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篇 卷二 英雄自古风流  第70章 独一无二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282  更新时间:08-09-25 19:54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砰——”

    御书房的浮雕金门被一把推开,殿内众人神情一滞,回过头怔怔地望向门口,只见一个女人站在那里大口喘息,脸上泪迹斑斑,紫色凌云繁花宫袍微微凌乱,罗兰薄纱披肩被袭来的一阵狂风高高吹起,和着背后的蓝天白云,疯狂飞扬,头上玉石流苏砰砰低响,犹如她此刻声声不断的低泣……

    “沁心……”端木澈站在明黄案几后,手持毫笔,硬是愣在了那里。

    “澈……澈……”此时,被那双素来慵懒的眸子凝视,我竟然突然无措起来,只得立在那里,低声地唤着他的名字。

    守门的侍卫尾随而来,跪倒在地。

    “皇上赎罪,皇后娘娘匆忙赶来,卑职不及通传,请皇上责罚!”

    端木澈搁下笔管,衣袖一挥:“退下吧。”

    “你们也先回去吧。”端木澈对着殿内的诸位大臣说道,眼睛依然笔直地凝视着我。

    “微臣告退。”众人朝端木澈跪拜,随后又向我叩首,慢慢退出。

    当一个身着月牙儒衣的年轻男子经过我身旁时,端木澈的声音再度响起。

    “乘风,别让朕失望。”

    儒衣男子身子微微一顿,随后低声应道:“是,微臣定不负皇上所望。”

    众人皆已离去,房门被合上,殿内只剩下两个人,一个沉默凝望,一个呜咽低泣。

    端木澈微微叹息,步下案台,走到那个哭得如同孩子一般的女人面前。

    “沁心,你怎么了?”他伸出手,想为她拭去眼泪,却不由地停在了半空,他想起了昨夜,突然害怕再去承受被她推开的那种锥痛,硬是生生地将手缩了回来。

    看到端木澈不经意的动作,我的心里顿时纠结难受,一把扑倒在他怀里,拉着他的衣领,靠在他的胸膛,任由眼泪泛滥成灾,将所有的泪水鼻水,统统蹭到他华贵的黑袍上。

    端木澈的那双手再度犹豫了一下,终于拂了上来。我感觉后背被他轻轻地拍敲着,心中郁结顿时消散许多。

    “沁心,跟朕说,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哪个该死的奴才没伺候好你?”

    我闷声摇头。

    “那是谁招惹你了吗?”和煦沉稳的声音再度响起。

    我摇头,停顿了一下,又点了点头。

    “谁?告诉朕,朕定要让他生不如死。”头上的声音冷冽了几分。

    “他很厉害的。”我带着浓浓的鼻音闷闷地应道。

    一只手环住了我的肩膀,将我更加深入地拥入怀中。

    “普天之下,唯我至尊,沁心大可说来。”端木澈朗朗说道,霸气横溢。

    “那我说了。”

    “恩。”

    “他是木琉国的当朝国君,德昭帝端木澈。”

    端木澈顿了一下,迟疑开口:“朕?”随即淡笑开来,“朕是如何招惹到了沁心?”

    我气恼地推开他,昂起头直视他的眼睛:“你还瞒我,我已然见过伊……爹爹了!”

    端木澈神情微愣,随即淡笑,笑容苦涩:“沁心都已知道了?”

    “是的,你为什么都不告诉我?”

    “若为沁心,这区区寒毒,又何足挂齿?”

    我涨红了脸正欲发怒,端木澈的手指拂上了我的唇,“沁心勿恼,是我不好,我只是不想让你担心。”

    当端木澈说出“我”的时候,他已经不再是一个帝王,只是一个男人,一个满怀爱意的男人。

    我看着眼前柔情缱绻的端木澈,眼圈红了又红。

    端木澈转身在红木椅上坐下,将我拦腰坐到他的大腿上。

    “沁心哭得那般伤心,风尘仆仆跑来,就是为了这事?”端木澈玩弄着我的手掌。

    这事?听他这口气好似我小题大做了?

    我瞪大红红的眼睛,嘟起嘴巴负气道:“你说吧,那个招惹我的人,你怎么让他生不如死?”

    端木澈苦笑一番,随后手掌覆上我的脸颊,拇指轻轻摩擦,一脸认真道:

    “沁心这一哭,就已经让那人生不如死了。”

    我脸骤然羞红,心里暗暗念道,端木澈原来也可以这样一本正经地说着情话啊……

    而后,我又忿然嘀咕:“昨夜我告诉你自己并非这个世界的人,你还一脸不信,原来你早就知道了,你又瞒着我!”

    端木澈淡笑:“不,我不曾瞒你,我一直都在说,沁心是独一无二的。”随即翻开我的掌心,轻轻落下一吻,“当日,你在一片红光中落入我的怀里,便死抓着我的衣领不放,口中直嚷着不让我走,那时我便明白,你落入我的怀中,也落进了我的心里,我此生怕是难以将你放下了……”

    端木澈抬头,看到我醉红了脸,他脸上的笑容加深,眸子也愈发的幽深。

    一只手扣住了我的后脑,湿润柔软的双唇贴了上来,舌尖划过贝齿,探入我的口中,与我火热纠缠。我低吟出声,一只大手已然探入我的衣袍内,覆盖上高耸的酥胸。

    此时,一阵“咕噜咕噜”的声音不合时宜地响起,端木澈停顿了一下,别开脸呵呵地低笑起来,而我的脸红得已不能再红了。

    端木澈止住笑,回过头正色道:“沁心莫非从起床至今,都尚未用膳?”

    我默默点头。

    端木澈眉目一沉,怒斥:“简直胡闹!”

    随即放开我扬声道:“来人啊,传膳!”

    一个太监领旨而去,另一个太监便匆忙跑了进来,跪在端木澈面前,手捧折子,高举过头。

    “启禀皇上,威武大将军张康年有折上奏。”

    端木澈拿过折子,打开快速扫视,脸色突然大变,他合上折子放至案上。

    “叫张康年先在殿外候着。”

    “慢着!”我叫住正欲传旨的太监,回头对端木澈笑道:“国事要紧,你不用陪我用膳,就让御膳房将膳食送至玉清宫吧。”

    端木澈沉默半会,沉吟:“也好。”

    我含笑离去,正当我走到门口的时候,被端木澈叫住。

    “沁心……”

    我回过身,看到端木澈站在金灿灿的宫殿中间,柔情地望着我,脸上竟然闪过一道不可察觉的羞涩。

    “我晚上再过来陪你用膳,可好?”

    我神情微愣,明白了他的意思,脸火辣辣地烫,也不自觉地害羞起来,我低声应道:

    “恩。”

    当我走出御书房,张康年正应诏迎面而来,脸色苍白,神色惶恐不安。

    他对我行叩拜之礼后,便大步地朝御书房走去。

    我看着尚且风和日丽的晴空,心中暗暗地想,怕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

    ---------------------------------------------------------------

    后记:

    本来今天想休息一下,一觉醒来看到亲亲们的留言,又噔噔地跑来更文……

    感悟,醉自虐上瘾了,不忍亲亲失望……

    SO,票票快快来哟~~~醉泪奔而去~~~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