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八章 苦涩的寻欢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812  更新时间:17-05-10 17:23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苦涩的寻欢

    文革前期直到文革结束的一九七六年,我一直下放在安徽省国营大圹圩农场。

    这个农场地理位置在安徽省天长县境内的高邮湖畔。

    那个时代,在我们艰难困苦的生活中,不时也会出现一些意想不到的尴尬和笑话,给大家在苦涩的生活中带来开心。

    我们大圹圩农场,在一九六九年改制成建设兵团,下面各连队的住房,分集体宿舍和家属宿舍两大块。集体宿舍又分为男生宿舍和女生宿舍两部分。

    所有的房屋,虽然名为基建房,实际上也就是砖墙瓦顶而已。有的连队甚至不是瓦顶,是草房稻草顶。

    无论是集体宿舍或是有小家庭的家属区,房子都没有天花板顶棚,不仅房屋的房檐没有封泥填实,房屋与房屋的隔墙,也极其草率。隔墙除了小部分是土坯垒砌的,大部分都是用麻秸编扎,然后在外面简单糊上一层泥巴,再用石灰水涂抹一下了事。

    而且,隔墙只垒砌半截子,高度只到房屋的山架横梁。横梁到房顶,都是空空荡荡的,即整栋房子的上半截是通透的。

    这种房屋,通风、透气、不隔音,室内冬天死冷,夏天酷热。因交通便利,特别适合老鼠生存。

    全场都是这样的房屋,几乎是一个模式。已婚者无论几口人居住,每家都只有一间房屋。必不可少的烧草灶的锅台和水缸,就要占去小半间房子,生活起居的活动空间极其窄小。

    由于房屋基本不隔音,就给各个小家庭的生活带来许多不便。

    俩口子要是商量什么家里的私事,就要压低声音,否则,左邻右舍都能听见。若是有人鼾声如雷,或有一个婴儿在夜里啼哭,整栋房子的人都睡不安宁。

    俩口子若是吵嘴打架,休想对外隐瞒。

    我们生活中意想不到的难堪,时有发生。

    如起夜小解,由于厕所很远,天寒地冻的季节,一般男人都是在门口解决问题。出门走几步,对着树干或草丛撒尿,悄无声息,倒也惬意。

    可女人们就尴尬了。

    虽然再穷的家庭,家里也都有个搪瓷的痰盂尿盆,但若想在小便的时候无声无息没有声响,不让他人听见,则很难做到。

    脸皮薄的女子,只能隐忍着控制自己,慢慢地排泄小便,以免弄出声响。

    而有的泼辣老妇女,则不在乎。她们内急起夜,是一泻为快。于是在“清流激湍”的冲击下,难免声音“映带左右”。

    大部分人对此,自然是充耳不闻,一笑了之。

    但偶有被吵醒的邻居性格诙谐戏谑者,便会躺在床上笑而抗议:“这是谁呀?撒个尿,怎么跟暴风骤雨似的?就不能润物细无声吗?”

    于是,一栋房子未入梦的邻居,便会哄然大乐。

    我经过研究,发现在搪瓷痰盂尿盆中,放上一把揉成团的稻草,可以在小解的时候,起到消音的功能。

    我后来将这个发明,无偿地传授给女邻居们了。

    有的女邻居,为此对我既感激,又钦佩。

    还有让人尴尬的事情,就是有的小两口在行房亲热时,动作稍微用力,公家配置的大床,因卯榫不严实,床便会发出“吱吱”的声响。

    老成儒雅的邻居,对此音响自然熟悉,对这种事情也能会意、谅解。

    至多,是偷偷一笑而已。

    但遇到调皮捣蛋的邻居,他就会大声发问:“隔壁的,半夜三更的干什么呢?搞出这么大的动静?”

    一般对方正在行房的男女,多是立刻羞涩禁声,好让远处的邻居,分辨不出是谁家发出的声响,以遮掩尴尬。

    但若是脸皮厚的邻居男人,他则会回应:“多管闲事,我翻身,怎么了?没吓住你吧?”

    对方就会戳穿谎言:“不是翻身吧?是在做床上双人运动,你在练俯卧撑吧?”

