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自闭少年奇遇记(三)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498  更新时间:21-04-08 08:21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5」
    “啥?”
    黄莺莺上来就揪着我的衣服领子:“不追了?怎么了就不追了?我可帮你把路都铺好了!”
    教室里很吵,四周还乱糟糟的。我假装听不清她在说什么,但黄莺莺可是个不达目的死不放手的主,抓着我一遍又一遍的确认:“咱不追了是嘛?真的?”
    我很无奈,又有点难受的拄着脸:“真的。我和江遇完全没有一点共同语言,而且不管说什么都觉得很尴尬。我总不能和一个连正常说话都不行的男孩子谈恋爱吧。”
    其实按理说就算我们两个再羞涩再木讷也不会一句话都说不出的,我总隐约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可那时我正陷入恋情出师未捷身先死的悲恸里,根本无暇考虑这些事。身边一直消停坐着的乔伊终于开口:“我觉得你们可以再谈谈,没准真是第一次见面太尴尬了呢?江遇一看也是个很内敛的男生,总不能指望他像罗千俊一样吧?”
    是这样…吗?
    晚上回家的时候我打开手机,点开了和江遇的对话框,那里空空如也。自从星期六到今天已经过去了五天,他从未和我主动说过一句话,连一个标点符号都未曾有过。
    我妈敲门喊我吃饭,我充耳不闻的蜷缩在被子里,被秋天越来越凉的西风慢慢包围。
    真正喜欢一个人的话,是忍不住不和他联系的吧。
    我左侧卧躺在床上,心脏压得有点钝钝的痛。我边咬着指甲边一只手打字:我看了最新一期的校刊,你写的那首诗很好呢。
    出乎意料的是他竟然秒回,我都没有反应过来的迅速:谢谢,你的那篇散文也很好看,用词很华丽。
    我觉得这样的聊天氛围不像一对暧昧的男女,倒是像老作家彼此的问候寒暄。
    抱着最后一丝隐隐的希冀,我这样问他:明天你有时间吗?要不要一起去图书馆?
    这次等他的回信,却是过了很久很久。
    不好意思,我明天没有时间。
    最后一丝希冀也没有了。
    江遇这人最无耻了,给一点希望又加倍给十点失望。
    有生以来第一次正大光明的暗恋,终于宣告无疾而终。
    这是一个异常低落的星期六,我拒绝黄莺莺和乔伊叫我出去玩的邀约而自己在家缩着看了一整天的喜剧电影,可是电影越好笑我们眼泪却越往下流。
    好惨啊,被喜欢的男孩子像钓鱼一样勾住嘴巴,疼得要死又挣脱不开。
    手机铃声突然响了,我以为又是黄莺莺于是看都没看一眼。可那个人却非常顽固一般,一连打了十几个电话。
    我终于拿起手机,一看来电人竟然是罗千俊。
    “路优,我知道你现在在哭。”
    一定是黄莺莺那个胳膊肘朝外拐的家伙走漏风声。不过还没等我出言反驳,罗千俊就开口了:“之前没有和别人说过,其实江遇他……”
    这个电话,一定是我活到十七岁,接到的最重要的一个电话。
    “其实江遇他……得过自闭症。”
    「6」
    孤独离群,不能与他人建立正常的人际交往,与家人不亲近;性格偏激,易做出自伤行为。
    我猛然理解了我和江遇之间那些不能言明的怪异。电话另一端的罗千俊惴惴不安起来:“他现在已经好了很多了,不然也不会有我这个朋友。还有你千万别让他知道我把自闭症这件事透露给你了,切记切记!”
    我突然不知道说些什么了,眼睛有点酸酸的疼。听到我抽鼻子的声音,罗千俊好像有点心疼似的:“当初用了很长时间和很多心力,我才能和他走到这一步。他没有什么朋友,也很少说话。所以路优啊,如果你真喜欢他的话,千万不要灰心,也要原谅他,我替他谢谢你。”
    我用手指擦了擦潮湿的眼角:“我知道,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罗千俊嘿嘿笑了两声:“应该的。不过说真的,我看江遇好像挺喜欢你。他从来不会和女孩子说话也不会笑的,你还是第一个。”
    第一个…吗?
    “我觉得他需要你。因为他的世界里没有光,也没有爱。”
    所以在没有遇见罗千俊和我之前,他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的呢?或者终日沉默不语,或者像一枚掉入水底的硬币,又或者总是自己一人站在阳台数星星?
    挂断电话之后过了很久,直到屏幕都暗下来。我重新拿起手机,手指飞快的编辑短信:明天上午九点湖心公园见。你要是再敢说你要忙着看书,我就把你书撕掉。
    这次江遇依然回得很快,也可能是被吓到了:好,好啊。
    发条短信还用结巴的语气干嘛哦?我看着那几个字,好像能透过光纤看到江遇脸红又想笑不敢笑的模样,和我看着他的时候的神情如出一辙。
    ——不会让你逃掉的。
    既然你无法正常和人交往,所有的难题就都由我来做。所以说对待江遇这种人,还是要脸皮厚的。
    这天早上我定了六个闹钟生怕自己起晚,倒是把我妈吵醒然后被训了一顿。我八点半的时候就急吼吼的到了公园,一来就看到江遇正在一棵银杏下安静的站着。煞冷的天气冻得他鼻尖微微发红,乌黑的双眼好像笼着一层朦胧的雾。
    “早上好。”
    我边打着招呼边向他走过去:“等很久了?”
    江遇寻声抬头,一张几乎从来就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红得和山楂一样:“没有很久,没关系的。”
    因为他皮肤格外的白,就能看到他连着脖子都泛起了红。我插在外套口袋里的手微微攥紧,甚至可以感受到自己疯狂跳动的脉搏。一共九十三步,才终于走到了他的面前。
    我站定,毫不畏惧和局促的和他对视。
    “你知道的吧,我喜欢你。”
    江遇的眼睛微微睁大,瞳孔剧烈的收束几下,立刻就条件反射的想向后退。我一把抓住他的手腕,然后摸到了他同我一样疯狂跳动的脉搏。
    “别跑,就算你跑掉我也能追得上你。看过我写的文章对吧?能写出这样的文章的我,怎么可能是省油的灯。”
    一定是第一次有人这样对他。文弱纤细而又挺拔坚毅的少年终于不再想着退缩,略带局促和震惊的目光对上了我的。
    “我不会逃的。”
    他好听的声音有些颤:“一开始我没想过逃,只是…我没有经历过,所有的这些我都没有经历过。”
    几片金黄色的银杏叶悠悠从我们指尖飘落。我仍然抓着他的手腕不松开,然后又靠近了几公分:“我也没有经历过。可我们都是第一次过自己的人生,即使担忧恐惧,该到来的总还是会来。”
    “我以为这么美好的人,能做朋友就已经很好了。可偏偏我又很贪心,所以才会这样站在你面前。”
    公园里人来人往,不时有人会看向我们。看就看吧,谁还没经历过冲动的年纪呢?
    江遇微垂着脸,认认真真看着矮他一头的我。他的脉搏始终是这么快,一时一刻都没有慢下来过。
    “其实我…也是很贪心的人。”
    他说着,被我抓住手腕的那只手忽然反扣回来,整个的包住了我的手。
    “拜托给我一点时间好不好?我会学着习惯,学着…像你喜欢我一样的喜欢你。”
    不要怕,不要退缩。他需要我,需要有一个人,带他逃离幽暗、孤寂的水底。
    虽然在他的手抓住我的手的那一刻,我已经热泪盈眶。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