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篇 卷二 英雄自古风流  第94章 陌路两人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002  更新时间:08-11-20 20:29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我回手覆上端木澈结实的背,靠在他的肩头,闭目浅笑,“原来我已经铸成大错了啊!可惜为时已晚。”笑意深了几分,心如波浪,连绵柔软,“因为,我要这个错一辈子都错下去,我要你这一生都为我牵肠挂肚。”

    双臂一紧,我被端木澈更为用力地勒进肩膊。

    “沁心可有足够的勇气来承担这个错带来的惩罚?”

    我往端木澈的颈窝蹭了蹭,闻着他发间沾染的熏香,低声道:“什么惩罚我都不会害怕。”

    原来,承受罪罚,有时也会是种甜蜜。

    头上传来端木澈沉沉的笑声,身子缓缓被他放开,他贴着我的脸,鼻尖抵住鼻尖,轻吻我的唇瓣,柔声询问:“沁心可是有所觉悟了?”

    红霞遮面,我点了点头,蚊声应答。

    端木澈侧首睨着我,唇边生出笑容,手掌覆上我的腹部,柔声道:“那……就让这儿孕育出一个小生命来吧。”

    掌心的温度透过衣衫,渗透进我的肌肤,直达体内,传递着源源不断的温暖。

    我顿悟了他话中之意,脸上顿时羞红不已。

    孩子……一个属于我和他的孩子……

    一股甜蜜溢满了心头。

    端木澈的嗓音在寂静的殿内缓缓荡漾开来:“我们的孩子将会在耀眼的旭日下诞生,沐浴着这世间最温柔的祝福,他会是天地的精华,万物的灵长,他将从我手中承接一个完整的天下,他将开创出一个旷古绝伦的千秋盛世!”

    长烟一空,日星闪耀。

    纵横捭阖,一统四国。

    那是端木澈的野心,也是他的决心!

    我被他脸上坚定的神情怔住,心跳如擂鼓剧烈,仿佛已然看到眼前这个男人一身戎装,站在光束折射的高山上,俯瞰着脚下的峥嵘江山。

    半响,我才收复心神,愣愣道:“如果……如果是公主的话,怎么办?”

    闻言,端木澈一怔,随即昂首大笑,笑声狂放桀骜:“那就让她成为我木琉国有史以来第一个女皇!”

    我骤然如被雷击,怔愣地望着端木澈,失了言语。

    此等惊世骇俗,不羁于世的话,在这个男性为尊的世界里,能够如此狂妄说出口的,也只有他端木澈。

    突然,端木澈脸色一变,眼中精光乍现,快速我揽起我的腰身,往后一跃,我尚不知发生何事,只见他揭起被褥,用力一扬,被褥宽大张开,挡在身前。

    “噗——噗——噗——”

    不知名的东西击在被褥上,发出一阵响声。

    被褥落下,银制暗器“哐啷”落地,我抬头一看,便见十来个黑衣人正持着刀刃砍向端木澈。

    端木澈与众人缠斗,腹背受敌,我在一侧看得焦急不已,只恨自己没有红乔那般的武功,此时,屋檐处也传来一阵打斗声,想来是魑魅魍魉与红乔等人被缠住了身。

    我见三人拎着大刀向着端木澈的背处偷袭,心中大惊,“小心啊,澈——”

    不及思考,身体已然作出反映,我欺身上去,挡在了端木澈身后。

    端木澈回头,眼见刀即将落在我的身上,脸上血色骤褪,眼中布满惊恐。

    “不——沁心!!”

    怪异的事情发生了!

    三个背后偷袭的刺客纷纷停住了动作,杀意凌厉的眸子一睁,瞳孔收缩,身子便往后一翻,硬是生生收回将要砍在我身上的那一刀。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们难道不是来杀我的?

    我心中困惑,讶然看向他们,只见他们重新提起手中长刀,霍霍袭向端木澈。

    心底持着怀疑,我咬牙再次护在端木澈身前,他们果真收起攻势,转而从另一侧袭击端木澈,我再度迎向他们的刀锋,兵刃再次不得已换了方向。

    如此反复三两下,杀手索性停止攻击,将端木澈和我围在中间,蓄势待发。

    而我也从中琢磨出了一个事实——他们,不能伤害我!

    他们此番行动究竟受谁之命?

    到底是谁,欲要杀端木澈,却不愿伤我分毫?

    暮子铭?

    不!

