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2章小鬼子我又来了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437  更新时间:21-04-07 21:24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汤文不知过了多久睁开了眼睛。一个熟悉的声音又响起了。“汤大哥,你醒了。你刚才睡着了。,我们都没想打扰你。现在已经快天亮了。”那个人是谁?汤文仔细一看,顺子。“果然,如果所想如我所料,我又回来了。”汤文心里想着,他发现自己在这里的时候完全变了一个人。在都市哼哼歌开朗搞笑,在这儿呢。哥严肃认真。当然了,打鬼子哪能的开玩笑啊?
    汤文还是老样子,一脸严谨的对顺子他们说着:“按计划进行。”
    顺子他们都点了点头。眼中按耐不住又要杀鬼子的热情了。
    汤文脑中反复回忆着自己之前所定下的计划。又心思缜密的增加了几个陷阱给小鬼子。
    小鬼子等着等着等着等着等着。我等着你们脑葫芦开瓢儿。汤文心里悠悠的想着。
    半小时后。天,渐渐的亮了。山林里拿着手电看了一宿的日军在天亮后才换岗休息,在无人看守区域潜伏的日军也在天亮后爬出了草丛。夜间,山林里除了偶尔响起的狍子声,就再无动静,被围堵的苏俄小队如果没能在这之前跳出去真的就插翅难飞了。
    日军在吃了早饭后,开始了搜山。神山优很是狡猾,他下令搜山的队伍全部由佳木斯赶来的部队负责,昨天包围圈的日军原地不动,即不压缩空间,也不移动位置,就这么还钉在那里。
    他相信,只要这百十人在昨天没能跳出去,再想出去门都没有。
    日军经过一宿的休息,几十支标准小队就自两边的公路开进了山里。他们是无序进入,并没有进行地毯式搜索。神山优很清楚,这支小队不知道在这片山林里经营的多久,第一天肯定难以找到他们的踪迹。所以,他先让这支小队疲于躲避,在满山到处的人影中不得休息,只要找到大致的位置,那时再进行地毯式搜索,这支小队就将无处可逃,只有拼命一途。
    时间慢慢的过去了,自公路进入的日军有大致固定的方向,那就是穿插到对面公路,但在山里还不走直线。
    一个多小时后,搜索的队伍进入山林至少四五公里了,但山林里一直静悄悄的,并没有什么发现。
    一队日军端着枪,在一处沟塘子里直奔对面的山梁搜索。他们在刚刚抽芽还不能沒过膝盖的三棱草从里仔细的搜索着。
    这时候的三棱草还没有长高,所以,稀疏低矮的草丛里要想趴这个人是太难了。
    行进中,一个日军的脚被纠缠的三棱草绊了下,没等他站稳,轰的一声,一团火光中,三个日军被炸的飞了起来。
    咻咻的碎片飞溅中,后面还没来得及趴下的日军有四五个被击中,闷哼声中,仰头翻倒。
    “手榴弹!!”
    一名日军捂着冒血的肩头喊道。
    快速趴下的日军快速的调转枪口,寻找着手榴弹袭来的方向。
    周围静悄悄的,除了刚才爆炸的位置还徐徐的冒着青烟外,周围并没有任何的动静。
    陷阱?
    趴着的日军似乎明白了。这里一马平川,百米内根本就藏不住个人,不可能是人投过来的。
    队伍的指挥官,日军军曹一挥手,慢慢的自地上爬了起来。士兵们也四处警戒着,站起身来。
    直到此时,那些受伤的日军才感觉到了疼痛,纷纷呻.吟出声。
    “救治伤员搜索周围!”
    军曹下令道。
    他刚下完令,背着电台的士兵就跑了过来。
    军曹接过话筒一个立正汇报道:“中佐阁下,是陷阱,没有发现敌踪。”
    “仔细搜索周围,原定方向不变。”
    放下步话机,神山优弥坐在简易的帐篷里琢磨着。这是除了昨天以外第一次碰到陷阱,这说明这支队伍的老巢就在附近,至于是否跳出去了,他相信,对方那么精于算计,肯定不会急于逃遁,没准以为能够轻易躲过追击呢。
    哼!我看你们能躲多久!
    神山优冷哼一声,自信满满的端起饭盒喝了口冲好的奶粉。
    就在他坐在山里的营地里等待消息的时候,宝密河方向的一支搜索队伍正行走在榛柴棵子里。正走着,一名日军的脚下一绊,没等他身体晃动,失去平衡呢,砰的一声枪响在四五米外的位置响起。随着火光的喷出,那名被拌了一下的日军身体向后凌空飞起,一路喷洒着鲜血,噗通一声,跌落在三四米外的草丛里,一动不动了。
    “敌袭!”
    所有日军的反应相当的迅速,在喊声中已经枪指喷火的位置,砰砰的枪声随之响起,打的那里是碎土木屑到处飞溅。
    “停止射击!”
