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88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4076  更新时间:21-04-07 20:07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小海不情不愿的成为了云水阁的一名兼职,负责公主每天的中饭和晚饭。
    第一天上班,四菜一汤,两荤两素,结果除了汤,其他菜他在炒制之前,都用辣椒过过油,李玥不吃辣的,每个菜尝了一口,嘴巴都红了。小海背着手,朝那盅汤抬抬下巴,示意道:“喝点汤缓缓。”
    李玥乖乖灌了一大口,放下双耳小炖盅,腮帮子鼓起一块,她皱眉看向小海,不敢擅自吐出来。
    太咸了。
    小海翻白眼:“我一大早炖的。”
    李玥不明白。
    小海只好直言道:“不准浪费!”
    李玥只好乖乖咽下,不敢惹小海生气,因为他看起来很凶。
    这顿午饭在小海的注视下,李玥硬生生只扒完了一碗白米饭——菜太辣了,不敢吃。
    小圆看这菜动都没动,问小海公主又不肯吃饭?小海说:“菜不对她胃口。。。。。。不过她饭倒是吃了一碗。”
    两人朝李玥看去,李玥正用后背撞墙,打一次嗝撞一次墙,小圆问她怎么了。
    小海道:“吃撑了。”
    晚饭倒是没有一点辣味,可都是李玥碰都不要碰的菜,什么松花蛋拌豆腐,芹菜肉丝,盐水鸭,汤品是甜到腻的酒酿圆子,李玥无从下筷,晚饭都没吃。
    小海跑回咸英殿,正碰上安陆在给李玦捶背,小海剜了安陆一眼,安陆就溜了。
    咸英殿以前也有两个宫女伺候过李玦,只不过其中一个宫女为人不安分,来了半年居然开始动起李玦的歪心思——想麻雀变凤凰,勾引李玦!李玦后知后觉发现不对劲,便直接了当的告知淑母妃,让母妃出面解决了隐患。
    因为出了这档事,李玦留有一丝阴影,便把另一个无辜的宫女也劝退了,只留下老实人——太监安陆——伺候自己。
    淑妃事后还笑他不开窍,说留在皇子身边的宫女都有这个义务帮皇子开苞,只要皇子有想法,宫女就得服从,为什么不适应一下呢!
    李玦那时年纪不大,被这个默认的“规则”吓了一跳,他问道:“男女之间靠太近不是会有孩子吗?”
    淑妃笑了:“自然是不能留种的!宫女事前都会被检查身体,若身体无恙,便开始服药。。。。。。每一次伺候完还会被专门的管事太监”打屁股”!如果不小心种上了,立刻打掉!”
    李玦不懂打屁股的意思,但是觉得很可怕,也很恶心,甚至有些同情女子,她们性命低贱,只能任人摆布和愚弄。
    于是他的寝殿变成了和尚庙,再也没有除了母妃之外的人踏进去过。
    李玥成了例外!
    话题扯远了,安陆走掉后,小海继续帮李玦捶背,只要是伺候李玦,哪怕是给他洗满身臭汗的衣服他都高兴,反正比伺候女人开心!
    李玦问他在云水阁做得怎么样,小海不满的噘嘴:“别提了,麻烦!”
    “麻烦?”李玦不解。
    小海抱怨道:“没见过如此挑食的,辣的不吃,皮蛋芹菜不吃,糯米做得东西不吃,鸭子也不吃,嫌骚!这不吃那不吃,真麻烦!”
    李玦轻轻一笑:“她胃不好,不能吃辣,糯米也不消化,你记住就行。”
    小海在他后头满脸不高兴,脱口而出:“傻子真难伺候!都这样了还挑三拣四!”
    “小海!”李玦避开他捶打自己的手,生气道:“不许胡说!”
    “哦!”小海重重的应道,态度不满。
    李玦蹙眉:“你下去休息吧,把安陆叫来!”
    小海急道:“我不累,你就让我伺候你吧,你是想烧水洗澡吗?”
    “把安陆叫来!”李玦坚定道。
    小海看他没有松口的意思,只好失落的出去,心不甘情不愿的找人:“安陆!安陆!”
    “来了,来了!”安陆急匆匆跑来。
    小海把气撒在他身上:“喊你两遍才出来,你耳背啊!还不快滚进去,殿下找你呢!”
