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九章:来做说客的唐僧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631  更新时间:09-09-25 02:33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终于把聒噪的某猪打发走,小小的屋子立时冷清下来。我收拾茶具。水哗啦啦冲着,茶叶旋转着没入下水中,打开垃圾粉碎机,一阵搅动后,我知道它们将化为粉齑。

    “所有人都会有故事,所谓故事就是过去的事了。有故事是好事,没有故事的人生不够精彩。但若一直让故事环绕着自己,走不出故事的人,人生再无精彩可言。”

    云翼临走前说的话一直在我耳边萦绕,这小子,很多时间,说话行事,表现得要比他的年纪来得成熟很多。(云翼:是你自己太幼稚,只长年纪不长智慧。夏木娜:踹飞。)

    来到客厅,我环顾四周,伸手拍地按倒一只相框。好吧,刘明轩,我翻过你那一页。

    冲凉,睡觉,这一夜我睡得分外地沉,一早醒来神清气爽。随意灌了杯牛奶后,便开始整理屋子。

    谢紫衣进来时,被满屋狼藉吓了一跳,冲着那个忙得灰头土脸的女主人叫:“娜娜,你要搬家啊?”

    “没,我在翻书。”我努力卸着吊灯上的螺丝。

    谢紫衣皱眉,不过夏木娜的怪言怪语她听了几十年早就处变不惊了,一脚踢开挡路的一个盒子,走近她:“书在吊灯里?”

    我一愣,哈哈大笑,“我在翻书,是指翻书页,不是说翻找书。你来得正好,爬桌上来,给我托着灯,我把它卸下来。”

    谢紫衣放下包,爬上来,边爬边问:“好好的灯卸了做什么?”这就是她的可爱,尽管不能理解,她还是会为我做我想要她做的一切事。

    “换掉。”我说。

    “为什么?”谢紫衣话才问出口,立时便明白过来,地上乱七八糟堆积如山的,全是与那个人有关的东西。

    好不容易把灯卸下来时,我们俩全都是一头的汗,谢紫衣瘫到沙发上哀叫:“不行了,这不是办法,要不叫易行来吧。我们俩处理不了你这堆东西。”

    “一会寄卖行会派车来。”我说。

    嗯?谢紫衣不解。我指指一大堆的东西:“分门别类,送寄卖行。我不能人财两失不是么。”

    她笑:“我记得大部分是刘明轩买的,你可没出多少钱。”

    我眨眨眼:“嗯,不过我不会高尚到把寄卖的钱还他。我是真小人。”这个小租屋,当初我与刘明轩布置时,花费了多少心血,如今他不要了,留着回忆的我,是傻瓜。我不做傻瓜。

    紫衣笑:“没人认为你是君子。”

    “切。”我推推她:“边上去去,让我最后享受下这只沙发,唉,我超喜欢它啊。”

    紫衣挪了挪身子,我靠着她挤了下去,紫衣伸手揉了揉我的发,她很喜欢做这个动作,我却总觉得她揉我时的眼神和揉她家那只京八狗的毛时一样。拍开她的爪子,我问:“周日不陪老公孩子捂被窝,来我这里做什么?”

    “你还说,打你电话关机,打你家电话又不通,怕有什么事就过来看看了。好在我们住得近,否则早晚让你折腾死。”

    “哦,我忘了开机,家里的电话我拆了。。。。。。”

    “老师来电话,问你是不是真有男朋友了。”紫衣白了我一眼:“干吗要撒谎?”

    紫衣口里的老师当然是指我老爸,汗,我爸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八卦了?居然打电话到紫衣那边探听小道消息。

    我哼哼:“他没和你说他想拉郎配么?”

    “唐冠哪里不好?”紫衣反问我。

    “哪里都不好。”我说:“从小到大,你哪只眼睛看到他有优点过?”

    紫衣气结:“哪只眼睛都有看到,长得帅气,为人爽直义气,对长辈恭顺有礼貌,而且事业成功年轻有为,黄金王老五啊!只有你这个瞎了眼的看不到。”

    “那么好你怎么没嫁他?”我一针见血戳破她吹出来的玄幻气球。

    紫衣语塞,半晌扭捏作态:“人家不是有易行么,他是钻石来着。”

    “去死。”我下结论。“那钻石给我,黄金给你。”

    紫衣翻身坐起,一派认真:“娜娜我真的不是开玩笑,唐冠喜欢你我们都知道,”她伸手挡住我开口说话:“别说你不知道,你这个人精看着糊涂,脑子清楚着呢。”

    我哼叽一声默认。

    “以前你有刘明轩,唐冠只有单相思的命,现在没障碍了。。。。。。”

    “老大。。。。。。不是上菜场买菜啊,”我叫,“没白菜了换青菜,反正都是蔬菜。人与人在一起要有感觉的好不好!”

    “感觉?处一处就来了。”她眼都不眨一下,说得一本正经。

    我挫败。。。。。。含着奶嘴时就认识了,还要怎样处?

    门铃骤响,我迅速爬起,“寄卖行的人来了。不和你说了。”终于解脱了。紫衣越来越像唐僧了。

    作者有话说:呜呜呜。。。。。。。。。。偶要留言啊。。。。。。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