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八章:成大人了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6761  更新时间:21-04-08 21:07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两人走下爱情山坡,走往摩天轮。在马上就要到时,陌菀突感肚子阵阵绞痛。
    她弯腰捂着肚子,痛得眉头紧皱:“欧辰,我、我肚子痛……我想去厕所。”
    欧辰赶紧扶起陌菀,搂住她到前方不远处的厕所。
    陌菀进去后,欧辰焦心地盯着女厕所门口,似要望穿挡着他的白墙。
    他这般专注的神情,吸引了好些来往厕所的人们,狐疑他是否有偷窥癖。但见他眉目英俊,脸色焦急却坦荡,不像猥琐之人,倒没人说什么。
    欧辰现在可不管别人看他是有偷窥癖还是猥琐男,他只想陌菀快点出来,看看她身体有没有事。
    此时的他,是真真后悔死了。之前,他为什么就同意冬天吃冰淇淋的?这下好了,肚子吃坏了!
    等了许久,陌菀仍不见出来,欧辰担忧得想冲进女厕所去找人了。
    他来回镀步,狭长的星目死盯从女厕所出来的人。
    见出来的一个个都不是陌菀时,他紧蹙眉头,脸色黑沉沉的。看在别人眼里,他似是在等仇人出来要暴揍一顿。
    等啊等,就在欧辰要拜托保洁阿姨帮忙找人时,陌菀出来了。她眼睛通红,面庞上挂着泪珠。
    一见欧辰,陌菀就扑到他怀里,放声大哭。那饱含心酸的哭声,令附近的行人纷纷驻足,都吃惊地望着两人。
    欧辰也惊得一愣。他赶忙半搂着陌菀到外边没什么人的地方,柔声问道:“陌菀,怎么了?”
    “呜呜……欧辰,我不该不听你的话吃冰淇淋的,呜呜呜……”陌菀抽噎着,越说哭得越伤心。
    听得她哭,欧辰的心揪得阵阵生疼。他轻拍她背安抚着:“是肚子很痛吗?”
    陌菀摇头,她抬起泪眼哽咽道:“欧辰,我快死了。呜呜……我就要死了……”
    她说着忍不住嚎啕大哭,悲痛得令听的人也要跟着伤心落泪。
    “什、什么?!”欧辰心慌得结巴了,“陌菀,你先不哭。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是身体怎么了吗?”
    陌菀忍了忍哭声。她抽着鼻子,身体因极度悲伤发着抖。听到欧辰的问题,她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可以告诉我哪里不舒服吗?”
    陌菀点点头,眼泪吧嗒吧嗒掉着。她紧抓欧辰大衣,伤心道:“我胃出血了……”说完,她又埋欧辰怀里大哭起来。
    她不想死,呜呜呜……她要死了,就再也不能和欧辰在一起了。不要,她不要这样……!
    “胃、胃出血?!”欧辰惊得脑子“嗡,嗡……”响着。
    完了,果然是吃坏肚子了,还十分严重。得赶紧去医院啊。欧辰脑子飞速盘算路程,他决定先回家,再让妈妈开车送医院。这样最快。
    陌菀已经痛得受不了了。腹部的肠子似是打了死结,绞得她脸色一瞬发白。
    好痛,好痛!陌菀捂着肚子蹲到地上,额头开始渗冷汗。
    欧辰赶紧蹲下来,让陌菀爬上他的背。他背上她,急冲冲往乐园外面跑。
    他一口气跑到奥莱广场。他本想打车回家,但这个点来往路边的出租车并没有。他无法等,只好让陌菀坐上自行车,让她抱牢自己,往家里赶。
    “陌菀,再坚持一下,马上到我家了,很快就可以去医院了……”
    欧辰用力蹬着自行车,脚一下都不停歇。他一手扶着车把手,一手抓牢陌菀抱住他腰的手,以防她无力了松手摔下自行车。
    他抿紧唇,额头布满热汗。快了,快了,很快就能到家了……
    他骑得飞快。轮胎摩擦在柏油路面,响着“沙沙”的轻快声响。
