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第51章 子之汤兮,宛丘之上兮(三)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042  更新时间:09-06-16 06:55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窗外是被整个夜色过滤的暗沉世界,一梳月亮姝丽,月华晕浮边轮,笼起轻纱一簇。溥伦醒了,乌黑的瞳仁带着如在梦中的神情,目光惓惓睒闪,迷惘恍惚地看着坐在椅子上缝扣子的姑娘。

     碧瑶毫无准备,被惊得一跳,攥针的手抖了下。她低头嗫嚅了声,像是解释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扣子掉了,我缝缝。”

     转眸斜睇过去,他还是这样地看着她,幽深的眸子戋戋微露,仿佛无动于衷她的这句话,抑或是,没听到。碧瑶想,他是喝多了。

     碧瑶按着纽扣,穿针到背面飞速打了个结,再用牙齿咬断线脚。放下衣服,她起身来到床边,抱起滑落的凉丝被,盖到溥伦的身上。

     人醒了她就不顾忌那么多了。

     酒气流熏,交缠着一痕隐然的香气。碧瑶熟悉这味道,他的外套上也有这缕虚软精致的香味。接得越近,味就越清晰。窗开着,倚风相送清香满室,若有若无地浮游着浅浅暧昧。

     有钱人家都讲究这个。碧瑶暗想。她瞅了眼溥伦半醉半醒的模样,后悔刚才的毛手毛脚。不过,他好像又要睡着了。想归想,还是轻柔地开口问道:“要喝水吗?”

     桌上的茶汤散尽了白薄的热烟,已泛凉。碧瑶问话的时候,把凉被往里掖了掖,确保它不会再滑落。溥伦睁开眼,困倦的眼神闪了一瞬,唇角现出一个浅笑。在碧瑶看来,这笑容是愉悦的。

     蓦地,溥伦捉住了碧瑶掖被子的手。火热的掌心围裹着她的手背,碧瑶一惊,不备地往后一退。溥伦并没有因此放手,反而攥紧了手心,被酒精熏染的双眼异常明亮,说不清他是完全醉了,还是完全醒了。

     她退一步,他就进一步,人已完全离榻。

     一瞬间,有无数的念头流光随影般穿梭过碧瑶的脑海里,她怔了下。溥伦拽握着她的手,缓缓举到唇边,像是依循着某种礼仪,轻轻地俯吻着她的手背。这温柔的动作淡漠了适才的鲁莽,春风度水般的缱绻温情。

     “Mademoiselle。”

     倾耳希声,低语着地。他乌顺浓密的黑发涨满了她的眼帘。这一刻,他呈现的柔情近乎忧郁。

     温热的气息喷薄在手背上,碧瑶的双颊烧得像两枚熟透的红杏。她下意识地要抽回手。溥伦用劲不大,碧瑶却挣脱不得,他抬眼,手仍旧摩挲着,灼灼眉目钟于流情,嘴角开始扬起一轮奇妙的弧度。

     碧瑶烧得面红耳赤。她喜欢他,可她还没准备好去接受这逾越常规的亲昵,她也没理由去接受他的亲抚。不论是酒精的蛊惑还是夜色的迷惑,他更没有借口去向一个尚且陌生的女孩展开温柔攻势,甚至,他还不知道她叫什么。

     碧瑶猛地抽回手:“我该走了。”

    月轻如夜的魂魄,风一吹就颤栗。满室春色初锁,风声粗,吹得窗帘腾飞如练。溥伦慢慢地起身,看着她微微笑着。碧瑶被看得一僵,他伸手熟练地揽过她的腰,不待须臾,一片温软贴过她的唇。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