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第59章 鼓瑟鼓琴,和乐且湛(五)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634  更新时间:09-06-25 07:22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书房的灯亮了,照得近窗的花枝如覆霜雪。碧瑶的情绪似疾风卷过,来得快去得也快,转眼阴云拖走雨脚,脸色放晴了。雨洗梨颊微泛红,她接过溥伦递来的手绢,不掖心事,开口便说:“她是我娘。”

     这真是个令人兴奋的消息。溥伦没想到自己千辛万苦要找的人竟然有了明晰的线索。他今晚邀请碧瑶的初衷是为了打听有关段家古董店的消息。碧瑶身在段府,经常出入古董店,说不定知道他要的某些消息。那个被段老爷子重用的乌泽生掌柜可不是等闲之辈…那幅画,也没这么简单。

     看眼前姑娘的样子,她肯定知道些内幕。

     碧瑶的思绪遥遥,咬着唇:“我娘她……死了。”

     悠悠江水东逝去,季风吹老了翻卷于江面的水波。一水之隔的彼岸,琵琶古音琳琳,音声在被雨水洗亮的月下飘扬得格外清亮,有美人清唱。古老的弹词带着一点点的颓丧,美人不过管自寂寞着喧嚣着,庄重着轻佻着,靡靡之音轻裹极致的香艳,和风穿梭到对岸。不认浮生若梦,却知人生如戏。

     小楼里烛光晃漾,连彼此的表情仿佛都经过了如水烛光的浸泡,明媚喜人。溥伦笑着说:“请女孩子吃饭的时候,我喜欢点蜡烛。”

     银质刀叉贵气逼人,握在手里有着沉实的质感。碟子也是精巧细致的,一切都那么顺应人意。碧瑶却对着面前的那块带血丝的牛肉,发起了愁。

     “这么用。”溥伦以为碧瑶不知如何使用刀叉,很耐心地示范。

     碧瑶看着溥伦刀起叉落,一块硕大的牛肉瞬间切得长条细整,再很优雅地用叉子送到口里细细嚼咽。她看得有些发怵:“它还没熟。”

     “这样才好吃。”

     溥伦看碧瑶没动,又说道:“可能是不习惯。你喜欢吃什么?”

     远巷深夜的歌声不休,弹词幽弥,掺进清凉夜风絮飞过一程江水。碧瑶想起了什么,欣然说道:“码头边的小馄饨。”

     天空是被浓蓝泼洒的黑色。江边的风很凉,点点渔火倒映进清清浪水。街上还有几拨行人,风荡起先生们的长褂或女士们的裙摆,夜摊香色正勘玩。碧瑶所说的馄饨摊在铜仁码头边上,她曾花几角铜钿买了一大碗,那时正赶上肚子饿,记忆里的味道是鲜美的。

     馄饨摊头一盏玻璃风灯,老板的面色和蔼而平淡。有住在附近的小富女挎着轻巧的饭匣子,半夜摆动腰肢来买馄饨。竹架上,细微的火苗舔舐着锅底,幽明不定地映亮了碧瑶兴奋的脸。

     “不要香菜。”碧瑶对老板说。

     两人在结满露水的长凳上坐下。溥伦被碧瑶的情绪所感染,捉起筷子夹着碗里的馄饨,他吃了几口便放下了,终究是不习惯。

    碧瑶吞了口馄饨汤,不解地问:“你不吃?”

     “我不饿。”

     想想也是,他刚才吃了大块牛排。碧瑶饿了,管自个儿拨拉着碗里的馄饨。夜晚是清凉的,馄饨是美味的,身边的人是优雅的。还有什么比这更美好呢?

     老板抽出竹片敲了敲梆子,击节音使夜江上空更加空凉幽深。

     “我的母亲,”溥伦说着:“她不喜欢法国菜。为此,我的父亲特地请了位中国厨师。”

     “那个厨师做的菜好吃吗?”

     “我尝过,不习惯。可我的母亲喜欢,很喜欢。她说法国什么都好,就是吃的东西不够美味。”

     “那你的父亲喜欢中国菜吗?”

     “他和我一样,不怎么喜欢。”溥伦想到了什么,说道:“你知道有道菜,里面是放鸡爪子的……”

     “我们这里叫凤爪。”

     “你喜欢?”

     “喜欢。”

     “鸡的爪子……”

     “好吃,我最喜欢香卤凤爪。”……

     夜风渐渐摇远,道旁的梧桐树影婆娑翻滚。几条街道之隔的天主教女校,寝室里的灯刚刚熄灭,女生们活络的思绪并没有因为夜色而沉静,反而更加兴奋地寻找着宣泄的出口。灯灭后,沉寂几秒的寝室响起了微小压抑的谈话声。声音逐渐放大,夹着嬉笑。

     段依玲从自己的被窝里爬出来,月光泼进室内,她身上的丝质睡衣莹莹亮着暗光。

     她摸到林静影的床前,轻推了下:“睡过去一点。”

     林静影往里挪了挪身子,让段依玲在身边躺下。她正想着心事,也睡不着。

     “哎,”上铺的女生发话了:“你们俩有什么悄悄话,说出来给大家听听,躲在被窝里讲多没意思!”

     “就是!”另一女生附和着。

     窗外忽然晃过一阵灯光,细碎地抖进门的罅隙。光亮晃动着,随人的脚步时明时暗地贴印在走廊上空。不知谁喊了句:“兔子嬷嬷来了!”

    整个宿舍顿时静下来,段依玲想回到自己的床铺已经来不及了,一阵急促利索的钥匙碰击音过后,门顷刻被打开。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