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临渊羡鱼碰上四面楚歌  第一章:他喜欢我吗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960  更新时间:21-02-08 16:09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孙哲平发现最近吴楚歌有点不太一样。
    至于哪里不一样孙哲平也说不上来,就是凭着身为发小对吴楚歌的熟悉程度感觉他似乎有心事。
    他也不是没问过吴楚歌,但每次后者都是一脸人畜无害地眨巴两下眼,然后摇摇头说“没有啊”。
    实在是吴楚歌装得太像了,他根本找不到理由刨根问底。
    直到有一天,他晚上作死地喝了咖啡导致大半夜睡不着觉,躺在床上玩手机时隐约听见上铺传来抽泣声。
    孙哲平轻轻坐起身来,走下床,伸出手碰了下吴楚歌的脸。
    他在哭。
    孙哲平刚拿开手,吴楚歌立刻惊醒过来。
    “大孙你怎么还没睡?”吴楚歌有些惊讶,随即反应过来,拽着被子擦了擦脸。
    “你怎么哭了?”孙哲平问道,“做噩梦了?”
    “我...…”吴楚歌似乎想说什么,但又把嘴闭上了。
    孙哲平没有开口,安静地等着。
    “你说,同性恋是不是一种病?”吴楚歌终于说道。
    “你有喜欢的男孩子?”孙哲平问道。
    “嗯。”吴楚歌点了点头,“我喜欢临渊,刚梦到他躲着我。”
    孙哲平有点惊讶,不是惊讶于吴楚歌喜欢沐临渊这件事而是惊讶于他完全没看出来,不得不说吴楚歌演技真的很可以。
    “所以你最近是因为这件事闷闷不乐?”
    吴楚歌没有回答,显然是默认了。
    “他会觉得我很恶心的吧。”吴楚歌苦笑了一下。
    “谁知道呢。”孙哲平答道,“别对自己这么没信心啊。”
    “你是说我可认掰弯他?”
    “不试试怎么知道?”
    吴楚歌咬了下嘴唇,接着从喉咙里“哼”了一声。
    “试试就试试”
    孙哲平看到吴楚歌长舒了一口气,然后似乎十分满意地躺下了。
    “晚安。”
    “晚安,加油吧。”孙哲平说着也爬上了床。
    咖啡的提神效果似乎快过了,孙哲平没过多久便也睡着了。
    第二天正好是周末,两人也不用大清早爬起来上课。碰巧今天张佳乐又有事,酒吧休息一天,换句话说,今天可以happy一整天。
    孙哲平从梦中缓缓醒来,迷糊了一两分钟后从床上翻起来,下了床后抬头一看,只见吴楚歌顶着一头乱毛一脸纠结地看着手机。
    “想给临渊发消息就发呗。”孙哲平说道。
    “哇啊!大孙你什么时候醒的?”吴楚歌被吓了一跳,但随即反应过来,“话说你怎么知道我想给临渊发消息?”
    “还不是你表现得太明显了。”
    “还不是因为不知道你会突然冒出来,不然我肯定装得你完全看不出来。”吴楚歌说着叹了一口气,“你说我要不要约他今天出来玩啊。”
    “想叫就叫呗,难得这么悠闲的一天。”孙哲平说着向吴楚歌挑了挑眉。
    吴楚歌没有回答,但犹豫了一两秒后便打起了字。
    吴楚歌的消息沐临渊几乎是秒回,这让他不由得兴奋了一下,但很快又摇了摇头。
    想什么呢,他只是把我当朋友而已。
    两人约定下午两点在江边的小广场见面,而吴楚歌吃完午饭便上路了,到约定地点时也不过才1点10分。
    吴楚歌双手撑着栏杆,望着在午后阳光下闪着波光的湖面。
    旁边走过一对牵着手的小情侣,吴楚歌扭头看了他们一眼。
    真希望有一天能和临渊这样走在大街上啊,想到这,吴楚歌又不禁考虑到,一会儿要以什么样的态度面对沐临渊。
    昨晚和孙哲平的一番对话,动摇了他打算一直对沐临渊隐瞒自己感情的想法,他也说了“试试就试试”,但当再次与沐临渊待在一起时,自己又会是怎样的心情,又该做些什么呢?
    要不,还是先继续克制一下别让他看出来吧。或许我就是这么胆小,连让自己喜欢的人看明心意都不敢。
    吴楚歌自嘲地想着,耳边却突然响起一个响指的声音,转过头一看只见不知何时冒出来的沐临渊正站在他身后。
    “哇啊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走路没声的?”吴楚歌说道,“难道我还要把脚步弄得山响吗?”沐临渊笑道,“刚才在想什么呢,一点儿都没察觉到我来了吗?”
