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集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144  更新时间:21-03-09 17:41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故事梗概:窦喜财一案在雷江市掀起了波澜,引起了社会各界人士的关注。陆志高作为雷江市政府办公室主任,是个充满正义感、嫉恶如仇的人。陆志高每次想起那些美女靓仔和成排的豪车等候在雷江市看守所门外,迎接窦喜财从看守所里大摇大摆地走出来的盛大场面,他的心头立刻就会涌上沮丧和愤慨。藏菊花对丈夫陆志高恩爱有加、了解甚深,在对待窦喜财一案的态度上惊人地一致,她旗帜鲜明地支持丈夫的反腐行动。她劝慰和鼓励丈夫打消顾虑,轻松上阵。
    曾经狂热地暗恋过陆志高、现已沦为“剩女”的藏梅花,虽然对爱情充满着美好的憧憬,却因窦喜财一案,无暇顾及自己的终身大事。作为一名职业的检察官,藏梅花深知自己的职责所在。然而,窦喜财一案让她遇上了难题。不仅如此,张占北对她设宴约谈的那番话,更让她陷入迷雾。
    晚报记者张凤娇是张占北的女儿,她和藏梅花是十分要好的大学同学。职业和做人的良知让她对窦喜财一案也十分关注。窦喜财那些扶危济困的报道让张凤娇陷入了沉思。她只身前往看守所,试图找到窦喜财谋杀周全的证人赖三。可是,看守所长告诉她,赖三因病被取保候审已经离开了看守所。她费尽周折,终于找到了赖三。赖三对市井传闻中他强迫周全喝下太多的凉水而被撑死一事,毫不避讳。同时,赖三的一席话令张凤娇脑子里一片空白。
    窦喜财本人自知罪责难逃,自作聪明地主动给藏梅花打电话,想取悦藏梅花。不料,他的一番话却引起了藏梅花的极大反感。面对正义的力量,窦喜财的助手陆乾丧心病狂陡生邪念,扬言要修理那些与窦喜财作对的人。狗急跳墙的窦喜财采纳了陆乾的建议,并敦促陆乾去实施罪恶,同时对张占北进行了电话要挟。
    面对错综复杂的案情,藏梅花一筹莫展。正在这时,张占北打电话约她见面。
    本集人物(按出场先后为序)
    1。藏梅花
    2。陆志高
    3。陆乾
    4。赵登峰
    5。小红
    6。小曼
    7。窦喜财
    8。藏菊花
    9。张占比
    10。张凤娇
    11。看守所门卫老李
    12。看守所所长王永强
    13。赖三
    1。单元楼/藏梅花的家日阴转晴夕阳内/外
    窗外白雪皑皑,雪松满枝,天公方晴,太阳破云而出。
    藏梅花伫立窗前,浮想联翩【OV】:在这样的天气里,穿着红色的
    上衣,踏着皑皑的白雪,或者缓步而行,或者打一次雪仗,那
    该是怎样的一种风景?当然,身边少不了一位顶天立地、怜香
    惜玉的白马王子,一个自己笃爱的男人。
    【OS】:藏梅花在大学时曾经无数次梦想过的情景,至今却难以实
    现。虽说藏梅花曾经狂热地暗恋过陆志高,但是,阴差阳错,
    仅仅早她半个小时出生的双胞胎姐姐藏菊花,却先于她投入了
    陆志高的怀抱。眼下,藏梅花已经不再是雪地里散步、打雪仗
    寻求浪漫的妙龄女孩儿了。
    藏梅花眯着眼睛,看着窗外的天空渐次的放晴,她站起身来,走到
    窗前,把窗户推开,一股冷清的气流闯了进来,钻进了她的鼻
    孔,冲击着她的大脑,一下子把压在深层的陆志高的影子冲击
    出来。她想【OV】:在这个“个人至上,金钱万能,人人为我我
    为我”的社会背景下,陆志高却清心寡欲,他为了真理和正义
    而奋不顾身,成为时代的强者。多日不见了,他在忙碌什么呢?
