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4章终章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4172  更新时间:21-03-31 12:24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房谦是最有办法对付这帮老师傅的,最后以与礼制不符,劝走了各位师傅。
    师傅们走后,房谦道:“太后,现在外面的谣言越演越烈,尤其是对您身份的猜测,这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假的也会变成真的,不利于太后的名声,不如及早澄清一下”
    李明月道:“假的就是假的,永远成不了真的,不必澄清了,他们很快就会有下一步行动的”,澄清这事,必然会拉进来另一人,李明月不想那人知道真相之后,平添了诸多烦恼。
    下一步动作果然很快来临,这年端午节,赵元恒拿着太上皇的密令在山东兖州称帝,这次行动不像三年前那样小规模,他们一起事就聚集了三十万大军,迅速占领了山东等地,并迅速向洛阳推进。
    在洛阳城外,双方大军开始对峙,李明月率军支援洛阳,赵元恒加紧攻势,势必要在李明月赶来之前占据洛阳。
    六月初一,洛阳城破,赵元恒大军进驻洛阳,赵元恒不顾劝阻在洛阳城内大肆举办庆功宴。
    洛阳城最大的青楼派出一支歌舞表演队伍,参加赵元恒的庆功宴。
    宴席之上,美味珍馐,美酒佳肴,香车美女如云,恍惚中,赵云恒还以为自己回到了长安,那时的自己肆意洒脱,天之骄子,父母之宠儿,好不幸福。
    赵元恒正恍惚之时,忽然听到熟悉的古筝之声,原来宴会正中央,正在歌舞表演,一群身穿红衣的女子在跳剑舞,一名带着轻纱的女子在中央弹着古筝,弹的正是剑破阵。
    当日长乐公主生辰宴,程冰儿弹奏的正是这曲剑破阵。
    赵元恒手下的将军,见赵元恒直勾勾的盯着那弹古筝的女子,心下了然,他挥手招呼手下的人,对那人耳语一番,下人点了点头,离开。
    演出结束后,下人将这名弹古筝的女子领到赵云恒的酒席之上。
    赵元恒勾了勾手,这女子像猫咪一样走到赵云恒身边,赵元恒手一伸,就将这女子拉进自己的怀里,酒宴之上的将军们会心的哈哈大笑。
    这女子穿的很单薄,赵云恒一拉,她的大腿就露出来了,一片雪白之色,看的这群男人嗷嗷叫。
    这女子一点没有感觉到羞愧,相反还趁靠近赵元恒,她的手抚上赵元恒的手,女子的手温热柔软,她摩搓着赵元恒带着老茧的手,道:“晋王爷,几年不见,你可粗糙了不少啊,程姐姐要是泉下有知,怕是会心疼的”
    赵元恒听着这熟悉的声音,惊讶的道:“是你!”,他反手想将这女子扔下去,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他中毒了,就在这女子抚着他的手时。
    这女子翻身将赵元恒压在身下,她从酒席之上拿起一支筷子,就插进了赵元恒的咽喉之中,这时,赵元恒的亲卫反应过来,挥着刀在即将砍在她身上之时,一支利箭将这人射倒,这是李星海的箭,向来百发百中。
    这女子就是秘密潜伏进来的李明月,她一出手就杀了赵元恒,庆功宴之上当即就乱了,所有人都抽出刀杀向李明月,李明月在利箭的保护之下,顺利离开宴会,同时,李明月的大军开始攻打洛阳城。
    赵淳在城门抵御时,有人来报,李明月潜伏进庆功宴,已经将赵元恒杀了。
    赵淳忽闻噩耗,脑袋一懵,差点倒在城墙之上,手下劝道,如今应该弃城离开,方能保全实力。
    他不顾手下的劝道,回到了赵元恒的地方,此时宴会之上除了尸体,活人全都跑了,赵淳来到赵元恒跟前,赵元恒的咽喉之中已经不再冒血了,他睁着眼睛,见赵淳来了,留下最后一句话。
    “把我带到长安,我要和冰儿合葬”
    赵淳将赵元恒的眼睛合上,他让手下的人带着赵元恒的尸体先行出城,自己则留下继续抵抗李明月的大军。
    可赵元恒的死,让士兵们士气大减,无力抵抗,这轰轰烈烈的起义就这么败了,一败涂地。赵元恒死了,赵淳失踪。李明月道:“失踪?他早就是个死人了,活着看着自己死,简直比自己真死还难受啊”
    事后,有那会算命的道士,道:“赵家的气数尽了,垂死挣扎,只会徒增伤亡”
    太上皇得知赵元恒事败,吐血两口,精气神全无,一夜之间,发须尽白。
    这年十月,赵淳再一次秘密进了长安城,他此行目的就是将赵元恒的骨灰放进程冰儿的墓地之中。
    他此行很顺利,没有遇到丝毫阻挠,但当他要离开长安城之时,他突然听到有两个路人在谈,今天是十五,寿王妃在小雁楼跳舞的日子,两人兴致勃勃的去了小雁楼。
    寿王妃不是长孙无垢吗?她竟然还活着吗?
