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篇 卷二 英雄自古风流  第72章 黄粱一梦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219  更新时间:08-09-28 17:04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轻轻一阵推摇,将我清梦扰乱,我睁开双眼,微微细眯,端木澈的那张俊脸在眼前放大,我心头一惊,猛然坐起,拉上被褥往后一靠,口中结巴:“你……你……”

    端木澈露出戏谑的笑,揶揄道:“是我昨晚累着沁心了,竟害沁心睡得如此香沉。”他俯首含住我的嘴巴,一阵缠绵热吻后慵懒笑道:“沁心睡颜至美,着实让人赏心悦目,奈何时辰将至,只得将你唤醒,可惜了一道旷世美景……”

    “什……什么?”我羞红了脸,仍是一头雾水。

    端木澈翻开锦被下了床榻,几个婢女上来为他更衣。

    “莫非沁心忘记了,今日乃封后大典,普天同庆,四方来贺,岂可腻在床上偷懒?”

    “封后大典?”不是已经过了吗?

    看着我浑然迷茫的表情,端木澈淡笑,眼含宠溺,轻捏了一下我的鼻尖低语:“你啊……”

    端木澈站直身姿,击掌两下。一群婢女随着翠儿涌上来,七上八下地将我打扮得花枝招展,随后,我便被端木澈拉出房门,看到一路上熟悉的风景,我懵了,这……是睿王府……

    马车颠簸地驶着,我腻在端木澈的怀里,闻着他身上独有的香味,端木澈的手轻柔地拍着我的背,嘴角噙着柔和的笑。

    马车一阵哐啷停了下来,我被吓了一跳,端木澈眉目一沉,含威而问:

    “发生什么事了,张叔让?”

    管家张叔让在外头答话:“启禀王爷,我们的马车与靖安侯府的马车挤到了一处,他们不肯让路,硬是让我们先让道。”

    “本王能给天下所有人让道,唯独他暮子铭不会。”端木澈冷哼,随手揭开垂帘,跳下马车。

    我尾随他而下,看到一个白色人影站在对面锦黄马车旁,不时向我这边遥望,待见到我下来之后,便大步地跑到我的身旁,拉起我的手,素来冷清的眸子此刻布满温柔:

    “沁心,我可见到你了,这么多年了,你还是那么风姿卓越。”

    我有点错愕地看着眼前的暮子铭,什么时候,他的眼中的那抹冷清,不再是刻骨的恨,而是轻扬的高傲?

    手腕被人往后一拉,腰身被一双健硕的臂膀环住,我闻到了熟悉的熏香:

    “暮子铭,你别太过分,沁心现在是本王的妻子,你给本王放尊重点!”端木澈扬起下巴,冷眼望着暮子铭。

    暮子铭柔和的脸骤然变得冰冷,冷哼道:“哼,若不是当年你趁我出兵讨伐南方流寇,花言巧语骗走沁心,沁心现在会是我靖安侯夫人!”

    “沁心如今是睿王妃!”

    “她会回到我身边的。”

    “都三年了,你怎么还一个德行!”

    “我这个德行一生都不变。”

    我有点无措地看着眼前这两个权势倾天的男人,实在想不明白,以他们现在的身份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行事,就不怕有辱斯文?环顾四周,见众人都是一副习以为常的表情,无奈摇头。

    我叹息,抬头看着近在眼前的宫门,便转身离去,把那两个冷眼对刀锋的男人丢在了身后。

    我迷乱地走在暗香浮动的梅林中,不知为何会来到这里,不远处琴声悠扬,我便寻声而去,只见一个美艳不可方物的青色身影,端坐在凉亭内,神情投入地抚着瑶琴。

    薄翼白纱,随风飘扬,蓝天白云,远远映照,那抹青色的身影,就犹如千山拥抱的翡翠,见证着超尘脱世的存在……

    “你……”我迟疑出声。

    修长的双手盖住琴弦,琴音戛然停止,他抬起头看我,淡笑,笑容倾倒众生:

    “沁心,三年不见了,你可安好?”

    “你是……无霜,还是青衣?”

    “沁心欢喜无霜,我便是无霜,沁心欢喜青衣,我便是青衣。”他含笑回答,风动,青丝飞舞,衣袂飘扬,何其风华绝代。

    “我都欢喜。”

    “那我便都是。”

    绯色花瓣随风飘落,弥散在彼此的视线中,笑容明媚,与天高扬。

    “无霜公子,原来你在这里啊,可让朕好找啊!”一个浑厚的声音响起。只见一个身穿九龙翔天黑袍的男人大步而来,看到我先是微微一愣,随后露出温和的笑:

    “原来睿王妃也在此啊,朕方才见过皇兄,他现在寻你寻得急呢。”

    我看着那道笑容,眼泪不由得流了出来:“流云……你是流云……你还活着,这真是太好了……”

    端木流云微微错愕,随即大笑开来:“沁心还是老样子,动不动就哭,而且口没遮拦,就你方才那番话啊,小心朕砍了你脑袋!”