    “没想什么,就是无聊发了会呆。”吴楚歌小声答道。
    “行吧。”沐临渊似乎没发现吴楚歌微红的耳根,勾上他的脖子便拖着他往前走去。
    两人也没个什么目的地,就是并肩在江边走着。
    今天天气不错,阳光暖洋洋地洒向冬日的K市,人们纷纷走出家门,争做阳光的主人。
    “汪汪汪”
    两只小狗啸叫着从吴楚歌身边跑过。
    “哇啊!”吴楚歌想也没想,一把抱住沐临渊的手臂,缩在他身后心有余悸地望了一眼两只狗和它们的主人的背影。
    “你怕狗?”沐临渊问道。
    “怕死了,我从前被咬过的。”吴楚歌答道,然后突然反应过来,触电似地放开了沐临渊的手臂。
    可能是吴楚歌反应太大,沐临渊愣了两秒,然后轻笑了一声。
    “想抱就抱呗。”沐临渊用吴楚歌刚抱过的那只手揉着他的头,“我的手臂又不是什么碰不得的神圣之地。”
    吴楚歌没有回答,只是默默感受着头上传来的力度,心跳早已超过正常值。
    时间一点点流逝,两人也不知道这几小时里他们都干了什么,晚餐时间便到了。
    “咕~”吴楚歌的肚子十分配合地叫了起来。
    “吃饭去吧。”沐临渊说道。
    “嗯,好(/-(  )-\)。”吴楚歌有些尴尬地答道。
    K市的小吃街很多,无论你身处哪个角落,方圆1公里内十有八九会找到,两人便去了最近的一条里一个叫绿萝叶子鱼粉的店解决晚餐。
    吴楚歌虽然不会做饭,但却有着美食评论家的天赋,能入得了他法眼的那就绝对是人间美味,而这家店的鱼粉便是其中之一。
    (可能就是上帝为你关上一扇门,就会为你打开一扇窗吧。)
    或许也只有在吃饭的时候,吴楚歌能暂时放下心事,一心一意地品尝食物,因此也完全没有察觉沐临渊正用一种与平时不太一样的眼神看着他。
    吴楚歌吃得入迷,毫不顾及自己那一撮偏长的刘海。
    眼见着吴楚歌的刘海就要扫到汤里,沐临渊突然伸出手,又用另一只手从口袋里掏出两个蓝色的长条发夹,轻轻帮他将刘海夹好。
    吴楚歌在沐临渊伸手撩起他刘海的时候便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愣愣地等着后者弄完,才后知后觉地感到自己的脸如发烧一般地烫。
    “注意点。”沐临渊说道,然后若无其事地开始吃粉。
    吴楚歌微微偏过头,望着沐临渊的侧脸。
    啊临渊你不要这样啊,我会越来越喜欢你的啊。
    “你怎么会有夹子?”吴楚歌问道,但他很快就后悔了,因为他听到沐临渊说“特地帮你买的”。
    “以后吃东西时夹着,不然会脏的。”沐临渊说着转过头来朝吴楚歌笑了一下,撩得他又是一次心肌梗塞。
    夜幕完全降临,K市华光万丈。
    两人慢悠慢悠地在步行街散着步,有着提前过退休生活的感觉。
    吴楚歌抓着沐临渊送给他的发夹,指腹不停地抚过它们。
    此时,街上的万千灯火,也绚烂不过他手中的两个蓝色小发夹。
    吴楚歌偷偷看了一下沐临渊的眼睛。
    清亮的眼眸映出面前的一切,有着风发的意气,却又藏着温柔,是他最喜欢的模样。
    不得不说,两人磨时间的能力也是一流,从七点半漫无目的地闲谈散步竟也弄到了将近十一点才打算回去。
    “我送你回去吧。”沐临渊说道。
    “啊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好了。”吴楚歌有些受宠若惊。
    “没事,走吧。”沐临渊说着勾上了吴楚歌的脖子,拖着他往T大走去。
    两人一路上又闲扯了一些,到T大门口时吴楚歌朝沐临渊挥了挥手,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因为他不知道,他回头如果看到沐临渊还站在原地目送他离去,自己会不会忍不住扑上去抱住他。
    事实上沐临渊确实站在原地没有离开,在看到吴楚歌的身影消失在夜幕里后,微微垂下眼眸。
    “回来了。”吴楚歌刚进门,便看到孙哲平抱着包薯片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今天怎么样?”
    “太可怕了。”吴楚歌说着脸不禁红起来。
    “怎么?”
    “他今天又揉我头又帮我夹刘海,我都快忍不住冲上去抱住他了。”
    “他是不是也喜欢你?”孙哲平猜测道。
    “不可能吧。”吴楚歌答道,声音很小。
    他不否认,今天他确实想过沐临渊是不是也喜欢他,但很快被他否决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他怎么也不敢妄想沐临渊会回应他。
    “洗洗睡了,晚安。”
    “晚安。”
    到底,是不是呢?
    未完待续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