    长孙无垢还活着,但活的并不舒坦。
    宫变之后,李明月手握大权,和李明月有嫌隙的长孙无垢,自然就迎来了很多刁难,不用李明月说些什么,那些想讨好李明月的那些人自然就会过来找长孙无垢的麻烦。
    一次,有人参长孙无垢和寿王对太后不满,日日在家中诅咒太后及皇帝,有造反之心,应立刻杀了以儆效尤。
    李明月笑着道:“长孙无垢啊,她是长安第一美人啊,跳舞是相当不错的,杀了她这长安城可是少了一道风景啊,我可舍不得啊”
    自这之后,大家也就揣测明白了,李明月为什么不杀长孙无垢,原来是怜香惜玉了,这李明月要是个男的,估计就把这长孙无垢给纳入后宫了。
    当时高丽使臣正在长安城,听闻此事之后,对长孙无垢的容貌和舞姿那是好奇的很,撒泼打滚的要看长孙无垢跳舞,接待高丽使臣的人,正好和长孙晟有仇,想了一个损招,他向李明月进言,长孙无垢既然是长安城第一美人,又是皇家的媳妇,有义务为国家贡献,不如就让她去小雁塔跳舞,让这些使臣们一睹长安城第一美人的风姿。
    李明月同意。
    这个带有侮辱意味的建议,一直就保留了下来,每月的十五,长孙无垢就要到小雁楼表演,这已经成了长安城最美丽的一道风景线。
    至于长孙无垢的意愿?不好意思,没有权利的人,是没有办法谈意愿的。
    赵淳来到小雁楼,他看见正厅之中,长孙无垢穿着红色的衣裙,带着面具,跳着舞,周围站着围观的男男女女,有那被舞姿吸引的人,忍不住朝长孙无垢扔花,堂堂寿王妃竟然成了像花魁一般的存在。
    长孙无垢一舞结束之后,满堂喝彩。
    这时,有人突然跳上台,他扯着长孙无垢离开,人群当即乱了,大喊着,有人抢人了。
    赵淳将长孙无垢放在马背上,就冲出了长安城。他一路疾行,在天暗快暗之时,终于来到了一处无名的山脚下,赵淳的手下们都在此处等着。
    赵淳下马之后,道:“收拾行装,离开这里”
    赵淳见手下们没有听他的命令,而是抽出腰间的宝剑,他愣了一下,当他以为手下都叛变的时候,领头的人道:“主子,快过来”
    赵淳见他们警惕的看着自己身后,他想解释说,这是自己的表妹,却在回头时,发现长孙无垢摘下面具,面具下的人竟然是李明月。
    赵淳大惊失色,李明月却笑着道:“怪不得长孙无垢总是叫嚣自己的好表哥一定会来救自己,原来她没说谎啊,可是你怎么能认错人呢?长孙无垢知道了,不得伤心的哭啊,我是最看不得美人流泪的”
    “是你?你在我身后坐了一路,你有无数次机会能杀我,你没动手,就为了说这些废话”
    “那你有点自作多情了,我留你活在现在,当然是有大用处的”,李明月笑着渗人,她道:“出来吧”
    当下四周的火把亮了起来,将这地方照的灯火通明,一顶明黄的轿子落在李明月身后,轿子停下之后,林萧打开轿帘,从轿子中出来的是赵乾,他面无表情的来到李明月身边。
    然后王思瑁推着太上皇从人群中出来,太上皇一看到赵淳激动的老泪纵横,他老的不成样子了,说话都有些颤抖。
    “孙儿啊,你不该来啊”
    羽林军收缴了赵淳身后人的武器,将这些人带了下去,当中只留下站着的赵淳。
    “这么多年了,我也累了,今日就做个了断吧”,李明月将匕首放在赵乾的手里,道:“皇上,杀了对面这个人”
    “你说什么?”,赵淳不可置信的看着李明月。
    “有这么不可置信吗,皇上,对面这个人是你的亲生父亲,可他也是我的仇人,你杀了他,从此以后你就是我一个人的儿子,整个月卫都以你为尊,这大周的天下从此以后就是你一个人的”
