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第46章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四)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463  更新时间:09-06-07 23:21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日子水一般淌过,深深浅浅地容易让人抛了旧事。渔夫图被碧瑶锁在橱里。得知潘惠英死后,碧瑶不再像以前那样热衷地追究这画背后所隐藏的故事,对于她来说,这只是娘留给她的一件遗物,她会好好保管,不会再刻意去翻动这陈旧的往事。

     这段日子里,碧瑶去女校找过林静影,问她潘惠英的死因,林静影面色阴暗地说不知道,然后就是叫她不要再来,她们之间早就划清了界限云云。

     那天的雨,像是被慌乱惊醒的记忆匆忙倾下的泪水,再痛再沉,流尽后也会云淡风轻。

     炎热的夏季一到,层层密密的阵雨捎来了稀少的凉意。段家古董店的小巷里抽出了一株不知名的植物,吸饱了雨水嗖嗖地拔节,或许是哪只飞过的候鸟衔丢下的树种子,偏落到这条狭窄的小巷里生根,并开枝散叶。

     古董店的老李找了把锄头,趁中午客人稀少,他挥起锄头刨起了这碍脚的树根。

     碧瑶经过的时候,老李正把连根拔起的苗子往一个柳条筐里装,树苗并不粗壮,根却密密麻麻,揪离地面的时候连带出大块新鲜泥土。

     古董店里,乌木柜台光滑锃亮,上面搁着一小碟细绿梗的雨后红樱桃,样子娇润馋人。碧瑶把饭匣放在柜面,见乌掌柜从里间出来,与此同时,一个僧人从门外进来。碧瑶认得这个僧人,他很怪,进门的时候不声不响,头上的大斗笠完好地遮住他的面容,难以猜测斗笠下的面容究竟是眉目舒朗还是面目可憎。僧人个子不高,清瘦见骨,永远是一身青衣。

     铜铃发出叮的一线细响,轻的可以忽略。乌掌柜从身上摸出俩铜钿,放进了僧人的铜钵里,僧人收了钵,轻盈地离去。前后不过一刹那的功夫。碧瑶听人说过,只有有道之人才能练就这身走不留音、行不见风的功夫。

     僧人刚走,老李就进来了,汗水从他纠结的眉心滑下。老李仗着自己比乌掌柜年长许多,顾不得掌柜伙计的身份差异,快人快语地对乌掌柜说道:“掌柜的,我看这是个假和尚。有哪个庙里的和尚会上门讨钱花的?你这次给了,他认定这家大方,下次摸熟路还来!”

     碧瑶也觉得老李说得有理,她亲眼看见僧人向乌掌柜讨钱。倒是乌掌柜一副无事人的清闲模样,呵呵地说着:“和尚也要生活的。这年头,谁都不容易。”乌泽生笑着摆摆手,低头拨弄起了算盘。

     店里的活儿多,不像往常,碧瑶和乌掌柜没聊几句就回去了。软风飘过巷里草木汁的香味,新翻的泥土上,碧瑶看见两道浅浅的屐痕。

     这一天是周末,段家老少会聚在一起用晚膳,尤嫂通常让碧瑶去蛋行,鱼行和酱园等等地方采购一大篮子的鱼肉蔬果,虽时常有小贩上门讨生意,尤嫂说是不新鲜不能买。

     周末是忙碌而快乐的,段家的合家聚餐虽然和自己没关系,不过能看见三世同堂欢乐融融的样子也能让人由衷感到些欢愉和温暖。碧瑶挎着满满一篮的湖蟹和海鱼从菜场回来了。

     她欢快的脚步和洋溢在脸上的绚烂笑容很容易让人产生身离影疏的错觉,仿佛那天坐在阁楼里哭得伤心欲绝的不是她,是别人。碧瑶是半跳般跑着进了园子,裙摆左右掀摆,她双手的指甲涂了蔻丹,鲜亮红艳,不衬她这套简朴的打扮,加上挎了个装满海货的大篮子就更显得滑稽。

     终究是年轻占了上风,再别扭也是青春的。

     段睿还穿着藏青色的学生装,他靠墙叉着双臂,好笑地看着她快乐的活泼样,说起了玩笑:“梧桐妹,捡到宝了?”

     碧瑶知道他是在拿自己寻开心,没理他,擦着走过去。海鲜的生腥味顺风窜过,段睿的衣服上不小心沾了点盐水渍。碧瑶不知情,挽着笨拙的篮子继续朝里走。段睿就此判定她是故意的,喊住她:“哎!”

     碧瑶缓慢转过脑袋,眼珠子翻转,故作一副瞧不起人的高高在上的轻蔑模样。段睿被她的这样子惹怒了:“你这是报复!”

     碧瑶瞥见他衣角湿漉漉的一块,明白是怎么回事,嘴巴却不服软:“报复?这么说你得罪过我?”

    气氛有瞬间的停滞,两人斗鸡似的立在那里。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