    2。夕阳外
    太阳终于钻出了云层。
    夕阳中,天边隐约蹦出了几片彩云来,零零碎碎,稀稀拉拉。
    城市的高楼大厦把天上的那几片彩云弄得凌乱不堪。
    陆志高从家里走出来,站在小区的空地上望了望天,就这点残破的
    彩云却让陆志高有了一种满足感,脸上的笑容非常灿烂【OV】:
    即使那几片彩云遭受了现代城市文明的戕害,也不再是那令人
    沉闷的灰黑色,也能给人带来想象和安慰。
    【OS】:一年来,陆志高第一次见到这天上的彩云,也许天上经常出
    现过彩云甚至彩虹,只是陆志高无暇关注而已。今天的陆志高,
    目光却被天上残缺的彩云碎片感染了。然而,瞬间的喜悦之后,
    他的思绪又回到窦喜财离开看守所时的场景里。
    3。市内泊油路/轿车日内/外【陆志高闪回】
    一排豪华小轿车的驾驶者,发现窦喜财乘坐的奥迪商务车停在了
    赵登峰驾驶的帕萨特旁,弄不清窦喜财遇上了啥情况。他们担
    心窦喜财发生意外,纷纷把自己驾驶的轿车停了下来。有的甚
    至挂了倒档,把车停在了奥迪商务车旁。
    陆乾驾驶的奥迪商务车的车窗玻璃无声地落下来。
    藏梅花和赵登峰几乎同时看见了夹在小红和小曼中间的窦喜财。
    赵登峰也不示弱地把车窗玻璃落了下来。
    窦喜财冲着赵登峰和藏梅花微笑着,不卑不亢地说:藏局、赵庭长,
    大恩不言谢。改日有空,请两位赏脸,我们在一起吃顿便饭,
    顺便小酌几杯。
    窦喜财流露的笑容很自然,丝毫看不出佯装,更看不出得意与狂妄,
    反而显得非常平和: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我是在看守所的号房里才对曹孟德的诗深有体会的!二位,我
    先走一步了,后会有期。
    奥迪商务车的窗玻璃无声地升起,似乎瞬间把窦喜财和赵登峰以及
    藏梅花隔离在两个世界里。
    赵登峰和藏梅花都一句话也没说。
    奥迪商务车绝尘而去。
    一排豪华小轿车绝尘而去。
    【OS】:陆志高每每想起这一幕,他的心头,立刻就会涌上沮丧的情
    绪。然而,他想尽一切办法排除这种情绪的干扰。
    4。陆志高的家/客厅傍晚内
    陆志高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看着电视中的画面发呆。
    藏菊花看着沉默不语的陆志高,拿起遥控器把电视的音量调到了最
    低,关切地问:志高,你怎么了,是不是不开心哪?
    陆志高摇头否认,低声回答:我只是不想说话,并不是不开心。
    藏菊花:有些事情,还是顺其自然吧(知夫莫如妻,藏菊花当然
    是指窦喜财案件)。
    陆志高发出轻轻的叹息:还能怎样?
    藏菊花:可是你瞒不了我,你不是那种轻言放弃的人!
    陆志高看了藏菊花一眼,没有回答。
    藏菊花更加关切地问:你好像有所顾虑?能不能和我说说?你是不
    是在担心自己的前程?
    陆志高起身,凑到藏菊花的身前,伸出右手弯曲的食指,在妻子的
    鼻梁上刮了一下:前程?我从来没有想过个人的前程,只是有
    所担心。如果你问我担心什么,那我告诉你,担心我的家人。
    藏菊花:你觉得,妈、我和小虎子会拖你的后腿吗?
    陆志高摇摇头,看着妻子,低声说:不是。你应该还清楚地记得那
    次的绑架事件,因此,我最担心的是家人的生命安全。
    藏菊花愣了一下,随即一笑,说:自从认识你以来,我就知道你嫉
    恶如仇的脾气秉性;自从决定嫁给你的那天起,我就豁出去了。
    有什么可担心的?况且,这几年来,你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
    优柔寡断过啊!那次的绑架事件也许是个偶然。是不是有人提
    醒你了?
    陆志高:是!
    藏菊花:谁?
    陆志高:张占北。
    藏菊花不明白的注视着陆志高,皱起了眉头:张占北?这里面湿的、
    干的有他的什么?
    陆志高:一言难尽。好了,咱们不说那些事情了。
    藏菊花平静地说:志高,你认定的事情,只管去做。我和你一样,
    也是向来不信邪的人,自古邪不压正。说实在的,我也觉得你
    在窦喜财案件上实在有些窝囊,虽然你不和妹妹梅花一样是反
    贪局长,甚至连个检察官都不是,但是,为了匡扶正义,为了
    法律的尊严,作为一个办公室主任也责无旁贷。换了我,哪怕
    丢官罢职也一定要追查到底!
    陆志高笑着问妻子:你是在鼓励我?
    藏菊花坚定地说:起码,我相信你帮助梅花查处窦喜财肯定是对的。
    一个人的行为是受他的信仰所支配的,你是有信仰的人,我只
    是担心你会因为这件事情而萎靡不振,从此气馁!
    陆志高笑了笑,伸手搂过妻子:放心吧,菊花!
    藏菊花紧紧地把脸贴在陆志高的胸前:我就喜欢看见你笑。小虎
    子说爸爸的脸就是家里的太阳,爸爸开心笑了,家里就阳光
    ;爸爸阴沉着脸,家里就阴天,他就不敢大声说话,更不敢
    大声地笑了。
    陆志高:我怎么没听见小虎子说过呢?
    藏菊花:他只对我说,并且强调说这只是我们母子俩之间的悄悄
    话,不让我告诉你。
    陆志高笑着点点头。
    藏菊花的手抚摸着陆志高的脸:该刮胡子了。
    陆志高看着妻子,没有说话,一下子低下头来,故意用胡子茬扎
    着妻子稚嫩的脸。
    藏菊花赶快躲开,撒娇地笑了起来。
    忽然,俩人同时“嘘”了一声。
    藏菊花从陆志高的怀里钻了出来,起身走过去把婆婆和小虎子的
    卧室门带上,走进了自己的卧室。
    陆志高紧随着藏菊花走进了卧室。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