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小孩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096  更新时间:21-02-08 20:37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当马洋睁开眼的时候,阳光大大咧咧的灼着他的眼睛。小孩晃了晃头,感觉头有千斤重。他好像有些睡懵了,没有反应过来这究竟是在哪。
    “你醒了?”随着饭香飘入,车遥的身影慢慢出现在卧室门口。
    “我以为你没叫我,自个儿走了。”马洋这才放下心来。
    车遥知道他是指今早没起床去学校的事:“你发烧了。”他解释道。
    马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果然还是有些烫,旁边还放着一个打湿的毛巾,估计是刚才自己起身没注意从额头上滑落下来的。
    他坚持要起来:“没事,男子汉怕这点发烧什么。”
    车遥阻止他起来,顺手将刚端在手里的粥塞到他的手上:“那男子汉就怕鬼了?”他揶揄着他。
    马洋就知道,这厮破解了他的秘密,而且以此作为要挟。他本来想一鼓作气,直接走人,只是这肚子不合时宜的叫了起来。他想着大丈夫能屈能伸,好歹补充点体力,不至于像昨天一样四下乞讨。
    别说这粥还真香,胡萝卜丁,蔬菜沫的香味融汇其中。马大爷呼啦啦的就一碗下肚,举着空碗大有一副再来一碗的架势。
    车遥对于他这二大爷的行径并不计较,还真拿了空碗准备再去盛上来。
    这倒是让马洋不太好意思了,他给自己找了个台阶:“这粥哪来的?”
    “家里还有些米,胡萝卜和青菜都是在地里刚拔下来的。”车遥的意思是,这是我亲自做的。
    马洋当然懂得这话外之音,吹捧到:“想不到,你年纪轻轻,厨艺就如此登峰造极,将来必成大器啊。”
    “你这成语用得……还是说人话吧。”车遥摇摇头,甩下他下楼盛粥。
    “你干脆连锅一起端上来……”马洋扯着嗓子提醒着他,这要是一碗碗送,他这大胃口得吃到猴年马月啊。
    车遥果真将锅连带着端了上来,马洋看着他也给自己盛了一碗,问道:“你也还没吃啊?”
    这答案纯粹就是不言而喻,但是车遥还是耐心的解释,他生怕自己在这冷场了:“你大半夜的突然发起高烧,我没有找到药,就只好给你物理降温。看着你温度降下来些,又去地里拔菜熬粥。你也挺厉害,粥熬好了,掐着点就醒了,鼻子真灵。”
    “谢谢啊。”马洋承受住这句褒奖。
    粥喝完了,马洋感觉到力气回到了自己的身体,他掀开被子:“狗咬的,你脱了我衣服!”
    车遥淡定的看着他:“物理降温,涂酒精。”
    小孩还来不及回答,车遥俯下身问道:“你介意了?”
    马洋咽了咽口水,不甘示弱的回顶道:“那我应该谢谢你?”
    “不客气。”车遥扬了扬眉。
    马洋哑巴吃黄连,整个掀开被子想要暴走。
    他蹦跳下床,神气扬扬的跨到阳台,大大捏捏的伸了个懒腰。
    一个小姑娘从旁边经过,看到这情景,尖叫一声,捂脸逃走。
    马洋困惑的低头:靠,忘了自己只穿了个内裤了。
    马洋赶紧逃回屋,拿被子盖住自己,支支吾吾冲车遥大吼道:“看什么看,你你你你,就不知道提醒一下我吗?”
    “我以为你血气方刚,大冬天的还要强身锻体,我先给你关上门,好了叫我一声。“车遥憋着笑关上门。
    身后是马洋暴怒的吼声。
    一关上门,车遥的脸就转变为绯红,一直延续到耳后根。天知道这漫漫长夜他是如何熬过来的,半夜给马洋脱衣服的时候,他身上的温度比马洋还要滚烫,汗水跟串了线的珠子一般滚落。
    为了掩饰自己做贼心虚,刚才的一番对话,他可是在心底打了许多的腹稿,才不至于露馅。
    泰山崩于眼前而不变色,幸好父亲从小就教育他,要喜行不于色。必要的时候,就在心中背诵《般自若波罗蜜多心经》,消除内心的浮躁与不安。
    车遥背诵着心经,洗完碗,给客厅重新盖好了白布,脸色也恢复到了如常。这个时候,二楼的房间才悄悄开启。
    车遥看着一脸生无可恋的马洋,并没有说什么,自个儿上楼将卧室也盖好了白布。
    车遥将一个袋子给了马洋,小孩苦憋的接过,是他昨天的湿衣服。
    “衣服没干,回家你再晾一晾,昨天已经洗过了。“车遥说道。
    “这就回去了?“小孩没反应过来的发问。
    车遥摸了摸马洋的额头,小孩条件反射的退了一步,还是乖乖的站好,已经退烧了。
    “你还想再住一晚上?“车遥反问。
    马洋火烧屁股一般迈出了门:“不来了,不来了,打死也不来了。“
    两个少年坐上了返程的大巴车,马洋靠在窗户上装睡,将头埋得低低的。太丢脸了,这么丢脸的现场,竟然被自己讨厌的人看到。这要传出去,自己怎么做人啊!
    “不要再啃手了,在啃就秃噜皮了。“车遥的语气中染上了笑意。
    原来这家伙一直在看自己笑话,马洋又改成轻轻撞玻璃。
    车遥伸出一只手,接住了他的头:“你是小孩子吗?“
    马洋将头立了起来,示威般看向车遥:“我们做个交易吧。“
    “哦?“
    “我不告诉别人你跳河自杀的事,你也要替我保密。“马洋认真的说道。
    车遥摊手:“我没有自杀,如果不是你,我也不会呛水。“
    马洋呵了一声:“总之,你必须得给我保密。“
    “保密哪一件,是怕鬼还是……“车遥疑问。
    “啊!“马洋赶紧打断他:”不管是哪一件,都保密!不然我让你知道小爷的厉害。“
    车遥看着这个奶凶奶凶的孩子,明明还因为刚刚卡通的内裤害羞得不行,却装出一副老子最叼的模样。
    这样的神态太可爱了,车遥忍不住揉了揉马洋杂乱的头发:“你真是个小孩啊。“
    马洋打掉他的手:“你才是小孩,你全家都是小孩。“
    这一路并没有马洋想像中的难熬,路边回荡着两个少年的对话。一个威胁,一个宠溺。
    “你到底答不答应替我保密!“
    “你有什么秘密吗?我怎么不知道?“
    “车遥,你真的没有自杀吗?“
    “小孩,你会在这样的小池塘自杀?“
    “你大爷的,你才是小孩。“
    “你没有我高啊,小孩。“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