    继而双方就会一起大笑。

    往往捉弄的对方脸皮薄的女士,第二天会害羞的半天见人不敢抬头。

    但有的已婚豪放、诙谐的女人则不在乎,第二天会主动找对方算账,转弯抹角地开玩笑骂人说:“我昨晚上在做什么你不知道吗?你难道不会?那你家的小孩是别帮你忙生出来的吗?”

    对方也没辙。

    有一次,我也遇到这种情况。

    半夜三更,隔壁床响不止,声音很大,将我吵醒。

    且声响很久都不消停。

    我忍无可忍,大声说:“诸位,诸位高邻,我出个对子征联,大家都听好了。上联是: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蚂虾,虾蹦。”

    因为是老笑话,大家都知道下联。于是就有别的邻居大声应对曰:“下联是:师爷压师娘,师娘压床,床响。”

    于是,众邻居一起大笑。

    这种苦涩的寻欢,我们已习以为常。

    更让人难堪的是,有的人在行房云雨销魂时,会不自觉发出呻吟或呼喊。直到有邻居敲床提醒,才将对方从巫山云雨的妙境中唤回。

    这还不是最难堪的事情。

    遇到相处不友好的邻居,也有二青头会大煞风景地在此时大声斥责说:“老子累了一天,晚上连个觉都不让人睡!你们自己偷偷快活就是了,搞起来还他妈的乱喊大叫的,你们烦不烦啊?”

    于是叫床声立马停止。

    这当然是非常煞风景的事情。

    于是,欢快变成难堪,两家的关系自然会愈加紧张。

    我们生活的日常睡眠环境,就恶劣到这种地步。
    苦涩的寻欢

    文革前期直到文革结束的一九七六年,我一直下放在安徽省国营大圹圩农场。

    这个农场地理位置在安徽省天长县境内的高邮湖畔。

    那个时代,在我们艰难困苦的生活中,不时也会出现一些意想不到的尴尬和笑话,给大家在苦涩的生活中带来开心。

    我们大圹圩农场,在一九六九年改制成建设兵团,下面各连队的住房,分集体宿舍和家属宿舍两大块。集体宿舍又分为男生宿舍和女生宿舍两部分。

    所有的房屋,虽然名为基建房,实际上也就是砖墙瓦顶而已。有的连队甚至不是瓦顶,是草房稻草顶。

    无论是集体宿舍或是有小家庭的家属区,房子都没有天花板顶棚,不仅房屋的房檐没有封泥填实,房屋与房屋的隔墙,也极其草率。隔墙除了小部分是土坯垒砌的,大部分都是用麻秸编扎,然后在外面简单糊上一层泥巴,再用石灰水涂抹一下了事。

    而且,隔墙只垒砌半截子,高度只到房屋的山架横梁。横梁到房顶,都是空空荡荡的,即整栋房子的上半截是通透的。

    这种房屋,通风、透气、不隔音,室内冬天死冷,夏天酷热。因交通便利,特别适合老鼠生存。

    全场都是这样的房屋,几乎是一个模式。已婚者无论几口人居住,每家都只有一间房屋。必不可少的烧草灶的锅台和水缸,就要占去小半间房子,生活起居的活动空间极其窄小。

    由于房屋基本不隔音,就给各个小家庭的生活带来许多不便。

    俩口子要是商量什么家里的私事,就要压低声音,否则,左邻右舍都能听见。若是有人鼾声如雷,或有一个婴儿在夜里啼哭,整栋房子的人都睡不安宁。

    俩口子若是吵嘴打架,休想对外隐瞒。

    我们生活中意想不到的难堪,时有发生。

    如起夜小解,由于厕所很远,天寒地冻的季节,一般男人都是在门口解决问题。出门走几步,对着树干或草丛撒尿,悄无声息,倒也惬意。

    可女人们就尴尬了。

    虽然再穷的家庭,家里也都有个搪瓷的痰盂尿盆,但若想在小便的时候无声无息没有声响,不让他人听见,则很难做到。

    脸皮薄的女子,只能隐忍着控制自己,慢慢地排泄小便,以免弄出声响。

    而有的泼辣老妇女,则不在乎。她们内急起夜,是一泻为快。于是在“清流激湍”的冲击下,难免声音“映带左右”。

    大部分人对此,自然是充耳不闻,一笑了之。

    但偶有被吵醒的邻居性格诙谐戏谑者,便会躺在床上笑而抗议:“这是谁呀?撒个尿,怎么跟暴风骤雨似的?就不能润物细无声吗?”