    这是他骑得最快的一次。平常需20多分钟的路程,他足足缩短了一大半,只用了10分钟。
    当他终于抱起陌菀进了院门,踹开自家半掩的大门时,陌菀已痛得面无血色,脸色十分苍白。
    她闭着眼,额上溢满密密的冷汗。但她却没有发出一丝痛吟,安静得令人心疼。
    当“哐”的踹门声响起,姜相第一个从客厅沙发站起身,前往玄关。莫非有人打劫?请原谅他这个武痴的离奇想法。
    见是欧辰抱着紧闭双眼的陌菀,姜相微楞。“辰辰,这是?”小姑娘怎么了?感觉晕过去了。
    “姨夫,快送我们去医院……”欧辰气喘吁吁道,声音发着抖。看到陌菀惨白的脸,他心中的惊慌直冲眼眶,令他眼睛酸胀得发红。
    “医院?这是怎么了?你先别急,你慧姨在这,快先让她看看。”
    “慧姨,慧姨……”欧辰赶忙高声叫道。他抱着陌菀,快速到客厅。
    欧辰家,今天很热闹。沙发上,欧辰妈妈孟雨岚、欧辰小姨孟雨晴和姜磊妈妈冯慧,还有姜磊和留宿姜磊家的季田,正聊着天。
    今晚,大家受孟雨岚邀请,是在欧辰家一起吃的晚饭。
    当大家看到欧辰抱着陌菀冲进来时,都惊得发愣。他们可都没见过欧辰这般焦急的样子,平常的他总是顶着一张不苟言笑的扑克脸,很是淡定。
    这会,那张扑克脸满脸汗,布满痛苦和自责。他双眼通红,似快哭了。
    这欧辰要哭了,那可是天大的新闻。这比看到他脸红还令人吃惊。
    自上小学开始,孟雨岚便不曾见过他哭。就是与在欧辰眼里霸道不近人情的爸爸欧豪怼上了,他也不哭,只生气地怒瞪着他爸。
    “慧姨,我同学肚子痛,你快帮她看看。”欧辰紧抱着陌菀,语气恳切。
    冯慧赶紧起身,看着面色发白嘴唇也发白的陌菀道:“快,让她先躺床上。”
    闻言,欧辰抱紧陌菀立即跑上楼梯,三步并一步地跑到自己房间。
    他将陌菀轻放到床上,快速帮她脱掉鞋子、外套和围巾,再盖好被子。
    赶上来的冯慧,也进了屋。她轻搭陌菀手腕,把脉。
    心跳正常,但气血虚寒、阻滞。见陌菀额头不断冒出细密冷汗,心知她痛得厉害。她拿过床头柜上的纸巾,为陌菀轻拭汗水。
    见陌菀痛却不发出一点声音,冯慧眼里闪过丝丝心疼。是个坚强的孩子。
    她回头对围在床边的一群人道:“都出去吧,让她好好休息。岚姐,煮一碗红糖姜茶。”
    大家配合地散开,退到房门。
    欧辰站床边,紧张道:“慧姨,陌菀的胃要不要紧?她胃出血了!”
    “胃出血?”冯慧疑惑。
    “她之前吃了冰淇淋,后来上厕所就胃出血了。”欧辰急急地解释着。
    慧姨她是妇产科医生,不是治胃病的。还是要赶紧去医院啊!他转身对就要出房间下楼煮姜茶的孟雨岚急道,“妈,还是快送陌菀去医院吧!她好痛啊……”
    孟雨岚立马看向冯慧。见冯慧摇头,孟雨岚安抚道:“辰辰,你先别急,听你慧姨说完。”
    欧辰便看向冯慧,示意她快说。说完,好去医院。
    “不是胃出血,”冯慧道,眼里露出点点笑意。“是来月事了。看样子还是初潮。”
    “滋~”欧辰脑子里的电流猛地躁动起来,但一瞬后,又立即安静了。
    半晌,欧辰结巴道:“月、月事?”他说着,耳尖忽地发了红。
    “噗嗤,”季田没忍住,笑出了声。他揽上姜磊肩,将他带出房门到走廊上窃笑。
    姜磊倒没笑。但他耳朵比欧辰还红。听着季田的笑声,他很尴尬,好像来月事的是他似的。
    “姜磊,等上学一定要把这事跟沈黎说。欧辰这傻样,太搞笑了。哈哈……”
    “……”姜磊闻着季田身上的薄荷味,脸色微红,“还是不要和沈黎说了吧,他不会笑的……”相反,他还会难过的吧。
    “呃,也是……那还是不说了。”
    房间里。
    “嗯,是月事。辰辰你去弄个暖水袋来,给小姑娘捂着肚子。来月事不能吃冷冰冰的东西。”冯慧叮嘱道,“平常也要少吃。她体质有些偏寒,要多注意些。”
