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妖孽对决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408  更新时间:09-09-11 09:17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我的宝贝,宝贝,给你一点甜甜,让你今夜都好眠。

    我的小鬼,小鬼,逗逗你的眉眼,让你喜欢这世界。

    哇啦啦啦啦啦,我的宝贝,倦的时候有个人陪,

    哎呀呀呀呀呀,我的宝贝,要你知道你最美。。。。。。”

    手机震天价的唱个不停,张悬的《宝贝》反反复复地哼叽,我埋头努力与大闸蟹坚硬的钳子奋斗,权当听音乐。

    对面的小子终于忍不住了,“接个电话吧,大家都看我们呢。”

    我含着蟹脚抬头,果然周边各款眼睛表达着同一个意思:嫌烦。我一一对视过去,直到好修养的人们纷纷敛下眉目。

    “觉得丢脸了?你可以不与我同桌的。”我笑得恶形恶状。

    妖孽垂了垂眼,边摆弄手上的蟹壳边道:“我无所谓啊,失恋比天大,你喜欢幼稚的发泄就继续呗,你就算这会跳个脱衣舞,我也只会为你鼓掌。”

    我顾不得手上的蟹黄,脏着手把手机调到无声上,丢下手机,我咬牙:“臭小子,你找死啊,想看脱衣秀?戳瞎你的眼。”

    妖孽无辜地看着我,一脸委屈:“姐姐,您这不是没跳么,再说了,”他上下打量我一下:“您就算跳,也没什么秀的。”

    我挑了挑眉,恶劣的小混蛋,他以为戳到我痛处了么?以平板身材为攻击话题的事,我生平遇到太多,早就百毒不侵了。他这点小CASE,权当给我挠痒痒。

    看到我对他的话一点反应没有,妖孽无趣了,自己找台阶下:“为什么不接电话?”

    “今天的事你都看到了,来电显示不是我爸就是我妈,我才不接电话让他们教训。”

    “那你不如干脆关机好了。”

    “所以说,年轻人就是年轻人,考虑欠周到。”我用蟹脚点着他:“姐姐教你个乖,你记着。尽管我爸现在可能连杀我的心都有,但我是他唯一的女儿,电话通呢,就是我没事,安然在哪个角落躲着等他消了气再出现,电话若是不通,没准我想不开去做什么了,他才真的会急坏了。明白不?”

    “不明白。”他很诚挚地说:“事实上如果你自杀之前忘了关手机,手机也是通的,不过没人接,和你目前情况一样。”

    我闭嘴,事实教育我,对付白痴最好的办法就是当他不存在。

    他继续聒噪:“逃避不是办法。”

    我默然片刻,丢下蟹脚,“明天吧,今天我不想面对任何指责。太累了。”不再刻意掩饰,我将疲累放到了脸上。人生最失意的时候,把自己最丑陋最脆弱的一面显露给陌生人也许是最好的,可以尽情放纵发泄。之后,桥归桥,路归路,各自回到自己的位置,生活还在继续,明天的我,依旧是那个快快乐乐,没心没肺的夏木娜。

    在桌上的柚子水里净了手,我细细擦净手指,拿起手机:“爸爸,我累了,不过没有事,明天会回家接受您的再教育。”发完信息,我按下了关机键。

    “酒量如何?”我抬眼问。

    妖孽耸耸肩:“还行。”

    “晚饭你买单,泡吧我请客。”我说。

    “借酒消愁愁更愁,酒吧太嘈杂,不是消愁的好地方。”妖孽有时候说话还有点道理,我斜睨他一眼:“说得有道理,那么,晚饭我来买单吧,感谢你送还我的包,还有,谢谢你没让我一人吃晚餐。”

    “我知道有个既可以喝酒,又可以消愁的好地方。去不去?”妖孽明显在诱惑我。

    “为什么不去?”

    “你不怕与我孤男寡女单处?”挑衅的味道多过忠告。

    “小弟弟,你几岁?”我挑着眉笑:“姐姐会怕你?”

    妖孽笑得粲然,“姐姐,小弟为您带路。”

    我坐上车,埋头系安全带时,妖孽突然说:“云翼,我叫云翼。云霄的云,机翼的翼。”

    哦,原来我们到现在,还未自我介绍。

    “夏木――娜。”我咬字很准。妖孽笑:“早就知道了。”

    他的反应我喜欢,听到我名字不露诧异表情的人屈指可数,他算其中之一。不过转念一想也不为奇,他肯定看过我的身份证了,见过字再听音,不会有误会。收回好感。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