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王篇  第三十章大战狼牙(下)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788  更新时间:21-02-22 17:12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这场架已经打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左右,地上躺了不少人,大部分都是狼牙会的成员。
    汪贺像疯了一样在人群中寻找着钟明的身影,就在这时……
    “汪贺学长,你是在找我吗?”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汪贺转过身,接着就看到钟明向他走来。
    看到钟明来到自己的面前,汪贺冷笑道:“没想到你这小子挺有种嘛,竟然敢主动送上门来。”
    听到这话,钟明呵笑了一声:“前两天我在东尘对白煜大不敬,就你这个白煜的头号狗腿子……会放过我?”
    “狗腿子?你特么骂谁呢?”汪贺举起拳头就往钟明的头部攻去!
    钟明很轻松地躲过了汪贺的拳头,然后双手握紧拳头,一拳一拳又一拳地打在汪贺的身上!接着他向前踢出一脚,直接把汪贺踢倒在地!
    躺在地上的汪贺整个人都懵了,自己竟然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
    “怎么回事……”汪贺缓缓地站起来,咬牙切齿道:“你以前不是我的手下败将吗?”
    “手下败将?你该不会真的以为我很弱吧?”钟明冷笑道,“以前我手下的兄弟少,而你和白煜却是人多势众。我知道你们一直都看我不爽,我也不想因为我而让自己的兄弟受到牵连,所以我才会假装输给你,好让你们觉得我对你们构不成威胁。”
    “现在可不一样了,我没有任何顾虑,不需要对你放水。况且在朱雀的这段时间里,我的实力更是提高了一个档次!秒杀你这种垃圾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垃圾?你特么再说一遍!”汪贺像疯了一样对钟明发起攻击!
    可没过几招,汪贺再一次被钟明击倒。
    这次,钟明把汪贺摁在地上连捶好几拳!直到汪贺不敢再轻举妄动,钟明这才停止攻击。
    另一边,应熙元在人群中窜来窜去,专门挑一些自己打得过的人当对手,避开了很多实力强劲的角儿。
    应熙元这种举动反而引起了陈启天的注意。
    陈启天来到应熙元的面前,调侃道:“你们狼牙会难道都是一些只会四处乱窜的老鼠吗?”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应熙元不可能再逃避。
    应熙元装模作样地说道:“我只是在挑选有实力的人来当对手而已。”
    “哦?”陈启天打量着眼前的应熙元,然后轻笑道:“那我这个干部级别的陪你玩玩怎么样?”
    听到是干部级别的,应熙元整个人都愣住了,内心立马产生了退意,可周围狼牙会的人都在看着,自己不可能真的退缩。
    没办法,应熙元只能硬着头皮举起拳头向陈启天攻去!
    陈启天很轻松地躲过了应熙元的拳击,紧接着,应熙元继续握拳攻向陈启天!可不管应熙元怎么攻击,陈启天都能很轻松地躲开或防住,途中从未还手过。
    两个人周旋许久,陈启天依旧是没有还手,这仿佛是在戏耍应熙元一般。
    “士可杀不可辱!你能不能痛快点?”应熙元大喊道。
    “哦,这样啊。”
    陈启天迅速地踢出一脚,狠狠地踢在应熙元的胸口上,应熙元被踢得连退好几步!
    陈启天根本就没打算给应熙元喘息的机会,他对着应熙元连续出拳,数拳过后,应熙元被陈启天打倒在地!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不知不觉中,这场架居然打了一个多小时。
    整块空地上躺满了受伤的人,狼牙会一百八十多人只剩下三十余人,而朱雀这边却还有一半的人生龙活虎地站着。
    白煜带着剩余的人拼命地抵抗着,其实他的心里很清楚——这场架早已无力回天。
    没过多久,狼牙会全军覆没,只剩下白煜一人勉强地站着,此时的他正被朱雀的人团团围住。
    面对着朱雀众人,白煜没有表现出一丝畏惧,眼神依旧顽强不屈。
    “不愧是狼牙会的老大!”朱正穿过人群来到白煜的面前,“你还真是够顽强的啊。”
    “你就是朱正?”白煜死死地盯着眼前的朱正。
    “没错,小爷我就是朱正。”朱正回道。
    听到这个回答,白煜又问道:“一对一单挑敢不敢?”
