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5.廖家坪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764  更新时间:21-03-09 10:19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扶丘廖家坪西南方向五里,西北大军的扎营地。昨日谢歆传来书信说是在边境抓了几个流寇,还没审就自尽了,恐觉事有蹊跷。谢虢对儿子的性子颇为了解,他既这般说了,怕是事情比他信中所说更为严重。
    “大帅,不如由我带着万羧走这一趟,这人太过狡猾,其他人怕会着了他的道。”章嵩,奉益中侍郎,从四品。
    谢虢不是不信任章嵩,他跟着自己在这蛮荒之地驻军将近十载,他早已将他当做自己的心腹,“老章啊,这军营离不了你,立春将至小年紧随着,兵士们不免思乡我看这几日军心也有些不稳,这样,你今日再带人去城里多买点萝卜,这咬春的习俗不能免了。”
    咬春,”咬得草根断,则百事可做”之意,即为了防病,也有迎接新春的意味。
    这将士在外,有些事是不能免的,章嵩家中也有老小,思乡之情不言而喻了,“好!我一会去办。”
    “还有那万羧若再作妖,便再饿他几天。”
    “哎大帅真别说,你这法子管用!饿的他没劲闹腾。”
    两个大老爷们在营帐中爽朗的笑声传至帐外,这一日一日地苦中作乐,谢虢在这营中也就和章嵩能聊上几句,对外还是要不苟言笑地树立镇边大元帅的威严,“宜儿这两日也该到了,怎地一点消息没有,你今日去城中的驿站看看是否有信。”
    “哎!你说我这记性!安众将军那封信弄得我把这茬给忘了!”谢家三子皆有军衔在身,章嵩口中的是谢家老二谢歆,官职从三品。“折冲将军两天日已入城,现下在康王府中做客。”
    康王?谢虢镇守西垂,大军毗邻抱绥城,不说毫无交情,而是为了避嫌九年来与康王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宜儿怎会先去见他?“消息是谁传出来的?”
    “洪策。不知大帅可还记得,绿平江一役折冲将军部下有个受了重伤的副将。”
    “好像夫人信中是提及过有这么个人,此人现在何处?”
    “走了,送完口信就走了,说他家将军身边不能没人他要回城。”章嵩憨厚的笑出声,“他还说让大帅你放心,他家将军出不了事。”
    谢虢笑着摇摇头,“有意思,这样,老章你今日进城想法子见宜儿一面,他若脱得开身便让他速归,若脱不开身就给他捎个醒,事事要谨言慎行。”
    “好属下记住了。”说起要事来,章嵩这印在脑海里的称呼就冒了出来,“大帅,您和折冲将军也有好几年未见了,这回皇帝放他出城怕是不简单,军中是不是要做些准备?”
    是啊他离家近十载,阴山之战宜儿离家也四年之久,岁月如白驹不饶人啊,“这事我再想想,你我身边耳目众多,现下还关着一个万羧,走错一步便是动一发而牵全身。”
    章嵩认同的点点头,“大帅,那安众将军那儿?”
    “啧,这事让老三去,他那个红颜知己兴许能派上用场。”
    “中侍郎?大帅,这中侍郎和安众将军可是一向不合啊,这两人待一块儿能行吗?”
    “什么行不行的,这两崽子要有本事就决出个高低胜负,好过一见面就给我添堵,”谢虢背在身后的手绕前来一挥,“这事就这么定了,你忙去吧,顺手把人给我叫来,我还不信他一个中侍郎敢违抗军令。”
    莫领人还没站稳就全身发软倒在地上,还好没弄出什么大动静。md!饿的眼冒金星也是没谁了,偏偏肚子还配合的咕噜咕噜的叫唤起来,她刚才连指甲缝里的泥都往肚子里咽了!她纠结了一会儿,一边催眠着自己”我不饿,我不饿,我不饿,杀了暨连风就能回去,这点饿只是暂时的,只是幻觉,幻觉,我不饿。。。我不饿,我真的不饿,都是幻觉,幻觉。。。”一边挣扎着起身拖着血脚印一步步往温泉眼移动,自救的路长又长,她一路找尖锐的物体,一路防着姚闽设陷阱。自我感叹着自己自导自演了一部人间励志大剧。
    季莲风在温泉水中泡了一会便有点昏昏欲睡,这老房子里的木头门风稍微刮猛了就嘎吱嘎吱的响,响的他浑身起鸡皮疙瘩睡意全无。还是有那漏风的纸糊窗户纸人影看的清清楚楚,谁大半夜的披头散发的站在外面,吓死人了!“谁?!尚渠!尚渠!”
    靠,这声音是暨莲风没跑了!她全程弓着腰在窗户下移动,就稍微直起腰松松筋骨就被看到了?!还尚渠?尚渠你个头!别喊了!
    “闭嘴!”她本来想霸气一点又脚踹开门,低头看了看周身不完整的血脚印,还是用手推开了门,“你喊破喉咙都不会有人来的!”
    汤池里产生的热气立即开始往门外散,季莲风冷的打摆子赶紧往池子里缩了缩,反正梦里他总会化险为夷,这种插曲他根本不放在心上,“你现下出去留你全尸,否则我定将你大卸八块。”
    你哪来的自信啊弟弟?卸呗,有本事卸成108块!她拿着地上捡来的碎瓦片一步步地往他那走,不是她不想快点走,而是她体力快到上限,这地上还有水要是一不小心滑倒就死翘翘了。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