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篇 卷二 英雄自古风流  第68章 一举三得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044  更新时间:08-09-23 16:27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我是伊沁心,伊沁心是我?那姜凌安是谁?

    我抬起眼帘,看着伊东闵,眼中浮上怒意:“你莫要再信口雌黄!我不是你女儿!”

    伊东闵双眉微蹙,随即淡开。

    “你的确是我的女儿。”他停顿了一下,眼角微颤,露出几丝悲痛,“确切的说,你的身体是我的女儿,而你的灵魂不是。”

    我摇着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你……胡说……”我的声音都开始颤抖。

    “我知道这件事令人难以置信,但它确实发生了,不然,你又为何出现在此?”伊东闵回答。

    我神情一愣,伊东闵的话如同当头棒喝,让我全身闪过一个激凌。

    是的,我出现在这里,本身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陌生的世界,陌生的人们,一夜间全部改变,还有什么事情能令人更加难以接受的?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收复了紊乱的情绪,转身在圆桌前坐下,微微抬头看着伊东闵:

    “相国大人请坐吧,我想知道事情全部的缘由,还请你仔细为我道来。”

    伊东闵看向我,眼中微微闪过钦佩。

    钦佩?钦佩什么?我的泰然自若?

    我不由得苦笑,纵然我真能泰然自若,也源于我是一个接受过高等教育的现代女性,就算再不济,也不会一下子晕倒。而事实上,我一点也不泰然,我的心,慌得很……

    伊东闵在我的对面坐了下来,如老僧入定,纹丝不动。

    “相国大人请讲。”

    桌案上的雕龙香炉,薄颜袅袅上升,圈出层层烟晕,却被偷偷潜入的细风凌乱吹散,我望着四处流窜的白烟,有点失了神,耳边这才响起伊东闵微微的叹息,却听他说道:

    “哎,此事,说来话长……当日,为了完成先皇遗命,助睿王夺回王位,老夫可算是殚精竭虑,费尽心机,花费了无数时间与精力,这才拟定了一个万全之计。终于,时机成熟,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而这个东风就是要赢得上元帝端木流云的信任。可是,端木流云何许人也?他笑中藏刀,城府极深,又岂会轻信他人?老夫与靖安侯虽为他效力多年,最终都未曾取信于他。于是,我们又想出了一个获取他信任的计划。”

    “什么计划?”我问道。

    “让当时还是睿王的皇上去向端木流云请旨,赐婚小女沁心于他。”

    “哦?这样如何能获取端木流云的信任?”我不解。

    伊东闵淡笑,牵动眼角细纹,眼中含着谋算的精光:

    “此乃一举三得之计。当时,小女与靖安侯郎情妾意之事,满城皆知,若睿王此时娶了小女,在他人看来,自然认为他是为了痛击政敌靖安侯而横刀夺爱。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端木流云也乐于看到靖安侯冲冠一怒为红颜,与睿王积怨愈深,这样才会更加尽心为他效力,因而对靖安侯的信任自会加深一分,此为一得;睿王要娶小女,亦会让端木流云认为他在拉拢老夫。老夫若是睿王的人,睿王又何许此举?所以端木流云亦将老夫引为己用,逐渐降低了戒心,此为二得。”

    “那何为三得?”

    “三得就是,为沁心寻得一个如意郎君,睿王乃人中龙凤,并非池中之物,嫁于他,自然不会委屈了沁心。”

    “靖安侯暮子铭亦非等闲之辈,为何不能……”我忍不住为暮子铭伸冤。

    我的话犹未说完,便被伊东闵打断:

    “暮子铭身份过于特殊,而且……”伊东闵沉吟,并未将话说完,只是重重叹息:“我绝不能让我的女儿受一点点的伤害!”

    伊东闵那张老谋深算的脸上逐渐浮起一丝慈爱,眼神也逐渐变得柔和。

    父母为子女之计深远……奈何,却不知子女所爱为何……我不由地轻叹。

    “此事与我的灵魂进入伊沁心之身又有何关联?”终于,我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伊东闵的腮处微微抽搐了一下,眼中划过悲痛。

    “就在赐婚的圣旨下来之后,沁心抵死不从,口中直嚷着此生非暮子铭不嫁,甚至还差人给暮子铭送去书信,让他带她私奔。”

    “书信最终被你截下了?”

