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就这样吧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378  更新时间:21-03-12 00:43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你会一直跟我在一起吗?”白静抬眸看他,眼底干净得什么情绪也没有。她似乎也不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她只是需要他的肯定,这样她才有勇气,继续陪他走下去。
    “说什么傻话呢?自然是会的。”沈蔚然只当她是随口一问,抬手揉了揉她松软的头发,笑着回答。可他却不知道,就因为他的这一句话,让白静怀着一腔孤勇,守了他整整六年。
    六年的时间,他变了,白静也变了,可在那六年里,白静也始终站在他一眼就能望见的地方等着他,直到她真的撑不下去了。
    ……
    “白静,你等会有时间吗?去西郊的工地看看进度吧?”乔飔正忙着一位客户的别墅建造,一时间脱不开身,这才叫白静去瞧瞧进度。白静见自己手头也没什么事,就直接驱车前往西郊了。
    西郊正在筹建一片养老院群,如今才在起步阶段。白静去的时候,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小张对接的,“白工,这次这个工程就麻烦你们了,我们总部的意见是希望尽快一些。”
    “这我明白。只是这片工程下来,少说也要一年半载的,急不得。对了,等会我去那片看看,再跟监工沟通一些细节。”白静指了指前方一小栋高层。
    小张应了声,就先往前走了几步,“那我先去那边的办公室把材料拿过来,随后就到。”
    “好。”
    突然,她朝小张冲了过去,“小心!”她一把扯过小张的身子,可却因为用力过大,两个人都直接跌倒在地,而白静还来不及躲闪,那从一旁倒下的钢管就砸在了她的腿上。
    小张似乎在地上缓了好久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回头见白静的腿被压在钢管下,而她已经疼得冒汗了,这在着急忙慌的从地上爬起来,“你忍忍,我马上打120。”
    白静刚到医院,莫亦萱已经等在门口了,“哎呦我的天,快快快,我接到乔乔的电话都急死了,赶紧进去先让急诊的医生看看。”
    工地的监工见白静出事,立刻就给工作室打了电话,乔飔实在走不开,就又通知了莫亦萱,正巧她在医院,也好照应着。
    医生诊断为骨裂,给白静上了石膏,开了药之后便嘱咐她回去静养。
    “你说说你,去工地一趟都能给自己整骨裂了,真让人操心。”莫亦萱推着轮椅,念叨着,“我等会还得看诊,你打个电话让沈蔚然来接你一下。”
    白静抿了抿唇,她其实也有好几天没见过沈蔚然了,拨了他的电话,却始终打不通,她下意识捏了捏自己的手,“我没事,你赶紧去忙你的吧,我让他来接我。”
    “又不接电话?你说他那手机拿来做什么用的?女朋友受伤,他连人影都见不着,我也是服了他了。”莫亦萱看白静的表情也知道是怎么回事,翻了个白眼,正准备拿出手机给白静叫车,一旁就跑来个小护士,急匆匆的,说话还带着喘,“莫医生,1号床病人他……他……”
    “他怎么了?”莫亦萱见她的模样也知道是病人出事了,她连忙跟着小护士走,走着走着又突然转身跑回白静身旁,将轮椅推到医院门口一侧的平地上,“你自己叫车,路上小心,到了给我发个消息。”
    “你赶紧去吧,别耽误事了。”她摆了摆手,示意她赶紧离开。
    她正准备叫个车,沈蔚然就打电话过来了,“怎么了?”
    “我受伤了,你来医院接我一下,方便吗?”
    “受伤了?我来接你。”沈蔚然倒是很快应下了,他想着电话里也说不了什么,还是赶紧去接人要紧,他急急忙忙跑去开车,却没想到才打开车门,就被人喊住了。
    “沈工,这里的装潢好像不太理想,与另一边的电路安排冲突了,你快去看看怎么办?”
    沈蔚然这会儿在处理一个客户屋子的内部装潢问题,听说是着急当婚房,所以催得紧,他也理解人家,只是白静还在医院等他,“不好意思,我有急事。”
    “沈工,我这真的很着急,麻烦你了。”客户着急拉住他的手臂,沈蔚然以为是小问题,又托推不掉,也就跟着客户重新回去了。
    白静在医院外等了两个小时了,也不见沈蔚然的身影,她知道他今天去客户那了,可她记得那离医院最多也就半小时车程,她不免有些担心,就又给他打了个电话,只是这电话迟迟没有人接。她皱了皱眉,以为他出什么事了,急忙给跟他一块儿的小季打电话,“小季,你们沈总呢?”