    “一对一单挑?呵,当然没问题!”朱正扫了一眼朱雀众人,“没听见这准备单挑了吗?都给我往后退!”
    “是,老大!”朱雀众人立马连退几米。
    白煜紧握的双拳微微颤抖,满身是伤且筋疲力尽的他,现在就连站着都可以称得上是勉强;而朱正只是受了一点轻伤,如果单从外表来看的话,那根本就看不出什么来。
    “啊——!”白煜用尽最后的力气向朱正挥出一拳!
    朱正很轻松地躲开了白煜的拳头。紧接着,朱正用力地攻出右拳!这一拳重重地击中了白煜的头部,直接把白煜打趴在地。
    白煜用双臂将自己撑起,企图站起来……
    “这游戏都结束了,你还逞什么强啊?”
    朱正抬起右脚,然后用力地踩在白煜的后背上!这一脚下去,再一次让白煜趴在地上。
    朱正就这样将白煜踩在脚下,不管白煜怎么试着站起来,最终都会被朱正踩趴下。
    白煜紧握双拳地趴在地上,眼神中充满了不甘和耻辱。
    “朱正——!你特么的给老子把脚移开!”
    朱雀众人循声望去,只见躺在不远处的汪贺缓缓地站起来,紧接着,他忍着身上的伤痛冲向朱正!
    钟明见状,立马过去挡在汪贺的面前,然后一拳将汪贺撂倒!
    “我们老大的名字也是你能叫的?”
    这时,又有一些狼牙会的成员缓缓地站起来,他们踉踉跄跄地走向朱正。
    朱雀众人见状,立马就有几人前去拦下狼牙会那些人。不到五分钟,朱雀几人便把那些狼牙的人都打趴下。
    看到这几人还想站起来,朱雀的人便一脚又一脚地往他们的身上踢!直到谁都不敢再站起来为止。
    看到这一幕,在不远处看戏的周虎边咂嘴边摇头,他对狼牙会的看法不言而喻。
    “我还以为今年的狼牙会能带来一些不一样的惊喜,没想到还是这个衰样。”吕唤嘴里嚼着零食说道。
    “去年狼牙会和我们是一百人对一百人,同样的人数输给我们也不算太丢脸;今年狼牙会来了一百八十多人,可就这样还是输给了朱正他们,狼牙会真是废到不行啊。”刘景诚看向高华,“您说是吧?华哥。”
    看着那些躺在地上哀嚎的狼牙会成员,高华淡淡地说道:“垃圾就是垃圾,来多少都一样。”
    随后,高华带着其干部离去。
    “欧阳,这戏都结束了,不如我们也走吧。”站在欧阳星身旁的邓昊说道。
    “说得也是。”说完之后,欧阳星也带着其干部离去。
    天空逐渐变暗,就像是一张黑幕慢慢笼罩大地。
    那些躺在地上的朱雀成员全都陆陆续续地站了起来。
    其实狼牙会现在还有很多人有体力能站起来,但没有一个人选择站起来。因为他们心里清楚,就算是真的站了起来,那也只有挨打的份,不如继续躺着。
    看到狼牙会没有人敢再站起来,朱正将右脚从白煜的后背上移开,然后对着朱雀众人大声地喊道:“弟兄们,撤了!”
    “是!”朱雀众人齐声回道。
    随后,朱正带着朱雀一年级所有人大摇大摆、有说有笑地离去。
    看到朱雀众人逐渐远去,狼牙会的成员全都松了口气,这才一个接着一个缓缓地站起来。
    汪贺连滚带爬地来到白煜的身旁,连忙将白煜扶起来,紧张地问道:“老大,你没事吧?”
