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台有泚,河水弥弥  第89章 耿耿不寐,如有隐忧(五)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165  更新时间:09-07-26 06:05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这是一把长柄猎枪,擦得油亮的枪身霍霍放着光,带了游丝般的杀气。枪口精确地对准黑影,只需扳指一动,它所指向的生灵便会失了性命。

     “等……”碧瑶的话还停在舌尖,溥伦已扣动机关,“砰”的一声急响,在寂静的夜里回响得尤为嘹亮。碧瑶像是被牵动了某根神经,惊悚的感觉紧紧地拉住她的思绪,紧得她连指尖都不住地颤抖。

     黑影中弹歪倒在地,无声无息的。

     “少爷!”碧瑶惊叫着,回身飞奔到花园。

     园里灯开大亮。段睿的左臂中了弹,血汩汩涌出,迅速渗出他浅色的衬衣,浸润得触目惊心。血线沿了手臂蜿蜒而下,嘀嘀嗒嗒坠入潮湿的泥土。

     未等碧瑶赶到,他已龇牙咧嘴地站起来,也许是疼痛,眼里不自觉蒙上了层细薄的水雾,那抹匆匆赶来的身影模糊成纤细的一痕弱影。

     溥伦也马上赶到。他原是把他当成了入室的盗贼,又考虑到碧瑶最近的遭遇,心想极有可能是那伙胆大妄为的流氓,所以才先下手的。他怎么也没想到会是段家公子,他三更半夜爬进他的园子做什么?

     幸好没特意瞄准要害。溥伦迎上段睿愤懑难抑的目光,心念一动,将视线转移到惊魂未定的碧瑶身上,脸上浮起一丝略带快意的笑容。

     他这一枪,开得真值。

     “原来是段先生。”溥伦在黑暗里对视段睿,笑得深意莫测,“不知段先生半夜造访敝舍,有何贵干?”

     血腥味在鼻尖弥漫,碧瑶怕极,手微微地抖着,浮在眼眶里的泪水也抖了出来。她从未见过这么多的血,赤红从底部不断漫开,像一朵肆意铺张瓣蕊的异色菊花。他来这里干什么!思索不明白的问题盘绕在脑海里,碧瑶想得无措。

     那个可能性,她是怎么也不愿意去面对的。

     风飕飕地窜入胸脯,冷意遍布全身,碧瑶才觉出胸前的扣子还开着,赶紧背过身去,手忙脚乱地系好。昏昏沉沉的脑袋被冷风彻底吹醒,碧瑶尴尬得恨不能就此钻入地底。她接过溥伦回屋取出的纱布,把头埋得低低的,帮段睿包扎起伤口。

     不经意地抬头,瞥见段睿正用一种出奇怨艾的眼神盯着自己,像是哀伤地询问着什么。眼里现了泪,这种悲伤就更加鲜明,带刺般一直磨到碧瑶的心底。回想适才的激情,如同不可告人的秘密被揭示于众,碧瑶有些心虚。她卷着纱布,心跳得欢,心里又不服气,“你来干什么,这关你什么事……”

     她开口道:“我送你去医院。”

     刚才的疯狂劲已经敛去,忽然间,段睿觉得自己是多余的。骨肉剥离般的疼痛在手臂和内心同时翻腾,绞得他差点站不稳。段睿推开碧瑶的手,转身离去。

     碧瑶不放心他,要跟过去。溥伦一个拉拽,碧瑶倾在他的怀里,方才见他也是衣裳半敞。如此刻只有两人,这种颇具风情的优雅是很迷人的。碧瑶没了心思,她有点担心段睿,想起告别,“我该走了。”

     “那我送你回去。”溥伦并不坚持。他望向慢慢消融入夜幕,渐行渐远的浅色背影,脸色变得有点难看,“他不该来,不是吗?”

     段家。黑夜沉淀了所有的喧嚣,疲累了一天的人们正欲沉入梦乡,灯火忽又放亮,一盏连一盏,霎时把整栋洋房照得亮如白昼。

     段夫人细锐的尖叫惊恐地划破夜空。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