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262  更新时间:21-04-06 13:29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应晚壹找到秦雅芷的时候,她被女生围在正中间说笑,女孩子嘛,两人一个小圈子,五人一个大圈子,同仇敌忾。
    周六,御森国际惯例,学生可校内外自由活动,财大气粗的,门口却多了几个门卫。
    应晚壹一路从走廊走过去,气场排外,走廊上的学生都识相的纷纷让路,小声议论,紧接着走廊里一声巨响,教室的门是被踹开的。
    秦雅芷旁边女生刚给大家点了热乎乎的奶茶,还没来得及分,尽数落到坐在位子上的秦雅芷身上,稀里哗啦的,撒了一地,各种佐料淌在桌子椅子上,连远在几米外的男生堆也被牵连了一些。
    女生堆里尖叫一声,应晚壹站在人群中,口袋里的手机响个不停,不管是她的还是秦雅芷的。
    她穿了一字领黑色毛衣,露出好看的锁骨,戴了金色锁骨链,背后可以看到肩部的半个狐狸纹身,那双狐狸眼睛仿佛要看穿了谁,同色系毛线阔腿裤,大衣拿在手上身材高挑,居高临下的看着因惊慌被女生扶住的秦雅芷。
    “你干什么!”
    秦雅芷同行的女生替她叫出了声,又问了话。
    虽然之前有过无数次对峙,但秦雅芷估计也没见过应晚壹这么大阵势,气势凌人的,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
    她用手捂着肚子,还有胳膊,那奶茶烫,虽然没有全部,但她也承受了一大半。
    其他女生想把她扶去医务室,奈何应晚壹挡在面前,不敢轻举妄动。
    “快去叫老师!”
    “应子裔呢!高三不是今天留校吗!”
    “慕上煜在体育馆,打个电话给他!”
    “安寒来了,走走走!”
    ......
    这里被应晚壹压着,没人敢出声,倒是旁边叫嚷声,讨论声不断,隔壁留在教室的同学都趴在窗户口卯足了劲儿的张望。
    秦雅芷虽心里怯,心里仍些许得意,终究是比对方下手快,这么大反应,该是刺到了心尖上。
    视线略过桌子上的手机,却被应晚壹盯上,上前一步,把她拿手机的手摁住,拨开她旁边的女生,两个人不到一米的距离。
    “是不是要让姑奶奶教教你做人”
    话说的平静,在秦雅芷耳朵边讲的,近到秦雅芷可以闻到应晚壹身上的味道,夹杂着各种化妆品的味掩盖了那一点桃子花香。应晚壹的手摁在她的手上,很冷,近乎冰冷,声音也是,说出的话也是。
    秦雅芷抬起眼眸对上她的眼睛,戴了美瞳,泪花棕,睫毛浓密而翘,虽化了妆但山根处的痣依然明显,应该是刚拍摄回来。
    “你放......”
    秦雅芷被她逼的退无可退,有些窒息。这个安全感被打破的环境里只想快点打电话给慕上煜,问他在哪儿。
    “砰啪”
    话没说完,被打断。
    应晚壹手上有红色滴落,血,手机被她扔到对面玻璃上反弹又落到地面上,周围女生吓得尖叫。
    秦雅芷紧贴墙壁闭着眼睛眉头紧皱。她并未渐到玻璃碎片,应晚壹却偏对着窗户,甩出去的手未来得及收回,被玻璃碎片划到,她发火了。
    不是生气,是炸毛。
    “认识我姐姐还是我妹妹呢,嗯?”
    秦雅芷被她桎梏着手腕,她感觉到她的血在她皮肤上的热度,动弹不得。
    “没少欺负她吧”
    “她是怎么你了呢秦雅芷,你可以恶毒到要置她于死地”
    秦雅芷心里一跳,她虽有意借过夜留宿想刺激一把应晚壹,却从未想要把这件事牵扯进来,何况她从未把应晚壹有同胞妹妹这件事当回事。
    应晚壹离得她很近,握得她手腕也很疼。
    挣扎的瞬间她一愣,心里已经有预感但却不敢确认。
    她睁大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脸,不会的,即使是双胞胎也该有区别才对。她虽不常见她,但够恨她,所以认她的脸不会出岔。
    “你......”
    应晚壹话没说完,被身后来人拉开,安寒右手拦着她的胳膊,左手握着她受伤的那只手检查。
    应晚壹挣脱开又要上前,被安寒站在中间挡住,低头查看她的伤势。
    “晚晚,还有没有哪里受伤?”
    应晚壹没开口,眼神死盯秦雅芷。
    最后被安寒拉走应晚壹的那一刻,秦雅芷终于像泄了气一般的倚着墙壁往下滑,幸好扶住了桌子,旁边女生拿了毯子扶住她。
    应晚壹被安寒揽着走,边走边回头瞪她几眼。
    秦雅芷越过人群看着应晚壹的背影,捂着胸口咳嗽。手机躺在地上,屏幕碎裂,没办法开机,借了旁边女生的手机打电话。
    安寒和应晚壹是在去医务室包扎的路上遇到应子裔和慕上煜,两人穿着御森国际的校服,外面是大衣,应子裔套了羽绒服,两人挡在前面就把应晚壹她俩挡了个严实。
    慕上煜替过安寒,把她肩上披着的大衣捂紧,想看看她受伤的那只手,应晚壹挣脱开,上前一步仰头看向应子裔,“你送我过去,哥。”
    “安寒有事情”
    应子裔没料到她这样,愣了一下又很快恢复过来,看了旁边慕上煜一眼,揽过她朝医务室走。
    慕上煜向前跟了几步,最后还是跟安寒留在原地,自始至终应晚壹都没看过她。
    手机在大衣口袋里震动不停,伸手进去按了关机键。
    “她情绪很激动”
    安寒穿了长款的白色羽绒服,双手插兜,看着应晚壹的背影,又歪额看了看旁边的慕上煜。
    西装领带打得整洁,该是参加市区辩论赛,中途溜的。
    慕上煜没说话,一直看着应晚壹方向。
    安寒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身要走
    “她哭了没”
    “什么”
    安寒停住。
    “有没有哭,幺儿”
    安寒又回头瞥了一眼应晚壹的方向转额看向他摇了摇头。
    慕上煜松了一口气。像是背负着什么东西,愧疚自责又舍不得,压在他的心上。
    从昨天帖子流传出来他就在着手处理,各路人脉挨个联系,出言不逊的逐一封号。
    就一天的时间,他联系她,除了拒接就挂断,最后被拉入黑名单,在她宿舍楼底下等到凌晨还是不见。
    他知道应晚壹不喜欢听解释,她不是闹脾气,是不关心。
    不关心他心里有谁,同谁过夜,不关心事实是否属实,更不关心别人嘴里说了她什么。
    她只关心他是秦雅芷那一波的,她关心他是不是也是帮凶。
    虽然这个事实他一直以来都存疑,如今却在步步得到证实。
    秦雅芷最后一个电话打出去,关机提示音响起,作罢,准备回家换身衣服。
    刚出教学楼的一刻遇到迎面而来的慕上煜,穿的衣身板正,像是在外面呆了许久,他皮肤偏白鼻尖嘴唇都冻得有些发红。
    看到她后双手插兜站在她面前,眉头微皱。
    “我们谈谈。”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