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叶枫眠之死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115  更新时间:21-03-11 11:44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百年过去,现在的死灵军最起码也是旧人的晜孙辈了,他们世世代代守候于此,在这暗无天日的山洞里,等着一个不知道何时会来,甚至有可能根本不会来的一个遥远的、缥缈的人。然而,因为他们的忠诚、他们的执着、他们的信念,这份守候的重任代代相传,从未出现过一丝质疑的声音——这也与他们祖先的优良品德密切相关。他们的使命感坚如磐石,自小就开始习武操练,一直相信着伟大的主上终有一天能如古月族最后的预言那般在某个特定的时间段,借由某副躯壳重生!
    他们万万想不到,就在今日,就在他们这一辈,这个百年的夙愿竟得以完成!
    他们内心都在剧烈地颤抖着,却在此时极力地克制——他们要在主上面前展现出死灵军的训练有素!
    殷锦带着楚云初打开了最深处的那道门,入目的石室并不大,仅能容纳六人左右。室内的正中间,石台之上的红木架正安放着一把充斥着黑气的刀。由于前身是把剑,此刀较于其他的大刀来说竟显得有些秀气了。
    楚云初尚未跨进门口,刺骨的寒意便如潮水般铺天盖地地席卷全身,一个腿软,竟令其生生跪在了地上!
    而反观殷锦,黑气向她涌去,在还未触及到她的身体时便怯生生地收回了,红木架上的刀猛地颤抖,似乎是在害怕她。
    “你也知道怕么?”殷锦望着刀身,眼眸中无一不是失望。死灵刀周边的黑气顿时尽数消散,刀身在这黑暗的环境里竟显得亮晶晶的。“我现在还不想碰你,你给我乖乖地跟着他。”殷锦用手指了指一旁正扶着石壁站起来的楚云初。
    楚云初还尚未从这一切中回过神来,死灵刀便已离开了红木架,刀柄朝着楚云初的右手掌心飞去。
    “你且拿着。”殷锦道,“此刀通灵,你有什么安排便对着刀说,它不敢不从。”
    “多谢。”楚云初虽诸多疑惑,可也知此时不是追问的好时机。
    “你先回去吧,我还有事。”其实,殷锦当下的心是很沉重的。她还要去见那个等了自己足足百年的人……
    “你不怕我跟踪你?”楚云初现下已定了心神。
    “你有这本事?”殷锦挑了挑眉,又望了望自己身后的死灵军。
    “也是。”楚云初不由苦笑,心里多少有些无奈。自己筹谋多年,却不曾想竟比不上一个小小的花魁。不过,既有如此势力……这花魁的背景只怕骇人得很啊!
    “最重要的是我信任我的盟友。”殷锦浅浅勾唇,淡淡的笑意竟带着几分上位者的气场。
    楚云初随即也回之一笑,朝殷锦点了点头,带着刀走了。
    不知殷锦是望着楚云初的背影,还是只是单纯地望着山洞口,她就这么望着前方,站了很久很久,而站在两旁的死灵军在激动之后似乎也想到了什么,眼眸中闪过一丝悲戚,却也什么都没说,就这么和殷锦一同站在原地,许久许久。
    “走吧,去见他。”殷锦叹了口气,既是激动,又觉得悲痛。
    “是。”死灵军齐声响应,可众人汇聚的声音竟不觉有气势。
    他们走到了山洞外,在山洞背后的山腰处有一间清幽的竹屋。至竹屋,往下看,能看到不远处的一座名为“候雪村”的小村庄,那里是死灵军以及前代死灵军居住的地方——无论男女,无论长幼,凡此处诞生者,皆属死灵军。每家每户所生之人数都有限制,不能多,不能少,无论天赋大小,必须习武,体弱者则主要学习当年主上流传下来的古月一族的本事。
    转身望向竹屋,那里住着的便是死灵军的领队。
    那个百年来一直为破庙中的密室清扫、更换干粮和水源的人。
    那个日夜辛劳,兢兢业业地培养着一代代死灵军的人。
    那个孩子……当年殷锦救下的孩子……
    养育了十年的孩子……
    叶枫眠……
    殷锦轻轻地推开了门,竹屋的小院,院内的小石桌,石桌上摆放着一盘棋,手执白子的那个老人,“枫眠……枫眠……”殷锦轻声唤着,慢慢走上前,只是一眼,二人似乎已认出了对方的灵魂。
    “姐姐……姐姐……”叶枫眠垂垂老矣,头发花白,面容满是皱纹,可唯独那双沧桑的眼眸,仍保留着几分少年时的澄澈。殷锦救下他时,他才五岁。十年后,他亲眼看着殷锦死在自己的面前。深沉的苦痛与恨,灼心的愤怒与不甘,多少个日夜,他流下过血泪,他无声地呐喊。他服下了那颗被诅咒的长寿丹,每到月圆之夜,他便要承受一次四肢分裂的痛感。
    百年啊!他早就想死了。
    长寿丹,唯有十五岁时服下才能发挥其最大的功效,最多可延寿一百五十年。可长寿丹这种逆天之术,注定是被诅咒的。要一直活着,注定要付出一直痛苦的代价。
    他早已撑不住了——聪慧如殷锦,她又怎能不明白这其中的一切?
    “枫眠,是我对不住你!”殷锦流泪了。仅仅是举手之劳的救命之恩,仅仅是十年的养育之恩,可枫眠却舍弃了自己本能拥有的、富足安稳的后半生!
    他选择了复仇,但是他不放心,他不放心自己死后,这一切会变成什么样!
    他知道了古月一族的预言,坚定地相信殷锦定会回来,他要等!他要将一切都准备好,他要把殷锦的成就都维护好,保存好,要完完整整地把这些交到殷锦的手上!
    可是啊,一人之力何其微小。就算他再怎么惊才绝艳,也终是双拳难敌四手。最后也只是保住了死灵一脉。
    “姐姐,都怪我,要是我有你一半的能力,也不至于只保住一把死灵刀……”叶枫眠也哭了。
    “苦了你了,孩子。”殷锦慈爱地摸了摸叶枫眠的脑袋。
    “姐姐,我累了……姐姐,对不起……”
    “我明白的,你睡吧……醒着那么多年,太累了。”
    “真遗憾啊,要是还能亲眼见到姐姐报仇……亲眼见到姐姐一统天下,亲眼见到姐姐把夏帝那个狗贼的子孙踩在脚下……就、就好了……”叶枫眠像个孩子一样靠在了殷锦的怀中,他轻声地说着,眼睛终是慢慢地阖上了。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