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山中  004:求一物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103  更新时间:21-04-08 18:44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听完了赵辛的陈述,灰狐狸幽幽一声长叹,许久之后,才开口道,
    “因缘和合而生,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至,小友此番也算因祸得福。”
    赵辛虽然上过学,本身也够勤奋,但毕竟只学了不到半年时间,对上咬文嚼字的老狐狸,基本上就是捡着听得懂的听,至于老狐狸口中的佛家玄理“因缘和合”根本一窍不通。
    “听了小友所说,老朽倒是可以解答小友心中所惑。”
    灰狐狸略作停顿,继而说道,“小友心中,大抵有三不解。”
    “其一不解,玉瓶之中是为何物?”
    “其二不解,瓶中之物为何欲夺小友肉身?”
    “其三不解,为何吞服那丹丸之后,全身恶臭不止?”
    “小友提到的那瓶中之物,老朽大抵知道那是何物。”
    小狐狸们知道老祖要开始讲故事了,统统放下眼前的吃食,安静地听着。
    “被镇压在瓶中的,乃是一只旱魃。原身不过是只百年僵尸,但得那场神州大战之助,在战场上吞噬了无尽孽气,几年功夫就进阶成了旱魃。难诃寺内本有好几位隐世不出的高僧,但都为了抓住此獠而一一出世,最后只有点化过老朽的竹照大师回来了,而一并带回的,便有那尊封印旱魃的玉瓶。”
    赵辛听得似懂非懂,虽然老狐狸说的话生涩不好理解,但有一点她明白了,那就是瓶子里的妖怪是僵尸,而且是只厉害的不得了的僵尸。
    “玉瓶已经被我摔碎了,请问还有什么方法能够制服它吗?”赵辛问道。
    灰狐狸点点头,“此獠已被关在瓶中百年,尸身早已化为血水,原本玉瓶是困住它的绝境,而在尸身化去之后,玉瓶却又是护住它阴魂的唯一之所。”
    “怪不得我砸玉瓶时,它那么害怕。”赵辛似有明悟。
    “至于那只旱魃为何独独想夺你肉身?乃是小友,虽为凡人,却天生心多一窍,若是修道,能感非人之感,入玄壶之境。”灰狐狸如此答道。
    “此外,被小友吞服之物,是佛前菩提,此物对小友不仅无害,还大有裨益,能够洗去杂质,超凡脱俗。依道家之言,即入造化之境。眼下小友或尚不可明觉,日后便会知晓。不过,在此之前,老朽还有一事相求。”
    “您请说。”已经向老狐狸说明了自己的情况,那老狐狸所求之事,多半就是自己能力之内的事情,赵辛吃了人家的红薯花生,也解了疑惑。自然打算投桃报李,还老狐狸的恩情。
    “老朽想要小友的月事带。”
    赵辛愣住了,没明白老狐狸说的是什么。
    “就是小友每月的月事所用的那根布带。”灰狐狸见赵辛不明白,于是耐心解释道,“请小友不要多想,老朽索求此物,乃是为了避劫。再过十余年,又是老朽的百年大劫,以老朽的微末之法,必然是抗不过雷霆之劫,但若有小友的月事带,老朽便能避开此劫。”
    “女子每月的葵水,乃至秽之物,天地雷霆则相反,而小友得佛前菩提的造化,即将进入先天之境,在进阶之前的最后一次葵水,正是老朽所求之物。”
    虽然老狐狸说得很正经,但赵辛还是脸颊微微泛起了红晕。
    反复思忖许久,赵辛点了点头,“我答应您。”
    灰狐狸的狐狸脸上终于露出笑容,看起来有些古怪,毕竟是狐狸脸,即便行姿作态学人学了十成十,但终究不是人。
    “老朽冒昧了,请小友赎罪。”
    接下来宾主相谈甚欢,赵辛也知道了灰狐狸的名字,准确说是法名,被高僧点化时所赐,名曰亓奚。
    难诃寺内的其他小狐狸,都是亓奚花大代价开启灵智的后代子孙,假以时日,它们也能化去喉中兽骨,口吐人言。
    畜生修道本就实属不易,即便得道,三十年一小劫,百年一大劫。很多大妖便是熬不过百年一次的劫难,未能修成正果。
    作为一只三百年道行的狐狸精,亓奚显然知道很多,更让赵辛觉得不可思议的是,亓奚还会教其他小狐狸读书认字,书籍是原来寺庙内珍藏的佛经,被亓奚施展法术保存到现在。
    赵辛不禁心生羡慕,阿爷在世时,她也读过半年学,可惜后来阿爷病重,需要人在身旁照顾,学校离家路途遥远,赵辛无奈放弃学业,留在家中照顾阿爷。
    而等到阿爷逝世,赤贫的家一日三餐尚且难以为继,更何况是读书。
    对于山里人而言,读书识字才是走出大山的活路。但对于赵辛而言,这条活路从一开始就是一个死胡同。
    亓奚也从赵辛的自述中知道了她的身世经过,心生怜悯,不由道,“小友年纪尚小,山外既无依靠,何不留在此地,寺内虽是破败,但仍有片瓦遮身。好过世间无依无傍。”
    赵辛虽然听的一知半解,但也明白灰狐狸是打算收留她,抑制不住的眼泪夺眶而出,自幼尝尽人情冷暖的赵辛,在阿爷死后,再也没有感受过被人关切的温情,虽有血缘关系的亲人对她肆意大骂,反而是身为精怪的灰狐狸,对她展露善意。
    “谢谢您。可是,如果我留在您这里,山里的那只僵尸……”后面的话,赵辛没有再说,她当然想留下来,正如亓奚说的。她在山外无依无靠,年纪小又没有文化。在山外面的日子不会比山里好受。
    但是她也清楚自己与那只僵尸结了仇怨,如果自己依旧留在山里,终有一日,它会找到此处,届时必然连累好心的一众小狐狸。
    亓奚摇了摇头,笑着道,“小友大可放心,真正的旱魃已死,眼下不过是一只尸傀,虽有神智,但道行全无,莫说找不到此处,便是找来了,也不敢跨入寺中半步。千年古寺,哪怕破败了。亦不是那邪秽之物敢擅闯的。”
    赵辛再也演示不住喜悦,站起身就要向亓奚跪下,还未行动便被亓奚制止。
    “小友,切莫行此大礼。”说着,指了指佛像。
    赵辛当即会意,对着破败的佛像,郑重地磕了三个头。
    其他一众小狐狸,都围拢上来,轻嗅赵辛身上的气味。
    亓奚说了句大善,嘱咐其中一只红色皮毛的小狐狸,帮赵辛收拾住处。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