    第二天去云水阁,小秋子已经从尚食局领来今天的食材,有一尾鱼需要做汤,李玥喜欢喝鱼汤。
    小海戳戳案板上还活着的腥臭的鱼,皱起眉头吐槽:“喝啥鱼汤啊,下奶啊!”
    给李玥在炖盅里蒸了鸡蛋羹,从锅里拿出来后,正好小圆进来了,问开饭没?小海眼睛一提溜,笑嘻嘻的说好了,可以上菜了,指指那炖盅道:“喏,那个早炖好了,快送去吧,凉了可不香了。”
    小圆嗯一声,毫无防备的用双手捧起炖盅,结果被烫得惊叫出声。
    小海急道:“你别给我摔了,小心点!”
    小圆的手被烫红了,小海还责怪她怎么不用布巾包着再拿,这点常识都没有,太粗心了!
    他把托盘拿来,用布巾包着炖盅捧到托盘上,递给小圆:“送去吧,不用谢。”
    小圆还想用冷水浸泡一下烫伤的手,对方已经让她端菜了,她只好点点头忍着痛接过托盘出去了。
    看她走开了,小海噗嗤笑出声:“笨蛋!”
    下午临近吃晚饭时间,李玥午睡起来已经一个多小时,今天没有水果吃,因为小海刚补完觉没时间准备水果点心,已经开始准备晚餐用的食材了。
    小圆手痛,又抹了药膏,小秋子替她洗了衣服,小圆就在屋里给李玥叠衣服。而李玥抱着球坐在台阶上,今天也没人跟她玩,她很无聊。
    半个多时辰后,晚饭准备好了,小海叫小秋子收拾一下被他弄得有些脏乱的厨房,自己跑到外面乘凉——烧几个菜把自己整出一头汗。
    结果看到晒在院子里的地瓜干被弄得满地都是,全脏了,他怒道:“谁干的?”
    自己亲手制作的地瓜干好心给他们以后当零食吃,他们不领情也就算了,居然还糟蹋他的辛苦劳作,太气人了!
    李玥一脚球踢到他身上,小海恍然大悟:“是你干的!”
    李玥远远站着不敢动,被他气急败坏的样子吓到了。
    “我让你踢球!混蛋!”小海把球扔在地上,双手抓着衣服,用脚拼命踩踏那个可怜的球,踩到它破得不能再破为止!
    李玥一直远远观望着,想阻止又不敢过去,只能眼睁睁看着李玦送他的球被人给弄烂了。
    小海一脚踢开烂掉的球,转身心疼的收拾地上的地瓜干,捡一根拍拍上面的灰,想着应该还能吃,便一根根收到下摆的衣服上——他们不领情,那我自己吃!
    李玥踌躇许久,小跑过来,蹲在一边看他捡地瓜干,也不帮忙。
    小海偏过头骂了一句:“走开,混蛋!”
    边捡边骂道:“混蛋,混蛋,都是混蛋!”
    李玥抓起一把花盆里的土撒在地瓜干上,咧嘴一笑:“可以吃了。”他把泥土当调料粉用了。
    “。。。”
    小海咬牙切齿:“你是故意的,对不对?”
    李玥盯着地上的地瓜干傻笑。
    小海狐疑:“你是在替小圆报仇?”
    李玥无动于衷,双手假装饭铲翻炒着地上的地瓜干,怕味道淡,又在花盆里抓了把“盐”撒上去。
    呵,装傻不理我是不是,行!
    小海拿起一根沾有泥土的地瓜干递到李玥面前,说道:“你不是说可以吃了吗,尝尝咸淡如何?”
    李玥抬头,毫不犹豫的张嘴吃掉他手里的地瓜干,还不小心咬了一口他的手指!小海吃痛,立即抽回手,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好恶心!
    小海用衣服反复擦着手指,一脸嫌弃的问李玥:“好吃吗?”
    李玥嚼着地瓜干道:“苦,甜。”
    “呵,那你多吃点!”小海捡了几根地瓜干塞到李玥手里,然后坏笑的抓了一把“盐”撒在上面,忽悠道:“吃吧!”。
    “哦。”
    李玥拿起地瓜干,刚要送进嘴里,小圆突然出现,捏住李玥的手,又急又气道:“小玥别吃!”
    小秋子手里拎着桶走过来,把桶扔地上,生气道:“你欺负我们就算了,连公主你都敢愚弄!要是不想待在云水阁就走啊,我们又没求着你待在这!”
    “我。。。”被抓了个现行,小海不知如何反驳,转头怒瞪李玥,这家伙故意的,绝对故意的!