    他此刻远在风璃国忙着争夺皇位,根本无暇分身。

    突然,一道温和的笑容一闪而过,那张如玉的容颜在心中瞬间鲜明,我不由浑身一激。

    正当我寻思之际,突觉手臂一紧,吃痛回头,对上端木澈怒意凸显的眸子。

    “沁心,你!!”端木澈一把将我扯到身前,双手抵住我的脸,眼中藏着狂风暴雨。他的嘴角扯动了几下,压下满腔的怒火,提着我跳出杀手包围。

    此时,红乔等人已摆脱纠缠冲了进来,守在殿外的侍卫也前来护驾,百来人顿时将那十几个杀手围得无处遁形。

    宽大袖袍用力一甩,端木澈冷着结霜的脸命令:“给朕活捉他们!”

    侍卫们纷纷亮起武器冲上前去。

    眼见生路无门,杀手快速地对视一眼,举手横刀刎向脖颈,手法干脆利落,不见丝毫犹豫。鲜血顷刻四溅,落了满地樱红,躯体齐刷刷地倒下,生死一念即成。

    端木澈冷眼望着地上那十几具尸体,久久不语,眼睛细眯,眼角流出森寒,半响才冷冷地吐了一句话:

    “端木流云,你果然还活着!”

    ------------------------------------------------------

    黎明前的绯红,在天边磅礴喷涌,日星隐耀,山岳尽掩朦胧。

    蒙放抖索掉一身霜寒,步入屋内。

    屋内烛火通明,嫦娥明月灯照亮了一张明媚的容颜,在身后雕砌的玉墙上,投射出了一道修长清瘦的身影。

    那一身月牙衣衫的男子正站在书案前,手握笔墨,专注作画。漆黑发丝在他的肩侧垂泻而下,半遮住他蜿蜒着思念的脸庞,却遮不住那一道刻骨铭心的温柔。

    蒙放静静立在一侧,他知道主人作画时,素不爱被人打搅。蒙放的目光停驻在画卷上,心中不由浮上幽沉,恰如淫雨靡靡的季节,阴霾了整片天空。

    主人又在画她了……

    自从他跟了主人,总见主人在孤寂了漫天星辰的夜晚,嘴角含着温和如同恸哭的笑容,一人默默作画。刚开始,他不懂主人在画什么,渐渐地,他才看懂了,那是一个女人的背影。日复一日,背影慢慢地变成了侧脸,侧脸又慢慢地变成了正面……他用了十年的时间终于明白,主人的这十年,只是在画一个女人转身的瞬间。当今夜,他乍见那个女人时,心中除了讶然,更是戚戚不得而语。

    “主人……”蒙放忍不住道。

    男人停住了手中动作,轻轻搁下笔管,淡淡道:“刺杀失败了?”

    “是,请主人责罚!”

    男人摇了摇头,嘴角笑容温温和煦,“刺杀失败了,但你的任务却是完成了,又何须责罚?”

    蒙放一怔,“蒙放愚钝,请主人明示。”

    “至少你已经把我想说的话传达给他了。”男人笑笑,“知道端木流云没死,不知道他会是个什么表情?可惜,我已不在乎了……”

    “主人……”

    男人侧首,见蒙放看着画卷欲言又止,一声轻笑,“你可是想问这画中女子是否是木琉国皇后伊沁心?”

    蒙放神情一滞,立即半退一步,重重叩首:“蒙放不敢。”

    男人俯首,修长的手指覆上画中笑颜,轻声低语:“是啊,她是沁心啊,是我心中的一个梦……”

    蒙放迟疑了半会,不由道:“主人若是倾心于她,为何不去见她?”

    “见她?”男人身形一顿,脸上卸去了温温笑容,落得郁郁寡欢,“若再度相见,不过是陌路之人,不如不见。”

    男人仰首,不由唏嘘,如何能够忘记,在那绚烂如烟火的华光中,他对她最后的成全。

    沁心,你我如若还能再见,从此陌路两人。

    从此,真的见面不再相逢了……

    “主人,今夜水珑国的连家寨大规模刺杀沁心小姐,我们是不是该……”

    “不用。”男人收起凌乱的思绪,正色道:“连家寨不过是第二个唐家堡,无须在意,你倒不如派人给我盯紧那个人,我不想再看到第三个唐家堡。”

    “是,属下明白。”蒙放受命,随即从怀中掏出一封信,举头呈上,“主人,宗政家修书一封,请您查阅。”

    男人接过书信,快速扫阅,手一扬,书信在空中纷飞,待落地时,已燃烧成了灰烬。

    一声低语随着书信消散在风中。

    “宗政明轩,我的恩师,谁会想到竟是……天命如此,纵然改变了过程,却改变不了结局……”

    -----------------------------------------------------------------

    后记:

    今天,偶未来小姑生日,忙碌了一天,匆匆更出文来,希望不会太粗糙,日后再细细修改吧,先让亲看着,

    o(∩_∩)o。。。

    大家看完后,可别忘记给醉投上你们神圣的票票哟~~~~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