    于是,一栋房子未入梦的邻居,便会哄然大乐。

    我经过研究,发现在搪瓷痰盂尿盆中,放上一把揉成团的稻草,可以在小解的时候,起到消音的功能。

    我后来将这个发明,无偿地传授给女邻居们了。

    有的女邻居,为此对我既感激,又钦佩。

    还有让人尴尬的事情,就是有的小两口在行房亲热时,动作稍微用力,公家配置的大床,因卯榫不严实,床便会发出“吱吱”的声响。

    老成儒雅的邻居,对此音响自然熟悉,对这种事情也能会意、谅解。

    至多,是偷偷一笑而已。

    但遇到调皮捣蛋的邻居,他就会大声发问:“隔壁的,半夜三更的干什么呢?搞出这么大的动静?”

    一般对方正在行房的男女,多是立刻羞涩禁声,好让远处的邻居,分辨不出是谁家发出的声响,以遮掩尴尬。

    但若是脸皮厚的邻居男人,他则会回应:“多管闲事,我翻身,怎么了?没吓住你吧?”

    对方就会戳穿谎言:“不是翻身吧?是在做床上双人运动,你在练俯卧撑吧?”

    继而双方就会一起大笑。

    往往捉弄的对方脸皮薄的女士,第二天会害羞的半天见人不敢抬头。

    但有的已婚豪放、诙谐的女人则不在乎,第二天会主动找对方算账,转弯抹角地开玩笑骂人说:“我昨晚上在做什么你不知道吗?你难道不会?那你家的小孩是别帮你忙生出来的吗?”

    对方也没辙。

    有一次,我也遇到这种情况。

    半夜三更,隔壁床响不止,声音很大,将我吵醒。

    且声响很久都不消停。

    我忍无可忍,大声说:“诸位,诸位高邻,我出个对子征联,大家都听好了。上联是: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蚂虾,虾蹦。”

    因为是老笑话,大家都知道下联。于是就有别的邻居大声应对曰:“下联是:师爷压师娘,师娘压床,床响。”

    于是,众邻居一起大笑。

    这种苦涩的寻欢,我们已习以为常。

    更让人难堪的是,有的人在行房云雨销魂时,会不自觉发出呻吟或呼喊。直到有邻居敲床提醒,才将对方从巫山云雨的妙境中唤回。

    这还不是最难堪的事情。

    遇到相处不友好的邻居,也有二青头会大煞风景地在此时大声斥责说:“老子累了一天,晚上连个觉都不让人睡!你们自己偷偷快活就是了,搞起来还他妈的乱喊大叫的,你们烦不烦啊?”

    于是叫床声立马停止。

    这当然是非常煞风景的事情。

    于是,欢快变成难堪,两家的关系自然会愈加紧张。

    我们生活的日常睡眠环境,就恶劣到这种地步。
    苦涩的寻欢

    文革前期直到文革结束的一九七六年,我一直下放在安徽省国营大圹圩农场。

    这个农场地理位置在安徽省天长县境内的高邮湖畔。

    那个时代,在我们艰难困苦的生活中,不时也会出现一些意想不到的尴尬和笑话,给大家在苦涩的生活中带来开心。

    我们大圹圩农场,在一九六九年改制成建设兵团,下面各连队的住房,分集体宿舍和家属宿舍两大块。集体宿舍又分为男生宿舍和女生宿舍两部分。

    所有的房屋,虽然名为基建房,实际上也就是砖墙瓦顶而已。有的连队甚至不是瓦顶,是草房稻草顶。

    无论是集体宿舍或是有小家庭的家属区,房子都没有天花板顶棚,不仅房屋的房檐没有封泥填实,房屋与房屋的隔墙,也极其草率。隔墙除了小部分是土坯垒砌的,大部分都是用麻秸编扎,然后在外面简单糊上一层泥巴,再用石灰水涂抹一下了事。

