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四章:酒是穿肠的毒药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666  更新时间:09-09-11 09:21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吧台斜对着电视,我斜倚在吧台边上,看着午夜剧场演绎浓缩的人生。悲欢离合,喜怒哀乐,尽管剧情起伏跌宕,看似复杂,其实主线还是单一,爱憎分明,好人坏人,脸谱一样的存在。最终基本都是好人一生平安,坏人得到应有的报应。再来便是有情人终成眷属,王子公主快乐甜蜜。现实生活哪有那样简单。方方面面的忌讳,便由不得你做自己了。每一个人,或多或少都有几副面具应对人生。装着装着,慢慢便忘记了原本的自己,以为现在看到的,便是全部的自我了。

    云翼一直很安静,眼角余光瞥到他默默对着电视,眼神是散的,显然心思飘在剧情之外。

    “你相信爱情么?”我把玩着酒杯,漫不经心地问。

    云翼愣了愣,旋即一笑,这女人,人在这边,心在另一边。

    我举高杯子,水晶灯下垂的水晶珠子,与水晶杯交相辉映,璀璨的水晶,让剔透的酒液琥珀般美艳。并没有期颐云翼的回答,这样年轻的人,爱情对于他,还只是少年情怀总是梦吧。

    “你相信么?”云翼反问。

    “爱情就像冰酒,极酸又极甜,矛盾到极致,也香醇到极点,这样的感觉,品一口便能让你永生难忘,难以舍弃。但是再优质的冰酒,都不能多饮,只能浅尝即止,太过浓郁的香甜,会让人生腻。有的人喜欢将冰酒加上冰块,冲淡了的冰酒,可以喝很多。可是,冲淡的冰酒便失去了冰酒原本的特质,不过就是带着甜味的普通葡萄酒,冰酒便不能再称之为冰酒了。爱情也一样,浓烈时,让人气都喘不过来,到淡时,只不过是场感情游戏,男女双方配合着演绎了一场情感剧罢了。一幕终,一幕始,周而复始,一场接一场。”我笑:“当然,有本事的人演完一场接一场,没本事的人,一生也就只够演一场的精力。”

    放下酒杯,我站起身来,眼前眩了一下,终于站稳,“今天谢谢你了,美酒佳肴,真是很丰盛啊。午夜十二点了,灰姑娘的南瓜车要变回去了,再不回家,我怕我会原形毕露。”

    “你的原形是什么?蛇还是蝎。”他微笑,看着我的眼说不出的柔和,这小子,再多点阅历,成熟稳重些,将会是当仁不让的天下女人杀手啊。

    我眯了眯眼,浑然不觉得对方眼底幽暗的火苗,摇晃着走到他面前,伸手拍拍他肩:“蛇蝎?小子,姐姐权当你夸我是美人。只要是美人,管他是蛇还是蝎。你问问天下女子,可有谁宁做无盐不做西施的。”

    “你醉了。”他说,声音幽远,我觉得有手托住我的腰,很有热力的那种,透过腰肢,渗透入身体。

    “醉?谁能说清楚,什么时候人是明白的?什么时候是不明白的呢?”我知道我没醉,脑子清醒得很。看人也很清楚,只是脚下有点虚浮罢了。

    “你现在,还相信爱情么?”他问。

    我认真想了想,点头:“相信的,不能因为别人变了,我就不相信了。”我按住胸口,“这里,它很明白的告诉我,我没有变。”

    “用什么样的方式告诉你?”小子眼底的火慢慢消沉,声音带出点凉意来。

    “痛。。。。。。”我说得很坦白,我一直不是个很直白的人,就算和谢紫衣,我也只让她看我的快乐。人生很多无奈了,没必要让朋友再来分担你的痛苦,我的朋友,是来分享幸福的。我想她为我笑,不想她为我难过。至于眼前这个陌路人,真是个很好的倒苦水的盆。分手之后,他是他,我是我。他不会为我担忧,不会为我牵挂,而我也不至于憋到快发疯的地步。

    “我理解的爱情和你不一样。我认为,有感觉的时候在一起,没感觉了分手无可非议。爱情不是枷锁也不是责任,没谁对谁必须负责终身。就算只是一方不爱了,也有权利分开,勉强在一起才是对不起对方,明明不爱了,还装作爱,有什么意义?”他说得云淡风清,眉目不动。我听在耳里却是轰然。不爱了。。。。。。从什么时候起,刘明轩不再爱我?绝对不会是从来没爱过,我也不是傻子,几十年和一个不爱自己的人在一起,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看我的眼里,不再有柔情?

    云翼看到眼前的女子目光又开始飘散,显然又神游到某人身边了,莫名的心底泛起不快,还是第一次遇到和他在一起,思想却开小差留在其他男人身上的女人。恶作剧般伸手在她眼前晃动:“喂,回魂了,人家这会正春宵一度值千金,你别去横插一腿。”

    修长的手掌在我眼前晃得我头晕,我拍开他的手,“一边去,谁横插了?”

    “意YIN也算。”

    “你才意YIN!”我没好气瞪他一眼:“姐姐要回家了,明天还上班呢。”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