    李玥对手里的地瓜干比较感兴趣,对于小海投来的敌意毫无反应,她伸着舌头要吃手上的地瓜干,无奈手被小圆紧紧抓着,够不到!
    小圆抢过她手里的地瓜干扔在小海身上,怒道:“你自己吃吧!”
    “我们走,小玥!”
    小海灰头土脸的回到咸英殿,李玦叫了他一声,他却只是淡淡的一笑。李玦问他怎么了,他回想起刚才的一幕尴尬到脚趾都蜷缩在一块,只好说自己累了,想休息。
    回到房中趴在床上,想着刚才的事,越想越憋闷----又不是我想去云水阁的。。。。。。谁稀罕去。。。。。。关我屁事。。。
    (作者:你一个宫里的奴才,哪那么多怨言!)
    第二天早上,李玦从雀武门回来,小海还在咸英殿没出门。察觉到小海的异常,问他怎么还不去云水阁,他说不想去,问原因他别扭着不肯说。
    李玦猜测估计是和云水阁的人闹矛盾了。
    “今天我跟你一起去吧。”李玦边换衣服边说道。
    小海愕然:“你不是还要上课吗?”
    “会叫安陆帮我请假的。”李玦道:“走吧。”
    一路上小海走得极慢,李玦干脆拎着他逼他前进,还说:“看你这样子,必然是你犯了错!”
    小海无话可说。
    到了云水阁,小秋子见到小海差点想骂出口----你这小混蛋还来这干嘛!但是身后跟着大皇子,他只好把话给硬生生咽下去了。
    李玦问小圆昨天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小圆不是擅长告状的人,给了小海台阶下,只不咸不淡的说道:“小海很会做菜,只是口味偏重,我们小玥吃不惯,所以商量了一下还是算了。太后已经拨了一个靠得住的宫女过来帮忙,就不麻烦小海了。。。。。。谢谢大皇子的好意,小海还是适合待在您殿里,毕竟我们公主。。。不好伺候!”
    李玦听出这话里有话,小圆铁定是给小海留了面子,不禁厉声问小海有什么想说的!
    小海看出来李玦生气了,只好低眉顺目声的道歉:“对不起,没能伺候好公主是我失职,对不起。。。。。。”
    小圆看他这副虚伪的嘴脸就来气,她忍不住说道:“你这话应该跟公主说!”毕竟李玥是受害者。
    “李玥呢?”李玦问道,平时自己来了,她都会很高兴的跑来迎接,今天居然没动静。
    李玥一直躲在门后偷看,听到自己的名字,赶紧把头缩回去。
    李玦看到她的衣角,喊她出来,李玥怔了一下,慢吞吞的现身,挪到众人面前,怀里抱着那颗烂掉了的球。
    小海看到那颗球暗道不好,昨天一时冲动把李玦给她的球给毁了!这下好了,仿佛把他扒光衣服赤裸裸呈现在众人面前,让他头顶发紧,芒刺在背!
    李玦问道:“球怎么了?”
    李玥不自觉瞟了一眼小海,又立即收回目光低下头,不言语。
    小海在心里大骂李玥婊子,你这一个眼神胜过万千言语,比直接指着他鼻子告状还要来得有力!
    她真的有撞坏脑子,真的傻了吗?骗人的吧!
    “对不起,我昨天不小心弄坏了你的球,我帮你再做一个好不好?”小海努力扯出一个友好的微笑。
    李玥讷讷的点头。
    “那这个破掉的给我吧,我去扔掉,小心划伤手!”
    小海试图拿走李玥怀里显眼的罪证,可是一碰到李玥,李玥就下意识的后退一步,脱口而出一句:“走开,混蛋!”
    三人一愣,特别是小海,这不是昨天他骂她的话吗?她记住了?
    真是好的不学学坏的!
    小圆提醒李玥:“小玥不能说脏话!”
    “哦。”李玥点点头。
    李玦却敏锐的问道:“谁教你的?”
    李玥不说话,小圆也问道:“我没教你说过这个词吧,你从哪里听来的?”
    李玥咬着嘴唇摇头。
    “别不说话,这是不好的词,以后不准再说了,知道了吗!”小圆教育道。
    李玥不高兴了:“烦~烦!”扔掉破球,生气的跑回屋里。
    李玦看向小海,小海心虚的低下头,李玦没说什么,转身走人。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