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第57章 鼓瑟鼓琴,和乐且湛(三)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004  更新时间:09-06-24 00:33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雨后的马路明净得能倒映出行人和楼房的影子。碧瑶小心地避开过往车轮碾起的水花,这段不长的路她走得分外上心。

     这份突然而至的邀请似乎比那晚的亲昵来得更让人措手不及,她边走边思忖着,他邀请她仅仅是表示歉意还是对她也有那么点的好感?或许如乌掌柜所说的,年纪轻轻的,一个人在上海,难免寂寞?碧瑶视他并不陌生,没有多虑只身前往的所能引发的各种可能性,他毕竟是个体面的人…

     欢乐让碧瑶忘了彼此悬殊的身份。街道愈加宽阔,也愈加幽清。围墙拐过弯去,浓荫晕翠。一座掩匿其中的西式小楼,在晚色里融解成朦胧醉眼里的情态,又似一位冷艳的美妇,高傲得让人难以接近。

     阁楼开了扇小窗,窗口一盆纤长的植物,枝条梳过晚风,如一把收不住的柔细柳丝。

     开门的正是溥伦,一件白衬衣,更随意,也更亲切。他见到碧瑶,便绽放一个明亮的笑容,大大方方地请她进去。

     屋内的陈设对碧瑶来说是新奇的,古木花巧的橱柜,水晶灯。楼道里铺满法式瓷砖,内天井隔出一线狭窄的天空,临空垂下几盆卷翘的吊兰。格局过于齐整干净而显得冰冷,只有客厅墙角的一个大理石壁炉,能赋予初到此地的客人的连绵遐想:飒飒冬风起时,披一条毛毯,安静地享受那股火焰倾吐的热情。

     “请坐。”溥伦示意:“喝点什么?”

     “茶。”

     碧瑶坐下,柔软的沙发陷入,随即又如晴日海浪般浮涌起,舒服极了。如果不是在人家家里做客,她会把整个身子蜷缩进沙发里。段家大多是硬实的红木椅,她没享受过这份待遇。

     溥伦进去备茶。碧瑶舒适地靠着沙发背,抬头盯着头顶上的水晶灯,嘴边一弯满意的笑容,发自内心的。水晶灯微微晃动,轻风过时奏响玲玲细韵,凝住满室澄澈的霜华。

     又一阵风,扇得内室虚掩的门啪啪的拍响。碧瑶怕门被风刮上发出巨大的声响,起身去关门。

     碧瑶把着门环,忍不住好奇地往里探了探。这是间书室,两扇紧挨的落地窗,窗外浅绿深红的园林风光。采光极好。一个镶嵌入墙壁的高大书架,上面排列满红封绿皮涂金粉的外文书籍,厚重书香中透出奢华。橡木桌上放着一本翻开的厚书,蘸墨的水笔随意放在旁边,仿佛适才还被主人握在手里。碧瑶想,他刚才是在这里看书吧…

     眼眸移滤间,一卷半摊的画引起了碧瑶的注意。这卷低调清然的画轴在这样一个书房里是不起眼的,碧瑶还是注意到了它。只因她太熟悉那个老渔夫和那只鸬鹚了。墨迹很淡,扑散在如绸光滑的丝纸上,那质地和印象中完全不一样。她竟然忘记了自己藏有这么半幅原画,更忘记了溥伦也在找这幅画。

    碧瑶忘情地摊开画纸,没发现溥伦已经站在身后。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