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章:朋友就是拿来出卖的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577  更新时间:09-09-16 01:40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其实我传八卦的速度一点不比别人差。当休息室一班叽叽喳喳的护士们终于一哄而出去办交接班手续时,我悄然迅速地撤离事非之地,冲进办公室立刻掩上门拨电话。

    “喂。。。。。。”听声音就知道季易行这家伙还在睡懒觉,一声喂糊里糊涂的。

    “你还睡得着觉啊?”我咬牙切齿。

    季易行听清是夏木娜的声音一下子惊醒,一轱辘从床上坐起:“你昨天跑哪里去了?现在人在哪里?”

    谢紫衣迷迷糊糊睁开眼:“是娜娜?电话给我。”

    立刻我便听见谢紫衣的魔音灌耳:“你还知道要打电话啊?昨天死哪里去了?电话都关了机?你知不知道你玩失踪把大家都急死了?你妈都快哭了!”

    我把电话挪离耳朵一尺以上,NND的中气那样足,哪里像死而复生的人,我妈要哭不是没哭么。算了算了,看在她虽然言语凶悍,但还是关心我的份上我大人不计小人过,不与她一般见识。

    “先别说我了,我听到件大事。”我打着马虎眼岔开话题,和陌生男人吃饭喝酒到凌晨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何况我还在失恋中呢,要低调忧愁。。。。。。

    “什么事?”紫衣的语气显然是不相信我有什么大事能说出来。

    “那个名额,去德国进修的名额,你知道给谁了么?”

    电话那边一阵沉默,我立马明白他们早就知道了,心里沉沉的不是滋味,他妈的这算什么事。

    “我找他去!”怒气上冲,我脱口而出。

    “娜娜!”紫衣开口:“这年头,拿在手上的东西都不一定是属于你的,何况是没定下来的事呢?”

    “院长明明答应得好好的!”我靠,他笑眯眯收下五十年陈的茅台时,说话的口气可是斩钉截铁信誓旦旦的。

    “计划没有变化快。”紫衣淡然。

    “怎么可以这样?刘明轩明知道这个名额本来就是我爸争取来给季易行的!”为什么这样说?这事说起来就复杂了。

    季易行是我父亲最得意弟子,而且他的确在业务上有突出表现,临床手术做得那个漂亮啊,来我们院做手术的很多都是冲着他来的。可在这个论资排辈的社会里,外科那班子主任们全部不是留美就是留英留什么的洋博士后。一个个都说是为了报效祖国回来了。事实上,海龟派们说得好听是博士后,其实什么叫博士后?就是读完博士没能找到合适的工作,继续留校为教授做研究课题的人!在国外人人明白是怎么回事,跑国内就变成了一个学位了,真是可笑。但可笑归可笑,国人就吃这一套。季易行一个可怜的中国医科大学毕业的博士就什么都不是了。不但评级升职轮不到他,每次医院交流到国外进修的名额也轮不到他。

    我爸也急啊,就拜托他德国同行朋友,弄来这么个进修名额,基本内定是季易行了,为这事,我爸生平头一次出去送礼,而且是送给他最不屑的师弟——我们的院长大人。

    “娜娜,人不为已,天诛地灭。我能理解。”

    “我不能理解。”这口气我咽不下去。

    紫衣叹口气,幽幽地说:“娜娜,你与他在一起多少年了?说变就变了,何况对朋友?朋友这两个字,你认识它的时候,它读朋友,不认识的时候,就只是两个方块图案而已。”

    我默然,人说百年修得同船渡,万年修得共枕眠,我与刘明轩,万年修来的缘分,也不过一夕之间灰飞烟灭,何况朋友。

    “下班来我家吃饭吧,易行做了红烧蹄膀,你最爱吃的。小雨也想你了,一直念叨你呢。”

    思雨,那个小家伙,想到她软软香香的小身子,奶声奶气叫小娜姨的调调,我心都柔了,结婚虽然有点可怕,但婚姻的副产品真是不错,我喜欢孩子。要不,我也流行一把?做个未婚妈妈?

    “娜娜?怎么不回答?”紫衣在电话里疑惑我的沉默,我哈哈一笑,收回胡思乱想:“今天不行,老爸大人让我回家。”

    “也是,昨天闹成那样,今天应该回去一下。”

    “我闹什么了啊。”怪事,人人说我大闹婚礼,我明明不过只倒了半灌可乐,还是在大堂里,都没进举行婚礼的地。

    “你把咖啡倒他头上了?”

    “可乐。”怎么变咖啡了?可能,颜色差不多,传话的那个弄错了。

    “管他是什么。”紫衣顿了顿,接着说:“倒得好。”

    “哈哈哈哈哈。”我捧着电话大笑,谢紫衣,我爱你。

    作者有话说:居然才发的文,其他网站就看到盗文,我快要气抽了。。。。。。哭。。。。。。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