    “哦,好,好的。”欧辰点头应着,便出门去弄热水袋。
    但听到陌菀虚弱地唤他“欧辰,欧辰……”欧辰停下脚步,回到床边应着陌菀:“陌菀,我在这里。”
    “那辰辰,你陪着小姑娘,我去装水袋。”孟雨晴赶忙说道。女人月事痛,就是遭罪。看把小姑娘疼的,脸都煞白了。
    生女儿就这一点不好,要痛经,还要生娃。男人啥事没有,想想真是不公平啊……
    孟雨晴心中边抱怨着,边与孟雨岚和冯慧下了楼。姜相和姜磊、季田也跟着下了楼。房间便只剩陌菀和欧辰。
    欧辰拉过旁边的沙发椅坐到床边,他握住陌菀凉凉的手,帮她捂手。
    见她睁眼看向他,他凑近她道:“陌菀,别怕,不是胃出血,是……咳,那个,我妈去给你煮红糖姜茶了。你再忍一下,等下就会好的。”
    他正说着,孟雨晴很快拿了热水袋上来了。她将水袋递给欧辰道:“辰辰,把热水袋放小姑娘肚子上,暖着会好些。”
    “哦……”欧辰接过照做。
    他掀开被子一角,将热水袋塞进去道:“陌菀,你手也抱着,捂一捂。”她手好凉。
    陌菀点点头,手放进被子里,把热水袋抱肚子上暖着。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好像绞痛感减轻点了。
    过了小会,孟雨岚端着红糖姜茶上来了。“来,趁热喝,肚子会舒服些。”她说着准备喂陌菀喝。
    “妈,我来吧。”欧辰从孟雨岚手里端过碗,将姜茶放床头柜上。
    他轻轻扶起陌菀坐起来,让她靠着床头的软皮靠背上。
    然后他端起碗坐床边,用汤勺舀起一勺姜茶轻吹喂陌菀喝。
    见此,孟雨岚和孟雨晴相视一笑,出了房门。孟雨晴下了楼,坐沙发与冯慧他们聊天去了。孟雨岚则站在走廊上偷看着。
    她笑眯眯地看着自家儿子细心的一面,等着陌菀把姜茶喝完。
    待陌菀喝完一大碗姜茶,脸色恢复了些红润后,孟雨岚走进房间说道:“辰辰,我带小姑娘……”
    “妈,不是小姑娘,是陌菀。”欧辰纠正道。总小姑娘叫的,不好听。
    “啊,对,是陌菀。瞧我这记性,总记不住名字。”孟雨岚改口道,心里乐得发笑。“辰辰,我带陌菀去下厕所。”
    “厕所?陌菀,你想上厕所吗?”
    陌菀摇头。
    见陌菀摇头,欧辰转头对孟雨岚说道:“妈,陌菀不想上厕所。”陌菀脸色还有些苍白,还是少走动比较好。
    “辰辰,不是真上厕所,”见欧辰和陌菀都面露疑惑,孟雨岚解释道,“刚你慧姨不是说了,陌菀来月事了吗?”
    “可她不想上……”欧辰说着突地想到了什么,他顿了顿,对陌菀道:“陌菀,跟我妈妈去下厕所……”
    陌菀摇头:“我不想上……”她感觉这个厕所上得好怪异。她不想去。
    “不是,就是让我妈妈帮你看下……”欧辰突感嘴笨,不知该怎么说。
    “看、看下?”陌菀惊得脸色又白了几分。怎么可以看?她不要去!
    “不是,就是……”欧辰耳朵再次发红,他求助地看向孟雨岚,示意她来说。
    陌菀见了,赶紧抢先道:“欧辰,我不上。”她说着又看向孟雨岚,“阿、阿姨,我一点都不想上厕所……”她不要去,哪有在别人面前上厕所的啊!羞啊!
    “……”欧辰和孟雨岚皆不知该怎么说了。
    见陌菀又羞又急,孟雨岚作了罢。初潮,不多不碍事。不想去就不去吧。若是因心里过于紧张,而对月事产生恐惧,这反倒是坏事。
    就这样,孟雨岚也下了楼,到客厅去聊天了。
    见妈妈走了,欧辰凑近陌菀道:“陌菀,肚子还痛吗?”他说着轻捋她汗湿的刘海。她刚一定痛极了,流了这么多冷汗。
    陌菀轻摇头:“不怎么痛了。”
    “以后不能吃冰的,知道吗?”
    “嗯。”陌菀点点头,“欧辰,谢谢你。”
    “嗯?谢我什么?”他若没给她买冰淇淋,她就不会这么痛了吧。现在她还要谢他,他有什么值得谢的?
