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一卷神魂合一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509  更新时间:21-03-01 07:27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灰蒙的天色笼罩着人间。一场雨淅淅沥沥的洒落尘土。
    地狱城。一片狼藉,横尸遍野,就连树木也被焚烧成灰,在这袅袅青烟中,风吹即逝。雨水冲洗着地上的血泽,腥味弥漫狱城。
    一人影,定在雨中。手中的剑沾染了血,剑刃还在滴流着血。雨所划过之处,便又是程亮。他将剑随手一扔,在雨中渐行渐远,慢慢的消失在狱城。
    他出生在一个小镇。对于父亲,他从没谋过面。前些天,母亲不幸染上重疾,整个人日渐消瘦,咳嗽的厉害,不见好转,反倒变本加厉。那些时日家里贫穷,没钱买草药,他知道梧吟山有仙草,便去寻些回来,为母亲熬制服用。
    这天,他和往常一样,天朦胧之际,便起身去了梧吟山。临走前,他偷偷望了眼母亲,下定决心要让母亲好起来,一想到这,他心尖刺痛般的抽搐着,泪水在眼眶里打滚,染湿了黑细的睫毛。
    梧吟山绿树成荫,山花遍野。古老的树木缠绕着藤蔓草。山里的空气自然新鲜,轻轻一嗅,一股浓郁的花香伴随着湿湿的泥气扑鼻而来,令人心旷神怡。他往山谷走,去寻仙草。仙草味甘,性平,不寒不热,具有补气养血的作用。这药效极好,若是在药房买,得花重钱。仙草主要生长在光线昏暗,潮湿的山林中,常见的在腐树或是腐木的根部。谷底全是曼陀罗,这极其难寻的药草,姹紫嫣红的呈现在他面前,简直让人匪夷所思。若是不知毒花的人,误食了它,那可是丧命于此。
    在梧吟山寻了几个时辰,也未见仙草,他有些气馁,瘫软在草地上,双眼疑视着天空。几只鸿雁趁云不注意时悄然掠过。这是要变天了吗?他发现南边的天积聚乌云,吹来的风带着丝丝凉意。果然,一场前所未有的大雨突如其来。而巧不及时,他发现有株仙草就在梧崖边上,可下面全是曼陀罗,这意味着,稍有不慎便会葬死在这花丛中。他望而生畏。可错过了这株,其他地方将再无。他心一狠,轻轻地扒开花海,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拿到了仙草,他甚是欢喜。随之,一股浓郁的花香麻痹了他,四肢无力的瘫倒在花丛中,模糊间,他看到一个人影朝他走过来。是幻觉吗?
    “想活下去吗”?
    “.........想……”他当然想活着,因为母亲。
    “那需要代价。”
    “代价……什么代价。”
    “给我你的心和身体。”
    “什么!”毒物在他身体蔓延生长,使整个人动弹不得。
    “你很快就要死了。我是不会要一具死尸的,你尽快做好觉悟。”
    “你若是收了我的心和身体,那我怎么办?还会活在世上吗?”
    “闭嘴!即死之人岂能与我讨价。”
    “……”他和他做了交易。毒性的攻击,他未看清那人的模样,只觉得胸膛撕裂般的痛。
    三日后,他醒了。在一个岩洞里,他手握仙草,衣裳破烂不堪的躺在地上。他双手撑地,呆滞的警惕周围,忽然他感觉有股煞气直窜胸口,顿时吐出了鲜血。
    “果然,凡体都很脆弱。”那人满身红衣,衣袖间称有七鹤图。一双丹凤眼,眼角还有抹红晕。肌肤如凝脂,额间留存着花印,娇嫩的像个女子。
    “你是谁?我为什么可以看见你!”他脸色煞白,身体往后挪了挪。那人双眼一眯,轻佻眉毛,“慕南兮,你我今后便是一个人。你亦是我,我亦是你,你若死,我便亡。”说完看像一旁的他。
    “什么意思?”
