下,成了北朝使团专用的行馆。这就更加安静了。辅德驿里,没有一般驿站的通铺和房间,全都是一间一间的院落。邺洪基和萧俭就在里面安顿了下来。萧俭是正使,住在正中的大院里。邺洪基则挑了相对靠后的一个特别安静的小院。

    第二天早朝,北朝使团的五位代表上金殿晋见了南朝的皇帝,递交国书。邺洪基作为正使亲随,跟着萧俭走进了大殿。礼仪性的接见只是走走形式。北朝要的是经济利益,政治上的要求并不过分。国书也在双方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南北双方在朝堂上讲的话都是冠冕堂皇的外交辞令。

    南帝给邺洪基留下的印象并不深刻。四十几岁的中年男人,温和、严肃,却没有那种骨子里透出来的威严。他不像一个帝王,倒更像是一个平和的学者,安静而博学。

    当天晚上,南帝为北朝使团安排了接风宴,除了南帝以外,参加的多是礼部负责接待的官员和参与本次谈判的南朝代表。邺洪基不喜欢这种应酬,没有随同萧俭出席。此时,他正呆在自己的小院里,看着各方各面送来的各种情报。对南朝的研究,尤其是对南帝和皇亲近臣的研究,一向是他关注的重点。一个国家的领导人们,他们的性格、喜好和行为方式会对这个国家在关键时刻、关键问题的决策,起到至关重要的影响。

    所有的情报形成了一份详尽的报告,放在了他的桌上。结果显示南朝真正显赫的皇室宗亲并不多。

    当今南帝的爷爷太宗皇帝和孝谨太后钱氏只有两个儿子,先帝真宗和已故的商亲王。真宗的皇后也就是现在的章敬太后孙氏也生有二子,长子就是当今的南帝。南帝性格温和,敦厚仁孝,登基二十年来牧民以仁、治国以宽,南朝百姓安居乐业、丰衣足食。只是南帝不尚武功,战备松弛,对于来敌之进犯多以和谈了之。所幸南朝由海路通商,物阜民丰、商贸繁荣,和谈所费之资虽巨,却未影响国本。

    皇后周氏是当朝太师周勤之女,温良娴静,年轻时被孝谨老太后选中,嫁于当年的皇长子,今天的南帝。帝后之间,鹣鲽情深,相当和睦。周皇后执掌后宫二十年来,公正宽厚,深得南帝和所有宫人的敬重。虽无所出,但后位亦十分稳固。

    南帝无子,公主倒有五位。长公主二十四岁、二公主二十二岁都是宜妃孙氏所生,早几年都已嫁人了。三公主是静妃谢氏所生,十七岁,几个月前刚出阁。四公主和五公主都是一般宫人所生,年龄分别是十岁和四岁。

    真宗与章敬太后的次子是永王赵祚。赵祚年幼时勤敏好学,常得太宗皇帝的夸奖。成年以后,亦是一位谦谦君子,见识过人,先帝每以政事询之。其时,朝堂上下均暗以储君待之。然永王二十岁时,突然性情大变,其语乖僻无忌,其行放荡不羁,每日里养花玩鸟,跑马斗狗,或出没于山野之间,结交狂妄之徒。先帝和太后屡次严加斥责,永王皆不以为然,仍然我行我素。先帝大怒,将其软禁于府,令其闭门思过。不想永王竟装疯出逃了。朝野一时之间传言纷纷。其后,永王踪迹隐匿于名山大川之间。先帝不断派人多方寻找,都不得讯息,终于郁郁而终。

    皇长子继位为帝之后,失踪了四年多的永王竟然主动回归朝廷,开始修身养性。他虽是王爷,却很少政事,也从不上朝。每日只在府里读书写字,下棋弹琴。过了三年清净生活之后,赵祚娶了王妃钱氏。钱氏是丞相钱清之女,也是孝谨老太后的侄孙女。两年之后,永王妃诞下一子,而她自己却死于产后出血。永王悲痛难当,此后再未续弦。此子名叫赵晖,现十一岁。

    商亲王也留有一子,即现在的商郡王赵祝,与南帝和永王一起长大,从小亲厚。赵祝的王妃孙氏是永定侯孙阜的次女,而孙阜的长女正是南帝的宜妃。赵祝有二子二女,长子赵曙十八岁、长女十六、次女十四,均未婚配。幼子赵晚尚幼,值年九岁。

    邺洪基看完情报之后,心中疑虑暗生,随即下令要求详细调查:

    一、南帝和周后对子嗣的态度。章敬太后及后宫妃嫔对于皇帝无子的态度。

    二、二十年前,永王为何性情大变,又为何浪子回头。期间究竟有何内幕。

    三、永王的政治基础明显强于南帝。要调查二人之间是否有不和。是什么样的不和,牵扯朝堂里多少势力。

    四、商郡王与南帝和永王的关系。他是否有染指皇座的野心。期间,宜妃孙氏扮演什么角色。

    命令发出后,邺洪基坐在书房里,思考着长久以来萦绕在他心头的疑问,为什么长久以来南朝的财政能满足他们那么多的要求?究竟南朝的经济还有多少潜力?他虽然派了很多探子多方探查南朝的经济民生,也收到了很多相关的情报,但是他始终认为探子的消息没有真正查探到南朝经济繁荣的真正原因。他想了解南朝繁荣的基础,他希望也有一天北朝也能有这样强大的经济实力。

    想着想着萧俭从晚宴回来了。晚宴隆重而盛大,丞相钱清代南帝敬酒,萧俭得到了最高的礼遇。萧俭同南帝及出席的官员们聊了很多。话里话外,朝臣们并没有过多地担心岁贡的事。南朝似乎已经安排好了所有,至少大部分东西已然有了着落。

    在宴席上,南帝还宣布了一个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消息,和亲的具体事宜由永王赵祚全权负责。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