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篇 卷三 离酒浅斟红颜睡  第106章 心若刀割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905  更新时间:08-12-03 15:42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北风鬼哭狼嚎,呼呼吹了整夜,似乎要把人的心结成冰,狠狠敲碎。

    我一夜难眠,怔怔望着门口,期盼见到那道熟悉的身影走进。

    誓言犹在耳边,转眼烟消云散。

    我不知道端木澈为何瞬息转变,他的神情告诉我,他有不得已的苦衷。所以我相信他,我彻夜都在等他,等着他来告诉我,他的苦,他的痛。

    也许,他会哀伤地望着我,轻声说:“沁心,你要相信我……”

    也许,他只会说一句很简单的“对不起”。

    也许,他什么都不说,只是深情地望着我。

    那么,我都会理解他。

    可是,他没来……

    外面,风依旧吹得冷冷冰冰,里面,烛火摇摇晃晃,脆弱得即将熄灭。

    翠儿说:“小姐,皇上这一夜去了瑠绣宫。”

    我没有哭,只是眼泪流了下来。

    眼泪的存在,证明了悲伤不是一场梦。

    天明了,第一缕阳光落在我的窗台,不是送来温暖,只是在偷偷告诉我,我一夜等来的,是落空的希望。

    “咚——咚——咚——”

    远处晨钟敲响,声音拉得绵长,割开半边天空,东边天际一片猩红,是谁的心被撕裂了伤口?

    我抬起脸,无神的眼睛慢慢呈亮——端木澈要上早朝了!

    我猛然站起身来,用力地推开门,朝着议政大殿大步跑去。一旁瞌睡的翠儿被我惊醒,惊呼着我的名字,踉跄着脚步随我跑出来。

    天地寒霜,风吹在脸上,刀割的痛。

    我跌跌撞撞,磕磕碰碰,依然疾步跑着。呼吸越来越痛苦,脚步却停不下来,因为心痛,停不下来。

    终于,我见到他了。

    十丈外的玉石长廊从瑠绣宫蜿蜒而出,缓缓走来一群人。

    紫金发冠,帝王长袍,冷冽的神情,慵懒的眸子。我一眼就认出了他。

    “呼……”呼吸重重吐出,是心又痛了。

    端木澈看到我,微微一怔,眸子暗了下去,紫金冠冕上,十二道白玉流苏高高垂下,遮住他半张脸,依稀只见坚韧的嘴角,抿直得如同刀子锋利,割划了我与他的世界。他迈步,无声地从我的身旁越过,却在我裂开的心口,留下了深深的脚印。

    “澈——”我呼唤,失控的情绪,尖锐了声音。

    端木澈稍稍停滞,半刻后扬长而去,头也不回。尾随的宫娥太监一个个穿过我的身畔,表情麻木不仁,只留我一人,孤独地站在原地,随着结着冰霜的天地,一起苍凉……

    为什么不正眼看我一眼?为什么不跟我说一句话?哪怕只是唤一声我“沁心”……

    “小姐,皇上走远了,我们回玉清宫吧,你的衣服那么单薄,会着凉的。”

    “不!我不走,我等他下朝!”我握紧拳头,用尽全力。

    端木澈,如果你不告诉我为什么,如果觉得无法面对我,那么,就让我来面对你!

    我静静地站着,倔强地将身子挺得笔直,尽管牙关已在打颤,尽管浑身已在瑟瑟发抖。

    翠儿陪在我的身旁,半句不吭,圆圆的小脸被冻成了酱紫色。

    今日的早朝格外漫长,寒冷滞缓着时间,消磨着人的意志,抓住每一寸细微的痛楚,无限地延展,将漫长变得更为漫长,将痛楚变得更为痛楚。

    阳光从脆弱的苍白慢慢变成金黄,点点洒在我的身上,却敌不过刺骨的寒风。

    有一群太监从议事殿走出,打从一旁经过。

    翠儿收拢了衣衫,打颤着牙齿问道:“各位公公,皇上今个儿什么时候下朝?”

    其中一个太监用尖细的嗓子回答:“皇上一个时辰前就下了朝,已经绕着西苑回凌云殿了。”

    身后众人随声附和,叩了叩首,迈着碎步离开。

    我如被雷击,怔愣立在原地,风声萧瑟,犹如恸哭。天地的寒雾冻结了我最后一丝理智,所有的等待,所有的期盼,所有的思念,慢慢化为一股愤怒和委屈涌上了心头。我转身,朝着凌云殿快步跑去。

    呼吸沉沉,眼泪哗哗,一路上,所有的人对我投来诧异的目光,私语阵阵响起,我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听不到,我只有一个念头:找到他,问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皇后,你——”

    一个讶异的声音响起,紧随着,一件绣着细碎樱草的蓝袍披在我的身上,带着淡淡的余温,透着醇厚的气息。

    我抬头,莫忘初关切的神情在我的眼中一片模糊。

    莫忘初苍白着脸,满眼心痛,手指拂过我的脸颊,拭去止不住的泪,口中喃喃低语:“你别哭……别哭……”

    一切,都失了礼数。

    我看着莫忘初,看着言子锌,心,沦落冰海。

    端木澈避开不见我,是匆匆回来见谁?

