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尾声(第四节)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444  更新时间:21-03-03 12:19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赵承晋语气平淡地说道:“生日宴前,我看了我娘留下的信。”
    宋彦启自嘲地一笑:“那封信——我还曾派人去你的书房找过,不过翻遍了也没找到。”
    赵承晋想起何林意曾经说过有人搜过书房。
    只是他们都不曾想到,当时赵承晋听闻信使中毒后将那封信夹在书册之中便匆匆离去,那摞书册又被何林意拿回自己屋里去了,宋彦启派去书房搜寻的人自然一无所获。
    许多事冥冥之中早就注定了。
    赵承晋问道:“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宋彦启垂眸思索片刻,长吁口气后才说道:“我知道得很早了。那时候范世辉刚刚做了侍郎,皇上想给他赐婚,特地找了秦王爷进宫商量,顺道将当年的事情都告诉了王爷。随后王爷便来告诉了我。”
    赵承晋笑了笑说道:“难怪那段时间你都极少到将军府来。”
    宋彦启笑着摇了摇头。刚刚得知自己的身世之时,他曾一度无法接受,时常借酒浇愁。他略带自嘲的口吻说道:“去到你府上,看到裴隽宁,就觉得自己的身份太过可笑了。我可不会自己去找不自在。”
    随后他想到自己当初喝得烂醉如泥的时候,还是去将军府找了裴隽宁的麻烦。
    赵承晋自然也回想起了那件事,但并没有提起。当时他就觉得宋彦启很反常,如今想来一切也就都有了解释。他问道:“你还记得我爹那把玄铁匕首吗?”
    宋彦启转过头看向他。老将军的玄铁匕首是他曾经先提起的,当时他想说的并不只是匕首。那时候赵承晋可能没有听懂,但现在赵承晋不可能不懂。
    赵承晋也转过头,迎上他的视线,认真地说:“匕首和纹龙玉都是身外物,只要你想要,都可以给你。”
    宋彦启垂下眼想了想,又抬起眼说道:“如果我不止要纹龙玉呢?”
    赵承晋当然知道他的意思,毫不犹豫地回答:“不行。”
    宋彦启挑衅般地说道:“如果我非要呢?”
    赵承晋抿了抿嘴,随后淡淡地问道:“在你心中,她真的会比纹龙玉更重要吗?”
    宋彦启定定地瞧着他,随后忽然笑了。裴隽宁对于他来说,是个很特别的存在,隐含着与男女情爱无关的意义。他问道:“你不怕我拿到纹龙玉之后,会反悔吗?”
    赵承晋看向他,认真地问道:“你会吗?”
    宋彦启迎上他的目光,定定地看了好片刻后才悠悠问道:“你会后悔吗?”
    “不会。”赵承晋回答的声音很平淡,但却没有丝毫犹豫。
    宋彦启转过头深深地望了他一眼,又问道:“我会是个好皇帝吗?”
    “会。”赵承晋依旧回答得没有丝毫犹豫。
    宋彦启扯了扯嘴角似笑非笑:“没想到我们会走到这一步。”
    赵承晋望着眼前的雪景,并没有说话。他们今天走的这条路,或许在他们还未出生的时候就已经被注定了。他迈步走进雪地里,往大门口行去。
    宋彦启突然对着他的背影说道:“我不会让恪祯离开京城的。”
    闻声,赵承晋停下脚步,回头看向宋彦启。他当然能听懂宋彦启的言外之意。以秦恪祯的性格,若是知道他要离开西锦国,必定会追着他的。他抿抿嘴角没有搭腔,转头继续往前走。
    宋彦启一直等着赵承晋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才慢慢地走回屋里,从炭炉上取下酒壶倒了杯酒,慢慢地饮尽。
    酒是暖的,但冬天的风始终还是冷的。
    何林意离开西锦国京城,是三天后的事情。
    赵承晋显然已经打点好了所有事情,他们离开的过程非常顺利。不论是从将军府离开,还是通过京城城门的关卡,都没有遭遇任何为难。
    马车渐渐驶离京城的时候,何林意掀开车帘往城楼方向瞧了瞧。
    赵承晋见她瞧得那么出神,便问道:“怎么了?”
    “总觉得……”何林意没有将话说完,收回视线朝赵承晋笑了笑。
    ……宋彦启在城楼上站着呢。
    赵承晋回头望城楼方向深深地看了一眼,虽然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已经看不真切了,但是他能肯定宋彦启就站在城楼上,看着他们渐行渐远。
    何林意用力做了个深呼吸,嘴角不自觉地上扬。
    ——晓海,我来找你了。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