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第48章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六)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617  更新时间:09-06-10 08:01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天暗将下来,云朵悠悠航过晚空。阁楼裹了星寒,冷清得能数得到天上的星星。对面是亮着暖橘灯光的客厅。

     碧瑶端着髹漆托盘,上面放着几杯咖啡。深色的咖啡拌了牛奶,搅和出一种合人胃口的暖色,溢出的味道也是香的。她要把咖啡给段小姐的客人们送去。

     厅里透出的灯光很温适,光线摇出,贴在门框上,照得涂腊的木门泛起一层纹理清晰的金黄。欢快的音语从房内跳出来。这间晴和的房间没有让碧瑶感到拘束,反而让她觉得很适宜,连空气里都飘扬着淡雅的香味,一派友好的气息。

     亮敞的房间里一共有五个人,包括一个金发碧眼的纯洋人。段依玲坐在沙发的中间,背挺得笔直,清辉玉臂就露在无袖旗袍外。她很得体地笑着,不掩口不大笑,恰到好处地呈现她待客的热情。

     大家说的都是洋文。碧瑶把咖啡一杯一杯地摆在客人面前,递到溥伦面前时,他对她说了声谢谢。他穿了件休闲的白衬衣,一种阳光般的深沉热度。

     恋爱的感觉是奇妙的,那身影,那眼神,仿佛一不小心就会湮没她明灭不宁的心绪,哪怕这只是她的一厢情愿。碧瑶感到快乐。

     段睿不这么觉得,相反,他的心情糟透了。段睿一个人靠廊站着,月亮在浅浅冷风里矜持地移动,浓光淡影稠密地交织着一支忧伤的夜歌,他的心情徐徐冷却在清凛的月色里。他以为林静影也会来,她到底是没来。他去林家找过她,她却说他爸爸不想自己的女儿现在交男朋友…总不能让他每天晚上爬墙约会吧?烦透了。

     碧瑶双颊嫣红地从他身边走过,像只快乐的羚羊。

     “梧桐妹。”段睿叫住她。

     碧瑶停下脚步,侧脸看着段睿,他看上去很落寞。客厅里那么热闹,他一个人在这里独自闲行独自吟,他也不是一个不合群的人呀。或许都是这样,兄弟对自家姐妹带来的男子不外乎两种态度:要么两三句话成哥们,要么冷淡如陌人。

     碧瑶想到白天的事,她很爽快地对他说:“对不起。”

     “哦…”段睿没想到碧瑶会这么说,更觉孤独了,他低低地回应:“没事。”

     “那我走了。”碧瑶拿着托盘,欢快地融入了夜灯散开的暗色里。

     段老爷子不搭年轻人的热闹,早早地用完了餐,使唤佣人把竹摇椅搬到风口来,乘风凉爽一下。老爷子的房内有架留声机,铜质大喇叭朝门开,上面躺着张黑实的大唱片。段老爷子躺了会儿,嫌闷,起身摆弄起了留声机。

     细巧的指针徐徐划过唱片的纹路,尖亮的女音溜窜出喇叭:“…盛会噢喜宴开,嗳宾客啊齐咦咦咦来嗳——红嗡男绿哦女,好不开哎哎哎怀唉唉唉……”

     “Démodée(过时了)。”老爷子拨去唱针,摆上另一张唱片。

     纺锤似的声线又从喇叭口引出:“…上海呀本来呀是天堂,只有噢欢乐呵没有悲唉伤,住了大洋房,白天搓麻将……”

     “Nulle(俗)。”段老爷子不太满意,翻找不到合此时心意的唱片,招手唤了在走廊里经过的碧瑶:“去阿睿的房间里找几张唱片过来。”

     碧瑶去段少爷的房间里抱了一大堆唱片过来。段鸿昇取出一张,眯起老花眼,拿着唱片把手伸得远远的,左瞄右看,无奈还是看不清楚上面的小标签,又叫碧瑶过来:“你帮我看看。”

     碧瑶凑近,小标签上描的几个字她一个也不认识,为难地对老爷子说道:“我不识字。”

    “不识字?”段老爷子的眼睛亮了下,竟噙了抹欣赏的意味。他看着碧瑶说:“不识字好。女子通文识字,而能明大义者,固为贤德,然不可多得;其它便喜看曲本小说,挑动邪心,甚至舞文弄法,做出无丑事,反不如不识字,守拙安分之为愈也。陈眉公云:‘女子无才便是德。’可谓至言。”

     一大堆酸文听得碧瑶糊涂,她能明白个大概:段老爷子欣赏不识字的女孩。碧瑶就更糊涂了,他为自个儿的孙女选了所那么好的学校,还学洋文。

     段老爷子眯起眼选了张唱片,喇叭筒又吱吱呀呀地流唱开来:“夜上海哎夜上海,你是一个不夜城嗯……”

     老爷子似乎很满意这歌声,躺到摇椅里,微合了眼。手指敲打起拍子,哼了半天的歌才道出碧瑶心里的困惑:“什么事都要顺应潮流。唉,世风日下啊!”

     “想当年,宫里的十三格格跟洋人跑了,生生把老佛爷气出病来。乱了纲常,乱了纲常。”

     一曲唱罢,段鸿昇打了个响指,佣人俯身上前:“老爷子有什么吩咐?”

     “设夜宴,我要亲自招待溥伦先生。”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