    我一步一步地往前走去,殿门就在那里,那金色的木槿雕花栩栩如生,却像刺似的扎着我的眼睛,扎着我的手……

    “皇后赎罪,皇上有命,谁都不准进去。”侍卫挡在我的身前。

    侍卫的阻止坚定了我的心,我一声喝道:“给我让开!”身子随声越过他们,重重地推开了木槿朱门。

    门缓缓展开,两道相拥的身影映入眼帘,心口顿时绞痛不已。

    端木澈负背而立,夙月紧紧贴在他胸口,笑得一脸甜蜜。

    听到声响,端木澈侧首望向门口,眉头微微一皱,冷冷地看着我,待见到我肩上披着的蓝袍,神色顿时变得难看。

    守门的两个侍卫跑了进来,跪在端木澈身前,浑身颤抖,“皇上恕罪,皇后突然跑了进来,属下不及阻拦。”

    “来人,拖出去斩首。”端木澈面无表情地说道。

    侍卫的神色顿时犹如外头铺地的霜雪,戚戚苍白,“皇上饶命啊!皇上饶命!”

    我急忙道:“不是他们的错,是我一定要进来。”

    端木澈闭目冷冷道:“皇后罔顾宫中礼仪,朕待会自会治你的罪,全部都给朕退下!”

    他唤我皇后,而不是沁心。我突然想大笑,却笑不出口。

    侍卫被拖了出去,求饶声慢慢远去。我一时的举动,送去了两条性命。

    众人皆已退出,唯独我倔强地站在原地。

    “皇后没听见朕的话吗?给朕出去!”端木澈的声音像是来自天边,飘渺得不似真实。

    他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从昨夜起,突然变成了这个模样?那个温柔地拥抱着我,亲吻着我,口口声声说爱我的男人,为什么突然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我摇着头,不敢置信地望着端木澈。

    夙月犹且靠在端木澈的怀中,手指缓缓地在他的胸口画着圈,嘴角一勾,妩媚地望向我,“皇后不走,留在这里想做什么?”

    我红着眼睛怒视她,“是你!一定是你拿结盟的事情威胁澈,否则他不会这么对我!他说过只爱我一个人,他说过不会娶你!他说过的!”

    夙月抬头看向端木澈,委屈道:“皇上,你看,皇后她诬陷我……”

    “澈——”我希冀地望着端木澈。

    端木澈正眼不瞧我一下,只有一个声音缓缓地,毫无温度地响起:“你闹够了没有?闹够了就给朕,滚!”

    我踉跄了一步,神情俱损,眼泪哗哗落下,顿觉得肝肠都已溃烂。

    “不!我不走!你告诉我,你到底怎么了?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了!!”

    “想知道为什么?”端木澈冷哼一声,手一扬,扣住夙月的后脑往上一提,夙月一声娇呼,便被端木澈狠狠吻住。

    “因为朕爱的是夙月。”

    我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幕,身子一软,抵住房门慢慢滑落,无力地瘫坐在地,捂住痛得千疮百孔的心,满面是泪。

    夙月红唇娇艳欲滴,靠在端木澈的胸膛,笑得一脸甜蜜,甜蜜地享受着我的痛苦。

    ---------------------------------------------------------------

    剧情解释:

    很多亲问:沁心是不是中毒了?

    醉回答:是。

    很多亲问:什么时候中毒的,我怎么没看出来。

    醉回答:那是醉埋下的赤裸裸的伏笔,没看出来?那素你笨啊!(啊,别PIA我)

    素酱紫滴,那天沁心去找夙月,离开后,夙月不是泡了沁心喝过的茶给莫忘初?莫忘初说不喝,想留住小命报仇。后来夙月将茶具扫落地上,泛起嗤嗤白烟。(详情请参考第104章)

    如此明显的一处伏笔,还不赤裸裸?SO,米看出来滴亲亲都素笨笨~~~

    至于沁心中毒,还有另一个不明显的伏笔,不过不用在意,看下去就会知道了。

    哈哈,明天接着虐,不要说偶后妈啦,偶不素已经说过接下几章会小小虐滴哟,HOHO~~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