    “我们是同一个人。”
    “……”
    “我要回家,我娘还等着我呢!”他不管那人是鬼是妖,他现在担心的是母亲,他出来这么久,母亲一定很着急。他挣扎的想要站起来,腿却不听使唤,怎么用力都无济于事。
    “她病逝了。”他一听这话,心一怔,“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我前日化身为你,代你探望了一番,谁料她命数已尽。不过她留予了一封信。”
    “你说谎,我娘根本就没死,是你,是你胡编乱造的。”他将那封信扔出了好远,身体蜷伏在地,号啕大哭起来。他震耳欲聋的哀嚎响彻了整个山谷。母亲的信里写到,他并非是她的儿子。那日她在河边洗衣,看见一只竹篮顺水漂,还有婴儿的啼哭声,她于心不忍,便将他视为自己的亲身骨肉,如此养育十年之久。在她病逝前,她终于释怀了,以书信的方式告知他一切真相,这样,她就不会亲眼目睹他悲痛欲绝的样子了。
    “你有办法的,是不是?”他双眼绯红,撕声大喊,瞳孔里饱含泪水。
    “想要死人复活,这么愚蠢的话,你也说得出来?世间没有什么办法,除非是亡妖术,能让人起死回生的禁法。”
    “真的吗?那怎样才能拥有此禁法?”若是真有此说法,就算成了世间的恶人,我也在所不辞。
    “放肆,休得胡说!”他乃冥界巫山鬼帝,若不是三万年前,他与魁蛟大战,惨败。也不至于三魂散落各方。
    “是,我是胡言乱语,我是神志不清!但我想救回母亲。”他忍不住又猛咳了一阵。
    “当年大战后,我的一半神魂和半个躯体坠入了凡间,另一个神魂被缚于千灯塔。而现在的我,拥有着不完整的躯体和神魂,已经在凡间寻你三千多年了。”鬼帝像是嚼了块柠檬似的,表情有些酸涩。
    慕南兮至今都无法面对鬼帝所说的一切,他从不信神明。如今,他整日神神叨叨,魂不守舍的在母亲灵台呢喃。鬼帝在一旁冷冷的看着,本是自己的身体,自己的神魂,却落得双双俱残。他望着慕南兮苍白如血的脸庞,和那干枯的嘴唇,心底荡起一丝哀伤,他对自己真是爱莫能助。如若慕南兮三日后不接受自己的神魂进入身躯,那他鬼帝一世英名就毁于一旦了。
    “死人没法复活,我们要做的只有替代活着。”鬼帝长叹道。他想给慕南兮点时间,这对于一个少年来说,是一个很艰难的抉择。可他万万没想到,慕南兮竟然同意了。
    “既然你我都是同人,为何那日在梧吟山你却像我索要心脏和身躯。”唯独这一点,慕南兮有些迷糊。
    鬼帝嗤之以鼻,“那日,我想抢先着手,谁知你恐死。”慕南兮冷哼一声,目光呆滞的盯着灵台。他现在的心情,犹如腊月的寒冬,冰凉刺骨。鬼帝心头一颤,欲言又止,真是自我残害。
    鬼帝扬手,袖起袖落,慕南兮昏了过去,一手揽他腰间,轻放床榻上。他盘腿坐床边,闭眼念心决,转移心法,足足两夜才将神魂合为一体。外貌依旧是原来的他,红衣缚身。既然找回了一神魂和躯体,他本应该高兴,奈何他笑不起。身躯确实完整了,神魂还差一个,只不过,他三万年的灵力在大战中因此被结印,只靠这侥幸的法术是无法找到六玄珠的继承人,他一时不知是喜是悲。
    先去凡间看看可有学道法的地方,在做打算吧。他将头发束起,便起身去后山,那里葬着慕南兮的养母,他想同她告个别,顺便告知她一声,日后,他柯千沧就是你的慕南兮。或许有人会问,怎么不用慕南兮这名,他会跟他人说,他乃冥界巫山鬼帝柯千沧,闻名遐迩。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