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筝  第四章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117  更新时间:21-04-06 21:51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离正月还有十天,别院上下都在紧备着过节的好东西,也是这天,别院的谢管事,也就是李嬷嬷的儿子从外面带回了个消息:三日后,夏王会来别院,年后才会回府。
    同时,影垚给华筝带来了殿下的新指令:“跟在夏王身边。”
    两个消息同时送到了华筝的手上,华筝当时正好在煲汤,乳白色的鱼肉在砂锅里翻滚,华筝小心翼翼的搅动着,不时往里加着一些已加工好的药材沫,就怕这过程中一不小心给弄碎了鱼肉,整锅汤就给毁了。
    “影垚,你过来给我看看,我这鱼肉切得可还好。”放完药材,华筝便赶紧盖上了盖子,擦着手让示意影垚看向一旁的砧板。
    “小姐的刀工越来越好了。”影垚善用暗器,但也懂刀法,小姐跟着十八学的虽是厨房的功夫,但是这刀工却是按照他们的手法教的,虽然才学没多久,却已有些模样。
    “可还带了其他消息?”华筝继续用着菜刀剁着鱼肉,把练习的刀工痕迹给掩盖了去。
    “夏王府戒备深严,影子打探到的消息有限,不过近日夏王府前前后后叫了几回大夫,就连御医都有好几个。影子从大夫的医案上探到,夏王每到这个时候就会犯头疼之疾,犯病时性格暴躁、易怒,针灸、药物都没用,除此之外一无所获。”影垚的声音隐藏在咚咚咚的剁肉声中,若是外人路过根本听不真切。
    “给我弄一份完整的医案。”华筝慢条斯理的将已经剁碎了的鱼肉捏了起来,鱼很是鲜美,做成丸子应该会又嫩又滑。
    当日,林娘子的晚膳中多了一道炸鱼丸,很是嫩滑,林娘子果然食得开心,赏了不少银果子给当天传膳的下人。
    第二日华筝早早向管家告了假,一早就和十八回了小院。此时距离夏王回府还剩二天。
    小院还是那个小院,因为一大早的关系,左邻右舍都升起了炊烟,到处都是食物的香气,还有人来人往的声音,有些吵闹,但是极为有人气。
    华筝和十八刚走进院子,就有邻居大妈前来串门,十八迎了上去,只剩下华筝在房间里休憩。
    影垚趁机递给了华筝一本厚厚的本子,华筝没有当场翻阅,而是不动声色的将东西塞在被褥里,然后闭上眼真的休息了起来。
    应付完好奇的邻居大妈,十八将院里前后好好打扫了一番,刚刚给水缸倒满水,华筝正穿戴好走了出来。
    府里下人们私下议论过林娘子的得宠,最终还是归结到她的美貌上。而华筝易容的极好,没人能看出来华筝与林娘子长得极像。哪怕相似的长相,具体到感受却又截然不同。林娘子受宠,穿戴很是贵气,但偶尔的举止和神态,让原本娟秀的相貌也带上了俗媚之态。华筝一身布衣,脸上涂抹着易容的药物,脸色暗淡发黄,五官平淡不打眼,就如同普通的隐于人群中的小厨娘一般,但只要对上她的眼眸,就能看到她眼里淡淡的雾气,与这身打扮十分违和,怎么也能让人感受些许不同来。
    相由心生,十八多年市井生活,见过无数之人,有大家闺秀,亦有灯红酒绿之人,虽都一般貌美,但因彼此阶层不同,姿态尽然不同。尤其是此时午后的阳光微微打在院落的银杏树上,偶有一束光与树叶交叉遗落在向十八走来的华筝脚下,仿佛给她平添了一份光彩,宛如从光中走出的仙子一般,让人顿生仰望之情。
    十八擦了擦额头的汗,她原本是孤儿,小时候快饿死的时候被阎殿收养,被训练成专业的探子,阎殿要干什么她不知道,但是在这个多事之秋,她心里还是知晓一二的。但是她从未憎恨过自己黑暗的身份,反而很感激,感激阎殿里抚养她们长大的阿姐,也就是影字辈的前任首领,是阿姐从乞丐堆里把她带出来,给她洗澡换上新衣,给她果腹的食物,给了她活下来的机会。
    华筝明显和她是不一样的人,不仅从出生,亦或者是将来可能发生在她身上的种种。十八轻声叹了叹气,但此时此刻,纵然再有不同,她们也都不过主上手中的一枚棋子,一般命不由己。
    “大姐,家里被子潮了,我去院里晒被子去了,许久不住落了不少灰,你和小妹把房里赶紧整理整理,晚了就天黑了。”影垚手里捧床被子,唤醒了发着呆的十八。
    十八用手势答应下来。对比着午后的灿阳,屋里有些昏暗,尤其是十八进门后就关紧了房门。华筝在昏暗里,把此前藏在被子里的本子翻了出来,交给了十八。
    《食经》是谢讽所著,华筝手中的《食经》却与普通版本略微不同,因为它是手抄本。手抄之人在抄写之时,循着自己的习惯抄写着,还画上了草药的模样,对初学之人很是便利。而这厚厚的本子里,就藏着夏王历年来的医案。
    只有十八能破解食经中暗藏的暗语,这也是影垚将她唤进来的原因。影之间有各自的联络暗语,就连影垚也不知抄写这《食经》之人与十八传讯的暗语是如何,正是这种严谨的处事方法,绝了影暴露的可能,就算暴露也只是众多影中的一条线,不会牵涉甚广。
    此时十八在房内一一破解:“小姐,夏王自八年前开始患上这头疼之疾,起初是偶有失眠之症,后来大夫开了安神汤药,有所缓解。可几月之后失眠之症又有反复,还有更甚的迹象,也就是这之后,夏王头疼之疾无药可医。据医案记录,脉象为弦脉,发病时脑左侧绞痛难忍,太阳穴鼓起,面红眼赤,性格暴躁易怒,以黄芩、木通、桑叶、金银花入药汤。夏王如此七日,起初偶有成效,停药后反复。太医医案则是在汤药中另添了龙胆草,并佐以金针疗法。现头疾之症已能控制在每月月中复发,并无法根治,但平日里夏王仍有失眠易怒之症状。”
    华筝此前在医本中看到此类病症,旁的注释只写有一句话“心乱则不静。”手捧着刚刚沏好的热茶,热气冉冉升起,刚好吹拂过华筝的脸,温暖中有片刻的放松:“我需要一个单独的厨房。”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