    “沈总?这会儿应该还在客户那吧,听说设计与电路安排冲突了,沈总在处理。我刚刚回工作室取材料,不在沈总边上。”
    “好。”白静应了声便挂了电话,多少有些委屈。有事要忙就不要答应来接她,若临时变卦也要跟她说一声,可他却一点音信也没有,让她白白等了两个小时。
    她点开手机叫车,司机师傅来了,她才收到他姗姗来迟的短信,“我这边临时有事,你叫个车回去吧?乖,晚上去看你。”
    她直接关掉了手机,想了想,又打开,回复他,“好。”
    轮椅是临时借的,她喊了护士归还后才上了车。
    到了小区,下了车,白静才发觉,腿脚受伤,行动有多不便。她单脚蹦着刷开了门禁,结果进门才发现电梯在维修,昨天物业就贴了公告,只是她没注意到。果真是祸不单行,她无奈地叹了口气,低头看了看自己缠着石膏的腿,有些头疼。
    她喜欢高层,所以之前买公寓的时候,选了十七层,可现在,这十七层的楼梯,她估计是上不去的。
    白静想了想,给物业打了个电话,“您好,我是1701的业主,我想问一下,电梯什么时候可以维修好,我现在有些不方便走楼梯。”
    “大概还需要一个小时。给您带来不便很抱歉。”
    “没事,谢谢。”白静挂了电话,就倚墙靠着,以此减轻一点腿的负担,她想着,一个小时,也只好等着了。
    沈蔚然处理完事情才发现已经晚上九点钟了,他本以为是小问题,没想到还挺棘手,解决完竟发现外面天都黑了。本想去看看白静,可算了算时间,估计到她那也得十点了,还是让她好好休息吧。
    只是他万万想不到,白静等了他一夜。
    一天下来,白静想了很多,她在想,如果他都已经不在乎了,那她的坚持还有意义吗?已经很多次了,当她需要他的时候,他都不在身边,甚至,明明他知道的,却连打电话过问几句都没有。
    她可以安慰自己他是忙于工作,难以周全,可她也会累的,她也会想放弃的。他的那些敷衍,她感受到了,自然是会受伤的。但是,他好像真的从来都不在乎,无所谓有关于她的一切,所有事似乎都排在她的前面。
    白静感觉自己真的快撑不下去了,而那天的一切,就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在风中等待的两个小时,在电梯口等待的一个小时,好像这些年来,她无时无刻不在等待着,可明明她也需要回应的啊。突然之间,她感觉自己的坚持就是个笑话,而那些漫长的等待里,她的卑微好像是被赤裸裸地呈现在她自己眼前,让她无所适从。
    白静受伤不方便,也就没去工作室,有重要的事就让小梦把材料送过来。沈蔚然是在隔天下午来的。
    “腿没事吧?”沈蔚然进了门,见她单脚蹦着连忙上前扶她,还不忘念叨,“怎么就是去个西郊也能把腿……”
    他还没说完,就被白静的动作打断了。白静挣开他搀扶着的手,蹦了几下坐到沙发上,没搭理他。
    “受伤了就好好休息,你这时候闹什么别扭?”沈蔚然皱了皱眉,瞧她冷着一张脸,又叹了口气,“乖,昨天是我不对,我跟你道歉,等你腿好了,我带你去吃饭,听说三环新开了家餐厅,很是别致。你现在先好好养伤,别气坏自己了,都是我的错。”
    又是这样,每次都是这样,总是把她排在末位,若她生气了,便好言好语的哄着,却是从来不放在心上的。
    白静侧头看他,突然笑了,“沈蔚然,你以为我还是小女孩吗?很多事,我不说不代表我不在意的,可你果真是没把我放在心上。”说着,她顿了顿,才继续说,“我真的很累了,就这样吧,我们先分开一段时间。”
    不知道为什么,说完反而让白静舒了一口气,其实这句话已经憋着心里很长时间了,可是她舍不得放手,以为能把握住的,事到如今才明白,有些人,变了就是变了,不在乎了就是不在乎了,没有回旋余地的。
    沈蔚然怎么也没想到白静会说这个,他愣住了,好半天没有回神,“静静,你乖一点,别闹了。昨天的事是我不对,我跟你道歉。”
    “你还是不明白!沈蔚然,你以为我是因为昨天的事在跟你无理取闹吗?你扪心自问,这些年,你到底在乎过我多少?我们已经有多久没有坐在一起好好吃过饭了?工作室很忙,我知道,也理解。我一直告诉我自己,你只是一时疏忽了,你心里还是在意的,可终归是我自欺欺人了。我们还是结束吧。”白静语气很平,甚至连起伏都没有,一夜的时间,足以让她做好准备,至少在沈蔚然面前,她不想流眼泪了,不想让自己显得那么卑微。
    沈蔚然一时语塞,他细细回想起来,好像真的很久没有陪白静好好说过话,他们忘记了沟通,以致于后来,好像丧失了沟通的能力。
    “我以为我们都很忙,所以这些都不重要的。”似乎他的解释,显得那么苍白无力,沈蔚然无力的垂下了想要抱住她的手。
    “是,那些我都可以不在意,可每一次我需要你的时候,你都在哪里?”
    “我只是……我……”
    “别说了,就结束吧。”

    作者闲话:

    沈·工作狂·蔚然的第一次危机出现~其实在婚礼那夜之前,他们的关系就已经难以维系了,都是沈某人自己作的。这会儿,两个人处于闹分手时期,等着虐虐坏蛋。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