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教主疗伤无痕,王愿记忆恢复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116  更新时间:21-04-08 13:02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冷稀禅给无痕道人运气疗伤已有数日,无痕还是脸色苍白,浑身抽筋。
    冷稀禅气的鼻子都绿了,他破口大骂道,“他奶奶的,这白氏少年出手太狠毒了,胆敢重创我最喜爱的徒儿,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教,教主,是无痕该,该死,教主切莫为了小的而动气伤身。”无痕声音微弱,断断续续的说。
    “无痕,你什么也别说了。这是那小子故意找茬,重伤于你。这口恶气,本教主必须替你出。你先别说话了,好好休息养伤吧。”冷稀禅目光柔和的看着虚弱的无痕。
    “是,教主,多,多谢教主为小的疗伤。”
    “无痕,这不算什么,你安心静养吧,唉。”冷稀禅摆了摆手,轻轻关上房门出去了。
    无痕躺在床上,在内心暗下决心,今生誓死追随教主,保护教主,虽九死无悔。待我伤好后,一定加倍修炼道一教神功,绝不再辜负教主对我的栽培。
    冷稀禅飞身来到天师洞,在洞口的草丛边,发现了一枚白玉发簪。“苏轼的头上没别发簪吧?”他自言自语。那这枚发簪是,是那位白氏少年不小心掉落的?“哈哈哈哈。”冷稀禅突然笑声冰冷,“小子,这发簪想必是你的心爱之物,你必会回来寻找的。哈哈哈哈,到时,本教主将你引进洞中,烧上本教特制的无色无味的落魄迷魂香,就不信你是百毒不侵之身。哈哈哈哈。”
    冷稀禅将白玉发簪丢进洞内,从怀中掏出道一落魄迷魂香,用内力在手指燃着,放在了洞中隐蔽的位置。
    然后他又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八缺卦石在自己的身上。洞门只有八缺卦石能开启,这白氏少年是怎么打开洞门,救走苏轼的呢?他百思不得其解。这白氏少年身上的秘密似乎比苏轼还多。待本教主抓住这白氏少年,苏轼既然与他相识,必寻来相救,也是跑不掉的,他早晚都会回到此洞的,哈哈哈哈。
    我们继续赶路,走着走着,王愿忽地想起了什么,大叫起来,“苏兄,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
    “王兄,你记忆恢复啦?”我欣喜的看着他。
    王愿也很开怀,他笑着说,“是啊,苏兄,我全都想起来了,那日,你中了冷稀禅的锁魂香之毒,被困在洞中,是一个姓白的白衣少年救了你我,他说他是你的朋友。他武功极高,用一把扇子施法就给无痕打败了。还召唤仙鹤带我们脱离危险。”
    他说的与文雅大师的推测之词差不多。锁魂香之毒?我是觉得自己的筋骨被禁锢住了,内力无法施展。我就说嘛,王愿哪有召唤仙鹤的本事啊,居然是那个刚刚认识的白乐天,是个与我相当的奇人啊。“哈哈哈,原来他真的姓白呀。”我笑声爽快。
    “苏兄,快告诉我,你是怎么认识他的呢?”王愿对白乐天似乎也很好奇。
    刘仲达插话,“苏兄,王兄,你们经历了什么?我很有兴趣想听你们讲讲。”
    “哈哈哈,王兄,仲达,那位白衣少年自称白乐天,提前告知我此行艰难,让我沿途小心安全,是个好人啊。”说着,我抖了抖手中的扇子,“你们看,这把扇子就是他赠给我的。我跟他才认识没几天,他便出手相救,是位值得深交的侠义之士啊。”
    “苏兄,怪不得你这几天对这扇子爱不释手的。原来那晚在岷峡客栈,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是白乐天赠你扇子,我说怎么第二天一早就见你手中多了把扇子。”王愿解了心中疑惑。
    “苏兄,你这人真有趣,怪不得到哪儿都能结交到友人呢。”
    “哈哈哈,仲达,王兄,有趣的事情还在后面呢。”我神秘一笑。
    “难道苏兄你能预知未来?”王愿和刘仲达异口同声的问。
    “哈哈哈。”我拿扇子捂嘴直乐,“王兄,仲达,你们傻啊,我如果会算卦占卜前景,还能中了冷稀禅的锁魂香之毒,被困洞中吗?”
    冷稀禅为什么要困住我呢?他看中我天资卓越,想要让我继承他的武功绝学?我心思简单,从不多想。
    “也是哦。”王愿挠了挠脑袋。
    就在这时,从身后传来呼喊声,“苏轼,苏轼,前面的人可是苏轼吗?”
    我们三人回头一瞧,但见一个道士身轻似燕的踏着七星步来到近前。
    王愿和刘仲达没见过他,不认识。
    我看清了他的相貌,他的脸上沾着灰,都被他的袖子给蹭花脸了,“巢谷兄,真的是你呀。”我拍了拍道士的胳膊。
    “苏轼弟弟,你让为兄找的好苦啊。”巢谷真挚的直视我的双眼。
    “巢谷兄,上次一别,有六年了吧?”我和巢谷一起不约而同的伸出了拳头。
    “苏轼弟弟,有那么久了吗?”巢谷用拳头抵在我的拳头上,“苏轼弟弟,你的力道比几年前大了许多。”
    “哈哈,你也是呀,巢谷兄。这几年,你长高了不少。”他现在跟我个头差不多,我故意踮起脚,有的人先长个儿,有的人后长个儿,巢谷是属于后长个儿的,他比我年长十二岁呢。
    “哈哈。”巢谷嗓音洪亮的说,“苏轼弟弟,我奉掌门真人之命,前来保护你的人身安全。”
    “多谢张天师关心。既然如此,巢谷兄,你就护送我们前去乐山书院吧。”我冲巢谷眨了眨眼睛,“哦,对了,忘了介绍了。巢谷兄,这两位分别是王愿和刘仲达。王兄,仲达,这位是上清派天师张君房的高徒,巢谷。”我给他们相互介绍了一下。
    “巢谷兄,我和仲达不会武功,今后请你多多关照。”王愿和刘仲达肃然起敬,冲巢谷一抱拳。
    “仲达,你谦虚什么?你的箭术连巢谷兄都自叹不如呢。是吧?巢谷兄?”我笑嘻嘻的说。
    “是啊,确是如苏轼弟弟说的那般。王愿,仲达,好说好说。两位弟弟不必客气。仲达,你会射箭啊?我可不会啊。”巢谷谦逊的冲王愿和刘仲达一抱拳,他见又收了两位弟弟,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刘仲达笑了笑,心想,苏兄,你哪里都好,就是为什么口无遮拦,喜欢揭别人短?
    我们三人在巢谷的保护下,有说有笑,一路顺畅,这就来到了乐山书院。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