    赵乾拿着匕首走到赵淳身边,赵淳看着这个孩子,仿佛昨日他是个只会啊啊啊的小胖子,现在已经会拿刀了。短短几年,赵乾从太子嫡子变成了死人,变成了丧家之犬,但他总没有现在这么绝望过。
    太上皇,怒骂李明月,“你这个恶毒的女人,那可是他亲生父亲啊,你竟然逼着自己孩子去杀他的亲生父亲,这世界上还有比你更恶毒的人吗”
    李明月冷笑着道:“这一切都怨谁呢,要不是你嫉贤妒能,不能容忍镇北军,让长孙晟暗害镇北军,杀了我父亲我哥哥我叔叔,我又怎么会在雪山神尼那里忍着痛苦和恨意训练十年,就是为了报仇呢,这一切都是你赵家自找的,是你自找的,如今你什么你都得给我受着”
    “你杀了我吧,让我死”,太上皇怒吼着,他的身上被绑着布绳,就是为了防止他自残自杀。
    “你?死太便宜你了,我要你亲眼看着你的亲人,你看中的人一个个死去,你得感受到我的痛苦之后,才能死去”
    这时赵乾已经来到赵淳身边,他有些陌生的看着赵淳,他早就不记得自己的亲生父亲长什么样,但此时看到赵淳,这天生的血脉之情,油然而生,赵乾的眼泪流了出来,这是他有记忆以来第一次哭。
    他调转匕首,将刀刃对着自己的脖子,道:“母亲,你就饶了父亲吧”
    李明月歪头看着赵乾,道:“你这是要干什么”
    “母亲,你放了父亲,不然我就自杀”
    “呵”,李明月没有害怕,相反还像是看到什么好笑的事情,哈哈哈大笑,直笑的直不起身。
    赵淳感觉这李明月的精神状态是不是有问题。
    李明月最后止住笑声,她从旁边拿来一把弓箭,她拉开弓,箭头对准了赵乾,道:“那你就去死好了”
    那箭没有丝毫犹豫的射对着赵乾的喉咙就射了过来,赵淳本来觉得这李明月不至于丧心病狂的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杀吧,但这箭的架势,没有丝毫留情啊,赵淳抱起赵乾,将后背对着箭,当箭即将射中赵淳的后背之时,一支箭从另一个方向射来,将李明月的箭射偏。
    李星海走出来,道:“师妹,你疯了不成,他可是你亲生儿子”
    林萧则抽出剑指着李星海道:“李星海,我看是你疯了,不要仗着和太后的同门之谊,就肆意妄为”
    李星海来到赵淳身边道:“走”,林萧要射箭,李星海就用自己的肉身给赵淳挡箭。
    李明月制止住林萧,李星海带着赵淳离开,李明月带着人跟在李星海身后,在一处悬崖边上,李星海停住,他将赵淳推下悬崖。
    “此处悬崖高百尺,悬崖之下俱是石头,赵淳必死无疑,师妹此后就停手吧”
    林萧怒喝道:“你在这糊弄谁呢”
    李星海跪在李明月身边道:“太后,微臣提议,镇北侯府子嗣凋零,唯一的男丁,还体弱多病,不能生育,不如让皇帝改姓,以李姓为李家绵延子嗣”
    太上皇在轮椅之上愤怒的咆哮,李明月见他愤怒,就高兴了,道:“可以”
    从此赵乾改为李乾。
    回去之后,太上皇就病了,李明月请了太医院的所有的太医,拿出最好的药,日夜为太上皇续命,太上皇也没能熬过这年的冬天,但李明月对太上皇的孝心,把朝廷中的老臣们感动的够呛。
    春节过后,李乾上书,直言自己年龄小,不堪大用,朝廷之中又诸多大事,请求自己的母亲,李明月登基称帝。
    最后李明月登基称帝,改国号为乾,立李乾为皇太子。
    李星海为太子太傅,陪在李乾身边悉心教导李乾。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