    “这可不行,皇上砍了她的脑袋,等于要了臣的命!”一个爽朗的笑声夹杂进来。

    端木澈扳开缭乱的梅花枝,漫步而来,后面紧随着一脸淡漠的暮子铭。

    “沁心怎么不说一声就到处乱跑,可让我好找。”端木澈拾起我的双手,忍不住怨上几句。

    “睿王与睿王妃真是伉俪情深,哀家好生羡慕。”

    我抬头,只见一个绝美少女摇曳着曼妙身姿,婀娜而来。一袭暗红的木槿繁花凤袍,衬出她玲珑有致的身段,举止回眸间,风情万种。

    “皇后,你怎么来了?”流云伸出手,美艳少女将手放到了他的掌心。

    “哀家听闻哥哥来了,欣喜不已,盼早点见到哥哥。”皇后抬起流转美目看向无霜。

    “无泪,你即将贵为一国之母,以后切莫如此随性了。”无霜颔首微笑。

    “这还不都是跟哥哥学的。”皇后扁扁嘴巴,脸上浮上淡淡的羞红。

    众人皆是大笑不已,笑声久久蜿蜒在碧空蓝天之上。

    我随着大家一同笑着,眼泪顺着眼角,不断滑落……

    木琉国与风璃国结为秦晋之好,以后便不会再有战争。手足情深,君臣和睦,夫妻齐眉,知己知心。没有人死去,没有遗憾,没有后悔,没有伤心,没有仇恨,也没有痛苦……大家都是好好的,快乐的,微笑的……

    我满足地仰起头,面向天空,双目微合,用力地呼吸风中香甜的气息,一切是多么的幸福,我那颗疲惫不堪的心,被温柔地拯救,足够了,真的足够了……

    而这场美丽虚幻的梦,该醒了……

    我缓缓地张开眼睛,蓝天白云,言笑晏晏,全部烟消云散,金碧辉煌的宫殿,孤独流淌,我,泪流满面……

    ------------------------------------------------------------------------

    我漫步在御花园内,随意地看着着满院子红红绿绿的花花草草,想起昨夜无霜离开后,我做了一个许久未曾做过的美梦,嘴角不由得扬起了笑容。

    迎头走来几个粉衣宫娥,手上端着茶盏,脚步细碎沉稳。

    “奴婢见过皇后娘娘。”宫娥们纷纷恭敬下跪。

    “平身吧,这是什么?”我指着茶盏问道。

    “启禀皇后娘娘,这是为皇上送去御书房的参茶。”

    “交给本宫吧,本宫亲自送去。”

    “是,皇后娘娘。”

    我端着茶盏,慢慢地来到了御书房,正欲推门进去,里面传来一阵交谈声让我停止了动作。

    “微臣断定,此事乃靖安侯暮子铭所为,皇上明察,除了暮子铭还有谁会想要盗窃虎符?盗取虎符意欲何为?是为调动兵马。而今的风璃国,已是三方之力蓄势待发之际,暮子铭如若再不调动一支强大军队赶去,如何能登高一呼?”

    “是啊,皇上,而今十万大军一夜消失踪影,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实乃火烧眉毛的大事啊!”

    御书房内一片安静,良久,端木澈的声音响起:“伊相国,你认为暮子铭此人如何?”

    “谋略武功,人中佼者;城府心机,深不可测。他能潜伏十年,只为一朝得胜,其心智之坚,可比磐石。今日且戏浅滩,他日得势成龙。此人,若是放他离开,等于放虎归山,必定成为皇上日后一统天下最大的阻力。”伊东闵的声音振振响起。

    “依伊相国之见,朕该又该如何处置?”端木澈的声音不急不缓,听不出喜怒哀乐。

    “这虎符是他盗的也罢,不是他盗的也得是他盗的,现在,他羽翼未丰,正是除去他的大好时机,等他日后龙御天下,怕是难上加难!”

    我心中一凛,转身离去,走了一半,回过身将茶盏交给宫娥手中。

    “为皇上送去,记住,你今日不曾见过本宫。”我淡淡地说道。

    “是,皇后娘娘。”

    我快速回到玉清宫,怔怔地坐在那里,方才听到的话让我神魂慌张,手心越来越粘稠,也越来越冰冷。

    端木澈要杀暮子铭……端木澈要杀暮子铭……

    这个声音一直在我的脑海里回旋。

    我想起昨夜无霜突如其来的告别,想起十万兵马一夜消失,想起暮子铭被扣在府中命牵一线,想起端木澈以往对付敌人的心狠手辣,我立刻站了起来,扬声道:

    “翠儿,为我准备普通衣衫,我要出宫!”

    “小姐这是要去哪?”

    “靖安侯府。”

    我看向窗外,阳光金光灿灿的,万分的刺眼,我想起了昨夜温温蔓延的幸福,心酸地叹息:

    终究是黄粱一梦,虚幻一场……

    -----------------------------------------------------------------------------

    后记:

    欢迎梦露亲亲点评~~~~~

    感冒了,醉醉灵感泛滥,仰天长啸~~~~~~~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