    “没什么。”白煜拍了拍身上的泥尘,他扭头看向狼牙会众人——
    现在狼牙会所有人基本上都是强忍着身上的伤痛勉强地站着,大部分的人都在用手捂着身上受伤的地方。
    见到这副惨状,白煜无奈地叹了口气,他用尽最后的力气大声地喊道:“兄弟们,回去了!”
    这时,在场没有一个人给予回复。每个人都是灰头土脸的,心情差到极致。
    狼牙会在回去的时候,几乎每个人都是一瘸一拐地走着,甚至有一些需要被人搀扶着才能走路。
    这一战,狼牙会毫无疑问是输得一败涂地。
    狼牙会参战一百八十四人,大战过后,第二天只有一百零九人去东尘上课,另外的七十五人中,有五十四人在家养伤,二十一人受重伤住进了医院;朱雀一年级这边,只有七个人没有去朱雀上课,而他们也只是在家养伤,并没有人住进医院。
    这场斗殴影响过大,几天过后,东尘高中校方决定:将白煜以及狼牙会高级干部进行留校察看处分,而狼牙会其他成员都进行了记过处分。
    因为这一场大战,狼牙会承受了前所未有的重创。白煜觉得自己没有颜面再担任会长一职,他把会长的位置转让给左一平,然后退出了狼牙会,而汪贺也跟着白煜退出了狼牙会。
    在白煜和汪贺俩人退出狼牙会之后,又有几批人相继退出,前前后后一共有八十二人退出了狼牙会。
    朱雀一年级与狼牙会截然不同,这里的人该上课就上课,该打闹就打闹,和以往没有什么区别。毕竟对于他们来说,打一场这样的架就跟家常便饭一样,根本就没有人会把这件事放在心里太久。
    关于这场斗殴,朱雀高中校方也就只是对朱正与其干部警告批评了一下,除此之外,什么处分都没有。
    狼牙会再怎么说也是夕海市东区有名的势力之一,而狼牙会的老大却被朱雀一年级的老大踩在脚下,这无疑是一件能够传遍整个夕海市的大新闻!这也再一次提醒了整个夕海市——朱雀是一个多么疯狂且危险的高中。
    狼牙会事件结束之后,朱正凭借着“脚踩狼牙”而得以名声大噪!
    朱雀的历届年级老大在夕海市都是比较有名的角儿,而一年级就能出名的,近几年来只有两个人——去年的欧阳星——今年的朱正。
    朱雀是一个只看你拳头够不够硬的地方,因为狼牙会一事,另外的两个年级开始对朱正另眼相待。
    下午,朱雀高中校长办公室内——
    一个四十几岁西装革履的男人坐在办公桌前,手里拿着朱正的个人资料。这办公桌上罢放着一个水晶玻璃制的职位姓名牌,上面印着——朱雀高中校长——周立明。
    周校长将朱正的个人资料放进办公桌的抽屉里,然后用手扶着办公桌站起身来,拿起靠在办公桌上的拐杖,他拄着拐杖一步接着一步来到窗前,面无表情地看着窗外这个跟废弃工厂一样的校园。
    这时,办公室内忽然响起周校长自言自语的声音——
    “15年9月入学,16年3月就能声名鹊起……”
    “不愧是你的儿子,还真是跟你一模一样啊。”
    夜晚,某家五星级酒店高层总统套房内——
    魏云身穿白色浴袍,坐在一张单人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杯红酒。
    魏云摇晃着手中的红酒杯,自言自语道:“小子,这游戏才刚刚开始,不要被现在这些虚名冲昏了头脑。”
    “如果不能统一整个朱雀,那么你过去的努力将毫无意义!”
    魏云把红酒杯微微举起,对着空气做出了一个碰杯的姿势,然后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