    “不,是暮子铭亲手交予老夫手中。”

    “啊!”我惊呼一声,心中不由一痛,那个一脸冷清的男人,为了报仇,果真什么都能忍下,甚至连所爱之人也不惜背叛……我突然想起跌下山崖那会,他昏迷不醒,口中直念道要沁心原谅他,难道除了对我射发三箭心怀愧疚之外,更是为了此事?胸口涌出一股酸楚,逼得我眼眶微微泛红。

    伊东闵斜着眼睛睨了我一眼,继续说道:

    “事后,老夫怒极,将沁心关于房中,命管家寻来秘药,决心就算夺走她的记忆,也要她断了对靖安侯的那份痴念,将她嫁于睿王。”

    “后来呢?”

    “后来……沁心,沁心她……”伊东闵的声音带上几分悲腔:“那一日,老夫前去睿王府,睿王为老夫引见他的师父,正是名满天下的卞机上人李源清,李源清乍见老夫,便直言老夫家中将有丧事,老夫当时心中极为气愤,碍于他是睿王的师父不便当场发作,此时,管家突然来报,说是沁心突然倒地,已然没了呼吸……”说到此处,伊东闵终于忍不住哽咽。

    “啊?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惊呼。

    “我们匆忙赶到沁心房间,沁心躺在床上,像是睡着了一样,却是永睡不醒。我的女儿,我的沁心……从小,我当她是宝贝似的疼着,舍不得她受一点委屈,那一日,我却打了她一个巴掌,怒斥她恬不知耻,不顾她哭喊,将她关于房中。当我看着她逐渐冰冷的尸体,我的心就仿佛跟她一同死去一般……我的好女儿,我的沁心啊……我再也听不到她调皮地唤我爹爹,在我为国事劳累之后,也再也不能感受她那双小手为我捶背的温暖,她最后是怎么死去的?是不是带着对爹爹的恨,是不是在恨着爹爹……”

    我听着听着,忍不住红了鼻子,抬头,伊东闵早已老泪纵横……

    “她……是怎么死的?是……自尽?”我迟疑地问。

    “不!她是被人杀死的!!”伊东闵在圆桌上重重拍了一掌,悲痛欲绝的脸上布上了阴鸷。

    “是谁?”我一脸惊讶,一直与世无害的伊沁心,会是谁要杀她?

    伊东闵微微摇头:“不知是何人。那一日,李源清看到沁心的尸体后,脸色大变,口中直念着‘何必’‘天命’之类的话。老夫正欲问个明白,此时沁心的身体突然闪出一阵红光,漂浮到半空。若非亲眼所见,我们都难以相信世上竟然有此等诡异之事,良久,红光消停,沁心的身体快速下降,幸亏睿王及时接住。沁心开始哭个不停,紧紧抓着睿王的衣袍不放,口中喃喃念道‘你是谁,不要走’,老夫原本欣喜沁心再度活了回来,不料李源清却说沁心已死,此人并非沁心。李源清告之,十年前,他曾见过此等怪异事情,当时有人以玉石器皿为媒介,以强烈的情感为催动力,启动神秘力量,跨越了时间与空间的屏障,进行灵魂的转换。老夫半信半疑,便命管家暗中观察,隔日,沁心醒来,果然举止言行像换了一个人,唯独眉目神情,依然九分相似。当管家禀告老夫之后,老夫决定决定一切按原计划进行,让她服下秘药,再嫁入王府。”

    “原来如此啊……”我恍然大悟。

    “所以,你虽不是沁心,但亦为沁心,你住进沁心的身体,将沁心的生命得以延续,你是上天对老夫的恩赐,你便是我的女儿!”伊东闵看向我,满眼和蔼慈爱,竟是将对沁心的父爱,全部灌注在了我的身上。

    眼前这个眉眼慈祥的伊东闵,不再是那个沉浮官宦之海的权臣,却是天底下每个疼爱子女的慈父一般,让我想起了自己的父亲。面对这样的他,我心中纵然是的满腔恨意也不由地随风消散。

    我叹了一口气,随口问道:“那个卞机上人还说了什么?”

    伊东闵的神色一变,嘴角扯动了几下,竟是出现犹豫之色。

    我心中一动:“可是与我有关?”

    伊东闵犹豫了半响,微微颔首。

    “他说了什么?”我的声音扬高了几分,手心逐渐变得粘稠,唯恐再从伊东闵的口中,听到什么骇人的话来。

    细风消停,房间变得闷热窒息,而我的心亦在砰砰地跳着,等待呼之欲出的回答……

    ----------------------------------------------------------------------

    后记:

    今天终于提早码好字了,修文去,小宇宙,爆发吧!!!!

    广告时间:

    有票票,就是这么自信!

    自从有了票票,腿脚也麻利了,码字也不累,票票,就是这么好!

    今天看文不砸票,砸票还得砸醉醉!

    今天,你砸了吗?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