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七章:潜规则无处不在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949  更新时间:09-10-05 13:26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装修真是个要命的事啊。

    开工那天,章怀民一早带来四个油漆工人,还有那天他说的油漆之类的林林总总一大堆。把他认为应做的准备工作都做完后,对我说了句,夏木小姐,基本材料都全了,可以开工了。我按材料单付了材料钱,人工费他说完工后给,我俩客套一番后,我送他出门。

    章怀民走后,事情便来了,问题出在基本材料的基本两个字上,他一走,来的工人一会向我要这个,一会向我要那个,不是这样少就是那样缺,我被折腾得晕头转向不分南北。

    唐冠来的时候,我已经抓狂得就差没叫救命了,生平头一次看到唐冠有松了口气的感觉。(一般情况下,我见到他都是立马提高警惕,随时备战的。)

    “死罐子,来得正好,哪里有布头卖?”

    唐冠看着夏木娜差点没笑出声来,一身套装皱巴巴裹在身上,工人在铲墙纸,屋子里灰蒙蒙的,她向来整洁的卷发上如洒了层霜,这个笨蛋,家里装修还穿得跟要去哪里赴宴一样,真是没脑子。

    “要布头做什么?”唐冠虽然非常想取笑她几句,但鉴于夏木娜头一次看到他温言软语态度良好。(可怜的罐子,这也叫态度良好,真是被蹂躏惯了。)不能破坏气氛,只能牺牲这个难得的取笑她的大好时机。

    我抓了抓头,我怎么会知道,油漆工要的啊,先么说要小铲刀铲旧墙纸,我问明了在哪里买,咚咚咚跑去买来了,又说要美工刀,我家墙不平,得美工刀来处理细节。好吧,这东西我有,翻了出来给。一会又要口罩,说灰多,我看看也是啊,立马去了劳护用品店。才回来,又说要什么小木板,哪那么多事啊,我让他们一次性说完我好一次性弄回来,他们便稀里哗啦报出一堆我听都没听说过的乱七八糟的小东西。

    夏木娜连说带比划委曲万分地把事情说了一遍,唐冠看了看屋里的情况,心下已经明白,“知道了,我来处理。”

    我长出口气,往屋里唯一能坐的台板上一靠,NND,累得我腿都软了。

    唐冠下楼,十来分钟后提着几个马夹袋上来了。这么快东西就买全了?我眨巴着眼跟着他进到里屋,那四个工人坐的坐,站的站,慢吞吞边扯墙纸边聊天,看到我俩进去,为首的那个斜着眼问:“小姐,我们要的东西买全了没?否则这活不好做啊,到时可别怪我们动作慢。老板虽然答应你两周完成,没工具也是没办法的事啊。”

    唐冠轻轻点了下我背,示意我别说话,他上前把手上的袋子往地上一放,笑道:“各位师傅辛苦了,一点小意思,开工没请开工酒,收工时补,我妹头回装修,不懂行,大家多多包涵,有什么事,尽管找我,一会我把电话给你们。”说着,从口袋里掏出包中华烟来,一一发过,又掏打火机,那四个人忙摆手,“我们自己有火。谢谢您了啊。呵呵,没事没事,我们会照应好的,您就放心吧。”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立马笑容满面。

    “那些杂七杂八的小东西,我妹妹也分不清,买也没处买,各位做熟了的,就麻烦你们准备了,这是买零碎配材的钱,你们先收着,不够再拿。”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一番做作之后,那四个人手下速度明显加快,四五分钟时间做的事比一个上午还多。

    唐冠把一脸不忿的夏木娜拖到卫生间:“赶紧把自己整理一下,我们吃中饭去。”

    我看一眼镜子,吓了一跳,一脚把唐冠踹出门:“出去,我洗脸。”他笑着替我把门带上,匆匆把自己清理了一下,化了个浅妆,终于能见人了,拉门出去,就看到唐冠又递了几张粉红色的毛爷爷给工人:“这是二周的饭钱和点心费,各位多担待啊!辛苦辛苦。”

    那四个人眉开眼笑:“您太客气了,说什么辛苦啊,挣的就是辛苦钱!”

    唐冠又交代了一番,拉着我出门。

    我站在电梯里,长长吐口气:“我靠!这工人也忒黑了吧?我与他们老板说好了人工六十一天,六十是包饭钱的,不用我管饭。”

    唐冠笑笑:“行规懂不懂?老板包是老板的事,工人进门,主家都得好茶好水的供着,否则他们虽然明里不说,暗里消极怠工,折腾主家的事多了去了。”

    “不懂,大不了换人。”我嘟着嘴,一会时间就四五百没了。

    “天下乌鸦一般黑。换谁都一样,用流行的词,叫潜规则。”

    “潜你个头,你那些烟啊饮料什么的,发票给我,刚才一共给了多少钱给工人?我一并还你。”

    “去去,和我计较这些,从小到大你宰我的次数还少啊?今天巧克力明天蛋糕的。”

    “那不一样,宰你就是你应该出的,装修是我自己的事,我老爸老妈都不出钱,没道理你贴钱。”我掏出皮夹来。

    唐冠笑:“你真是强盗逻辑,知道了,一会吃饭时给我,票在车里。”

    “行。”

    唐冠又看看我:“不用一直盯在现场,早上去一趟看看工人几点到,晚上去一趟看看他们做到几点走,码着点时间不让他们迟到早退就成了。”

    “知道了。”我郁闷,今天算是让他教训到了,还没法还嘴,谁让我完全门外汉呢。人家一来,几句话一点小东西就摆平的事,我被折腾了一上午,恨。

    “看你弄得灰头土脸的,下午换身衣服再过去,装修的时候你就别臭美了,穿得随意点,人家工人也不看你。”他一路絮叨。

    我眼睛开始瞪起来,姓唐的,适可而止啊,忍耐素有限滴。

    作者有话说:终于好更新了,汗一个。。。。。。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