    “谢谢你带我回来看病。”陌菀现在对月事还没太清楚,不知道这是啥病。只记住了月事这个病名。
    见她两眼纯净没点害羞,欧辰心知她怕是还不知道自己身体是怎么了吧。他握住她被热水袋捂温的手道:“你当真要谢我?”
    “嗯,当然是真的。”
    “可我不接受口头道谢的。”
    “那要怎样谢?”陌菀疑惑,“你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吗?我可以给你买。带早饭也行。”陌菀想起上次欧辰对沈黎说不接受口头道歉,要沈黎带早饭的事。
    “我不想要那些。我想要这里。”欧辰说着手指轻点了点陌菀已恢复红润的嘴唇。
    “这,这里?!”陌菀慌忙捂住嘴。欧辰是什么意思?他是要她亲他吗?这,这怎么可以?!
    “不可以吗?”
    “不,不可以的,”陌菀捂嘴羞道,“我,我们是好朋友,不可以做这些的。”
    嗯?她怎么知道的?欧辰微敛眼波,低笑了声道:“为什么好朋友就不可以呢?”
    “因,因为那是夫妻间做的。”陌菀说着,脸色逐渐通红。她想起之前吃炸酱面看到的情侣拥吻。羞,羞耻!她为什么要想到这个?!
    “哦,是这样啊?”欧辰靠到椅背上,眼神沉沉地盯着陌菀看了几眼道,“那按你的道理,西方的亲吻礼岂不是很不礼貌?”
    “亲、亲吻礼?”陌菀面露疑惑。还有这种礼仪的?
    “你是不知道这种礼仪吗?”
    陌菀摇摇头。
    “这样啊,那我有必要给你科普一下,免得你对此有什么误解。”
    欧辰说着,拿过之前放床头柜上的胸包。他掏出手机,打开网页输入:亲吻礼。
    待网页跳转到一整页有关亲吻礼的页面时,他将手机递给陌菀。“喏,你可以看,还有专门的百科解释的。”
    陌菀接过手机,点进了置顶的百科。
    百科亲吻礼:“亲吻,是源于古代的一种常见礼节。人们常用此礼来表达爱情、友情、尊敬或爱护……夫妻、恋人、情人间,吻唇……
    西方现代亲吻礼,在欧美许多国家广为盛行。男女间,男子间都行此礼。可吻脸,吻额或贴面,还可吻手背……以示敬意……”
    陌菀一行行字看着,她越看越觉这简体字烫眼睛。世上,竟真有这种亲吻的礼仪。她真是孤陋寡闻了。
    陌菀看完,把手机还给欧辰。为什么欧辰什么都懂?她对欧辰的崇拜又多了一点。他真的很优秀,连这种冷门知识都知道。
    “那,那个,我之前不知道有这个礼仪。我没有觉得他们不礼貌……”陌菀红着脸支吾。
    “那现在你知道了,还觉得我们之间不可以吗?”欧辰边说边将手机放床头柜上。
    陌菀不说话,只把脸给红透了。
    欧辰不急,他对她有的是耐心。
    半晌,陌菀红着脸道:“那个,我,我觉得亲手可以。”
    “亲手?”欧辰看着她的大红脸,微勾唇角。她接受新事物的速度还是挺快的嘛。
    陌菀点点头:“我,我可以亲你手……”她说着,脸红一瞬漫至耳廓。她其实还是觉得这种亲吻礼太羞人了。可欧辰似很喜欢,她不想他不高兴。
    嗯?亲他手?不是他亲她手吗?欧辰忍住心中喷涌上来的喜悦,认真道:“陌菀,你是说你要亲我的手吗?”
    “嗯……”陌菀轻声应着,轻得如蚊子叫。
    见是心中所想,欧辰立即坐直身子,将右手伸到陌菀面前,以防她会反悔。
    看着眼前小麦色的大手,陌菀脸红漫至了脖子。她闭上眼,对着欧辰手背很快亲了一口。亲完,她就捂着脸,不敢见人。
    欧辰笑了。低低的愉悦嗓音,回荡在房间。
    他揉了揉陌菀的头,凑近她耳畔道:“陌菀,你的谢礼我收到了。我很喜欢。你以后想要谢我,就都这样亲我,好不好?”
