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第70章 终朝采绿,不盈一掬(四)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113  更新时间:09-07-07 04:33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午后和煦的阳光踊跃地流入阳台内,碧瑶的鼻尖冒出细小的汗珠,双颊绯红。她使劲地挥抖着衣物,面容由于专注而泛起动人的光泽。沾了汗水的发丝粘腻在脸颊上,这并没有影响美观,反而使碧瑶有了某种天真娇憨的感觉。

     段依玲从没如此用心打量过她,出于女人的直觉,她要在这个使唤丫头身上找出某个能说服她的理由:溥伦为什么来找她,他究竟看上了她哪点?

     片刻后,段依玲推翻了自己的猜测,她看到了碧瑶指甲上残留的蔻丹,雨催残花后的一状惨象。段依玲不禁在心里笑出声来,到底是个乡下人!她甚至怀疑起刚才燃烧旺盛的妒火:有什么好比的,她怎么能跟自己比?溥伦来找她,是有别的事情吧。

     碧瑶发觉了身后无声无息的段小姐,转过身子。

     这一个转身,段依玲刻意压抑的妒火又窜起了火苗,霍霍灼烧着她的眼睛。那一剪水眸,像极了林静影。这正是段依玲最羡慕女友的地方。柔软的腰身,丰润的唇,在一个转身便展示出其淋漓尽致的美。段依玲想,如果她打扮一下,是很美的,甚至可以比自己美。

     以前怎么没发觉呢?伤感隐隐浮动在心底,甚至有点悲哀。段依玲是不允许自己在外形上输给别人的,尤其是这次。

     碧瑶看不懂段小姐变化莫测的面部表情,想到可能又有活儿要忙,把湿漉漉的双手往裙摆上擦了擦。

     段依玲的嘴角现出一个浅浅的讥笑,返身下楼。她边走边说:“去张记水果行买篮新鲜桃子,顺便送到厅里。”

     厅里的光线很昏暗,帘子放了半边,从外折进的光线涂抹出留声机光滑的音口。溥伦坐在椅子上,有点不安。他松了松领口的扣子,想站起身到外等着,见段依玲着一身紧致的长裙,婷婷袅袅地出现在门口。

     她见到溥伦,秋波送娇,冁然瓠犀微露:“能教我跳支舞吗?”

     人声鼎沸的水果行和段家只有几条街道之隔,这里已是另一幅景象。四处乞生的小贩们见缝插针般蹲守在老城厢的街角和弄口,吆喝声或婉转或破碎,穿透在炽烈的阳光里都是卖力的。

     水果行的老板熟悉碧瑶,捡出的桃子都是上等的。没费多久的时辰,碧瑶拎着满满一篮憨润的桃子往回赶。

     河水弥弥迂绕,穿过一座木桥,对岸是阴浓绿荫围簇的洋房区。镂空精致的大门旁,是几株被剪裁的玫瑰,想必未等花事了了,女主人便用竹箩收集花瓣。园内,两棵大树间吊着一张吊床,在风里轻灵摆动。几个卷发白人小孩坐在水池边,赤脚踢打着池水,踢碎一池细碎如金的阳光。

     在这排庄重贵气的洋房里,其中一座尤为显目。阳光被园里的绿藤翠树隔得很远,桐油挺拔茂盛,迎面扑来的气息就更幽深潮冷,透着令人不适的神秘。

     碧瑶认得,这是林秋生老爷的宅子,她就是在这条被封死的弄堂里遇到了疯婆子。心里这么想着,脚步加快。路过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往里瞅了一眼。

    桐油树下出来一个人,碧瑶没见过他这么冷的表情。段睿的眉头微蹙,像是灰了心后的平静,一个人慢慢踱出浓密覆重的树荫。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