    而且,隔墙只垒砌半截子,高度只到房屋的山架横梁。横梁到房顶,都是空空荡荡的,即整栋房子的上半截是通透的。

    这种房屋,通风、透气、不隔音,室内冬天死冷,夏天酷热。因交通便利,特别适合老鼠生存。

    全场都是这样的房屋,几乎是一个模式。已婚者无论几口人居住,每家都只有一间房屋。必不可少的烧草灶的锅台和水缸,就要占去小半间房子,生活起居的活动空间极其窄小。

    由于房屋基本不隔音,就给各个小家庭的生活带来许多不便。

    俩口子要是商量什么家里的私事,就要压低声音,否则,左邻右舍都能听见。若是有人鼾声如雷,或有一个婴儿在夜里啼哭,整栋房子的人都睡不安宁。

    俩口子若是吵嘴打架,休想对外隐瞒。

    我们生活中意想不到的难堪,时有发生。

    如起夜小解,由于厕所很远,天寒地冻的季节,一般男人都是在门口解决问题。出门走几步,对着树干或草丛撒尿,悄无声息,倒也惬意。

    可女人们就尴尬了。

    虽然再穷的家庭,家里也都有个搪瓷的痰盂尿盆,但若想在小便的时候无声无息没有声响,不让他人听见,则很难做到。

    脸皮薄的女子,只能隐忍着控制自己,慢慢地排泄小便,以免弄出声响。

    而有的泼辣老妇女,则不在乎。她们内急起夜,是一泻为快。于是在“清流激湍”的冲击下,难免声音“映带左右”。

    大部分人对此,自然是充耳不闻,一笑了之。

    但偶有被吵醒的邻居性格诙谐戏谑者,便会躺在床上笑而抗议:“这是谁呀?撒个尿,怎么跟暴风骤雨似的?就不能润物细无声吗?”

    于是,一栋房子未入梦的邻居,便会哄然大乐。

    我经过研究,发现在搪瓷痰盂尿盆中,放上一把揉成团的稻草,可以在小解的时候,起到消音的功能。

    我后来将这个发明,无偿地传授给女邻居们了。

    有的女邻居,为此对我既感激,又钦佩。

    还有让人尴尬的事情,就是有的小两口在行房亲热时,动作稍微用力,公家配置的大床,因卯榫不严实,床便会发出“吱吱”的声响。

    老成儒雅的邻居,对此音响自然熟悉,对这种事情也能会意、谅解。

    至多,是偷偷一笑而已。

    但遇到调皮捣蛋的邻居,他就会大声发问:“隔壁的,半夜三更的干什么呢?搞出这么大的动静?”

    一般对方正在行房的男女,多是立刻羞涩禁声,好让远处的邻居,分辨不出是谁家发出的声响,以遮掩尴尬。

    但若是脸皮厚的邻居男人,他则会回应:“多管闲事,我翻身,怎么了?没吓住你吧?”

    对方就会戳穿谎言:“不是翻身吧?是在做床上双人运动,你在练俯卧撑吧?”

    继而双方就会一起大笑。

    往往捉弄的对方脸皮薄的女士,第二天会害羞的半天见人不敢抬头。

    但有的已婚豪放、诙谐的女人则不在乎,第二天会主动找对方算账,转弯抹角地开玩笑骂人说:“我昨晚上在做什么你不知道吗?你难道不会?那你家的小孩是别帮你忙生出来的吗?”

    对方也没辙。

    有一次,我也遇到这种情况。

    半夜三更,隔壁床响不止,声音很大,将我吵醒。

    且声响很久都不消停。

    我忍无可忍,大声说:“诸位,诸位高邻,我出个对子征联,大家都听好了。上联是: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蚂虾,虾蹦。”

    因为是老笑话,大家都知道下联。于是就有别的邻居大声应对曰:“下联是:师爷压师娘,师娘压床,床响。”

    于是,众邻居一起大笑。

    这种苦涩的寻欢,我们已习以为常。

    更让人难堪的是,有的人在行房云雨销魂时,会不自觉发出呻吟或呼喊。直到有邻居敲床提醒,才将对方从巫山云雨的妙境中唤回。

    这还不是最难堪的事情。

    遇到相处不友好的邻居,也有二青头会大煞风景地在此时大声斥责说:“老子累了一天,晚上连个觉都不让人睡!你们自己偷偷快活就是了,搞起来还他妈的乱喊大叫的,你们烦不烦啊?”

    于是叫床声立马停止。

    这当然是非常煞风景的事情。

    于是,欢快变成难堪,两家的关系自然会愈加紧张。

    我们生活的日常睡眠环境,就恶劣到这种地步。

    作者闲话: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