    队伍的指挥官日军少尉在一轮射击结束后,下令停止射击,一边派人去看伤者,一边下令小心的搜索向前。
    当看到地上那支被打得已经报废的三八大盖时,他们才知道刚才那一枪实际上是陷阱,并非人为。
    这时,检查伤者的士兵来报,被陷阱的枪支打中的士兵已经身亡,后背一个拳头大的窟窿,显然不是以穿透力著称的三八大盖子弹造成的。
    不一刻,神山优就接到了明码呼叫,并告知遭到了陷阱的枪支打死一名士兵,没有发现踪迹。
    神山优放下话筒,在地图上标注上第二个出事地点。他相信,很快就会锁定这支队伍的老巢。
    他的笔还没放下,在两三公里外一声巨响传来,少顷,遭到打猎夹子拴着的手榴弹陷阱袭击的汇报就到了他这里。这次损失十几个士兵,那一个夹子上居然拴着五枚手榴弹,一次炸死了十四个士兵,连少尉都玉碎了,让那支五十三人的小队一下子残了。
    神山优没有动气,他稳稳的在地图上标注出了第三个点。
    那些没有碰到陷阱的小队也也都听到了明码呼叫的内容。这里没有秘密,所以,他们并不在意,至于死伤几个人那还不正常?
    搜索还在继续,日军知道这片山林里到处时陷阱后,纷纷学乖了,他们用刺刀挑着沿途一切可疑的树条子和藤蔓,避免再遭到陷阱袭击。
    可即便是这样,爆炸声和惨叫声依旧不时的响起。受到袭击的不是被手榴弹炸了,就是被古老陷阱的木刺或者木桩刺死,鲜有活命的。
    神山优一个个的标注着,并不为损伤所动,他相信,这里既然这么密集的陷阱,那肯定是这股部队的老巢所在无疑了。只要找到老巢,就算抓不到人,把他们的给养断了,他们在山林里又能生存多久?
    连续不断的遭遇袭击,让这些搜山的日军如履薄冰,行动的速度立时见缓。
    一支行进的小队正走着,突然,前方的灌木丛里哗啦啦的传来响动,没用长官下命令,几十条枪砰砰的一阵盲射,待上前一看,两只狍子倒在血泊中正抽搐呢。
    这股日军没有恼火,反到兴高采烈的上前将两只狍子开膛破肚,将草包扔掉,抬着狍子继续搜索,计划中午吃饭的时候炖上。
    在他们不远处,另一队搜索部队刚刚被猎户用打野猪使用的办法,下的地枪夺去一名士兵的生命而走的非常谨慎,在他们这边乱枪一响的当口,紧张的枪口转向了这边,全神戒备着。直到枪声停歇,步话机里传来汇报,他们才小心翼翼的继续前进。
    一名士兵看着前面的杂草不敢下脚,瞅见草丛里一块脸盆大的石头露出地面,他放心的一跳,就站在了石板上。
    他的脚刚刚踩到石板,那块石板突然一动,向下一沉,没等他稳住身子保持平衡呢,一股巨大的冲击波轰鸣着就将他送上了半空,并随着升高,身体快速的分解,居然被炸的粉碎。
    随着爆炸,咻咻之声大作,碎石弹片四处飞溅,打的周围树枝折断,人影翻飞。只一下,就有十几个身影倒了下去。
    这次的爆炸威力可不是手榴弹可比,到是像遭到了炮击。
    很快,这个结论得到了证实。在死了十个伤了三个的情况下,一名士兵找到了一块镶嵌在大树上的弹片,赫然是迫击炮炮弹的弹片。
    神山优放下耳机,眉头紧锁。他盯着眼前的地图发呆。一上午的时间,搜索的部队不但没能按计划穿插到对面,连续二十几次的陷阱袭击还死了七十三个士兵,重伤十二个,轻伤三十多。损失到是无所谓,这早就在意料之中了,关键是地图,那些陷阱的位置杂乱无章,甚至还有被排除的几个冲着的方向是南北而不是东西方向的陷阱。这是顺行的搜索队看到了枪支,解开了拴在扳机上的五味子藤,根据枪口朝着的方向判断出的。
    “难道在这些陷阱的中心位置才是他们的老巢?”
    可那里除了一处一眼就可以看清环境的断崖,就没有什么可藏匿东西的地方。
    神山优揉了揉太阳穴,放弃了思索。他决定还是按着原计划,将整块山林一条条分割搜索,这样,总会找到蛛丝马迹,就算有损伤,找到他们的巢穴就值了,要是找到那批毒气弹,这次的行动就可以圆满画上句号了,再也不用顾忌什么了。
    不过,他还是有一点搞不明白,这里按说是有一百多人的小队,就算找不到他们藏身的位置,总会找到他们排泄物吧,一百多人不可能将这些都处理干净。
    到是那两处被拆卸排除的陷阱让他找到了三八大盖的子弹为何能把士兵打飞,并在身体上留下拳头大的洞了。原来,枪里的子弹经过了改装,弹尖被磨平了,形成了齐齐的平面,这才增加了破坏力,只要打在身体上,不用说,那必保是一个大洞,或者将内部撞击的一塌糊涂,让伤者难以救治。
    等所有陷阱都被排除,我看你们还往什么地方躲藏?
    神山优把玩着那枚经过改装的子弹,自信满满的嘀咕了句。
    他虽然猜测这支队伍有可能在前天晚上趁着黑夜,在封锁没有完成时跳出了公路,可找到人并没有找到毒气弹更重要。
    只是他并不知道,他搜寻的百十人小队就在他营地的附近,一个上午,就这么远远的看着营地,或者说等着他……
    我想你的芬芳,想你的脸庞,想念你的娇艳芬芳。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