    陌菀捂着脸点头。
    见她羞得不敢抬脸,欧辰看了看她捂脸的手,亲上她手背道:“不光是手,脸也可以的。”
    陌菀僵了。下一秒,她一下钻入被子。她将被子拉到鼻子上,只露出一双眼睛羞窘地看着欧辰。
    “噗嗤,”房门口传来了偷笑声。陌菀赶紧将被子拉到头顶,躲进被子里不敢出来。
    欧辰也听到了笑声,他转过头看向房门口。是季田和姜磊。
    见姜磊对他招了招手,欧辰隔着被子轻揉了揉陌菀的头走出了房间,关上了门。
    “欧辰,沈黎说要过来。他说打你电话打不通。”姜磊道。
    “打不通?什么时候打的?可能忘开铃声没听到。”刚手机是有一个未接电话,但他没看。他刚着急要给陌菀解释亲吻礼。“他有说什么事吗?”
    “没说其他,只说要来,语气很急。”
    很可能是陌菀家的事,不然沈黎不会这么着急到他家里来。是陌菀爸爸妈妈催陌菀回家了吗?欧辰沉思着。
    欧辰想的没错。确实是陌菀家的事。
    半个多小时前,欧辰抱着陌菀踹开自家大门时,沈黎家的电话铃响了。沈峰接了电话。
    “喂,小芸啊。”
    是伊芸。她看都快9点了,陌菀还没回来,打电话到沈黎家问情况。
    “沈哥,小黎回来了吗?”
    “没呢,黎儿也还没回来。他刚打来过电话,说和菀菀要晚点回来……他没带手机,用的是公用电话……
    好的,他再来电话,我就让他们赶紧回……嗯,你放心。黎儿会照顾菀菀的……好,好,再见。”
    挂上电话,沈峰就对沈黎发火了。他一巴掌拍在茶几柜上,发出“嘣”的大声响。
    “你最好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菀菀到底去哪了?为什么这么晚还没回家?!”沈峰越想越气,这个荤小子还拉着他一起对伊芸撒谎。
    “陌菀她是和同学在一起,过圣诞节。”沈黎站旁边有点焉,小声道。
    “和同学?你为什么没有跟着菀菀?你倒说说,你是怎么答应你芸姨的,啊?”
    “陌菀她,不要我跟着……”沈黎说得很没底气。他也想跟着,可是没办法跟啊。
    “菀菀还小,她不让你跟,你就不跟了?你是忘记三年级的事了吗?!啊?你就是这么做哥哥的?!”
    三年级?沈黎惊出一身冷汗,他忽地想起在医院看到的惨白小陌菀。不会的,有欧辰跟着,陌菀不会有事的!欧辰不会让她有事的!
    他赶忙拿起电话,拨欧辰手机。但欧辰的手机没人接。他换了号码打,拨了欧辰家的电话。
    “嘟,嘟,嘟……”的声响后,电话被接通了。是一个粗犷的男声。
    “喂,您好。请问欧辰回来了吗?我是他同学。”
    “辰辰啊,他回来了。”
    “请问,他是一个人回来的吗?”沈黎握着电话的手有些冒汗。欧辰已经到家了,为什么陌菀还没到家?欧辰不可能会丢下陌菀的,不可能的!
    “有带一个女同学。”
    “女同学,是陌菀吗?我是她哥哥。”沈黎焦急道。
    “这样啊,你等下……”
    沈黎听到电话那头声音变远了。“磊磊,你过来……小姑娘哥哥找来了。”然后电话那头响起了姜磊的声音。
    “喂?”
    “喂,姜磊啊,我是沈黎。”
    “是沈黎啊。你是找陌菀吧。她在这里。”
    “她怎么会在那?”沈黎放下心来,又疑惑道。
    “她人不舒服,在休息。”
    “陌菀不舒服?她怎么了,严重吗?”
    “现,现在好些了。”
    “把欧辰家地址给我,我现在过去。”
    “你要过来啊,哦,那你记下,地址是凌兴路x栋xxx号……”
    沈黎记下地址,拿了钱包急冲冲出了门。
    在家门口,与去楼下买东西回来的黎姗姗撞了个正着。他没有停下,说了声“妈,我出去一下”就跑了。
    “阿峰,你又和黎儿吵架了?”黎姗姗进了门走到客厅,将买来的水果放茶几上,问道。
    “吵架?他是想把我气死。”沈峰气呼呼道,人靠在沙发靠背上粗喘气。
    “又咋了?黎儿又惹事了?”
    “哼,让他回来自己跟你说。”沈峰气得闭上眼躺倒在沙发上,揉着眉心。
    这小子怎么就这么不让人省心呢?刚听他打电话,是已经找到菀菀了。找到了就好啊,可不能再出什么事啊……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