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篇  云过天空【一】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654  更新时间:08-09-16 11:31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他叫端木流云,是木琉国未来的储君。

    小时候,他时常会坐在宫殿的石阶上抬头望着天空。

    他是流云,却在羡慕天上的浮云,因为它们是自由的,可以飘到天空的任何一个地方,不像自己,只能禁锢在这偌大的宫殿中,若有所思地望着四方的天空。

    那个时候,母后总是用她冰冰凉凉的手抚摸他的脸颊,喃喃低语:

    “云儿,你是母后的希望,母后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

    “母后,云儿不想做皇帝,澈皇兄比云儿更适合做皇帝。”

    他第一次说出自己心中的想法,却让母后的神情变得癫狂。

    母后让他跪下,拿出藤条一遍又一遍地抽在他的背上,口中歇斯底里地念道:

    “你是我的儿,你一定要君临天下,你不能把皇位让给任何人,尤其是惠妃的贱种,你不能。。。你给我发誓,你给我发誓!”

    他哭着发了誓,那句话,他一生再也没有说过。

    母后扔下藤条抱着他一同哭着,哭得肝肠寸断。

    那时,他便想,如果这是母后的愿望,他会为她做到。

    在这个偌大的皇宫里,只有母后会抱着他,唤他云儿,只有母后偶尔会用温柔的眼光触及他。所以母后想要的,他都会为她实现。哪怕母后的怀抱永远是冰凉的,哪怕母后的爱并不是他想要的,但至少是他唯一拥有的,残存的温暖。。。

    后来,惠妃被赐死了,皇兄被送出皇宫。

    再后来,父皇想杀他,他却还活着。

    他开始愈发的羡慕浮云,却最终决定不再去羡慕。

    14岁那年,他微服出了皇宫,在有点冷清的闹市,看到一个约莫二十七八岁的男人被一群人殴打。

    男人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双拳紧握,紧咬牙根,任凭打骂。

    终于,那群人打累了,丢下几个铜板嗤笑道:

    “还真是打不还手,凌云山出来的高手啊,我呸!”

    几人大笑而去,那男子擦掉嘴角的血迹,拾起地上的铜板,露出无力但是满足的微笑,将铜板小心翼翼地放入怀中,如同珍宝。

    随后又有几个人前来攀谈几句,接着便又是一阵拳打脚踢,事后也是丢下铜板大笑离去。

    男子看到静静站在一旁的他之后,面无表情地说:“打一次,两个铜板。”

    “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赚钱。”男子的脸上出现痛苦的神情:“在下在外学艺十余载,回来不曾孝敬老母亲,连她死后为她敛葬的银子都没有,实在不孝。”

    他淡笑,将一锭银子放在男子手上,男子顿时变得羞愤:“我不是乞儿,不需要公子行乞。”

    他笑道:“谁说我要白白给你,你看这锭银子能让你挨几次打?”

    男子正色:“不下千次。”

    “千次啊,一下子打不完,我慢慢来便是,等你敛葬完老母亲,来这个地方找我吧,我自会跟你算个一清二楚。”

    他扔给男子一个刻着“宫”字的令牌:“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陆德。”

    他从来没有想到,他一时兴起的善心,却换来了一个人一生的忠心。

    回宫的时候,他路过城门,只见一个浑身褴褛,满面泥垢的少年被守卫拦了下来,不免一阵拳打。

    少年的呼吸紊乱,但是眼神森冷凌厉,狼狈的处境丝毫不损他与生俱来的气势。

    他暗想,这个少年并不简单。

    他上前询问,那守卫见了他脸色大变,他看了那守卫一眼,想起他是年前因为犯错而被贬到城门守门的御前侍卫,想来是认出了他。只见那守卫正要行礼,却被他挥手制止,他随声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启禀太。。。”守卫收到一记怒视,慌乱地改口:“回公子,是这样的,这个小乞儿没有关牒却想入城,小的怕他是敌国的奸细。”

    “哦。。。”他看向那个少年,少年也是一脸深究地回望他,淤泥爬满他的整张脸,唯独那双眼睛依然熠熠生辉。

    他突然发现,他很喜欢这个少年,尤其是他的眼神,压抑着无边的恨和无底的痛,活得残忍而又了无生趣。

    看着那个少年,像在看着自己。

    他笑道:“不过是一个乞儿想入皇城行乞,放他通行吧。”

    “是。”

    就在他准备转身离去的时候,少年突然倒下,他这才发现少年破烂的衣服已经被血浸染。

    无奈,他将少年带到天仙楼。

    天仙楼,是他一手创建的,明着是天下第一酒楼,暗里是在为他搜集天下情报,监视对面而立的春风得意楼。

    他站在床前望着那个尚在昏睡的少年,笑得一脸深意。

    探子方才已然呈上这个少年的资料。

    暮子铭?他不感兴趣。

    暮家血案?他也不感兴趣。

    他唯一感兴趣的是,他是卞机上人第二个徒弟。

    少年醒了,吃痛地坐起,戒备地望着他。

    他笑道:“你叫暮子铭是吧?”

    “你如何知道?”少年微微吃惊,随即变得淡漠,眼中浮上戒备。

    “方才你在梦中的说的。”他笑得更加的开心。

    “我还说了什么?”少年握紧双拳,眸子冰冷。

    “风璃国暮家血案,暮成天饮恨而死,其怨不得昭雪。”

    暮子铭眼中浮上悲痛,脸上恨意渐浓:“你若助我得报家门大仇,我甘愿为你效力,肝脑涂地。”

    他淡笑:“我又如何能助你得报大仇?”

    “木琉国当朝太子,未来的一国之君,自然有能力助我报家仇之恨。”暮子铭看向他,神情笃定。

    他不可置否,晃着脑袋说道:“你何德何能,需要我为你大费心思?你的仇人可不是一般的人呐。”

    暮子铭咬牙说道:“在下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礼易春秋,天文地理,机关谋略,无所不能,可堪国之大任。”

    他听了大笑道:“真是狂妄之人!不过卞机上人的高徒,的确有资格这样狂妄!”

    “我连这个都说了?”暮子铭不敢相信。

    “恩。”他笑得愈发的开心:“令师名满天下,我向往已久,你可否说点他的事情?”

    暮子铭脸上出现短暂的温和:“家师是个世外高人,能观天象,知人生死。家师曾言,师门众人,皆可动摇天下,所以要善而循之。”

    “哦?那你师门之中都有何人?”他问得随意,手心却不由得变得粘稠。

    “师父一生只收过三个徒弟。大师兄乃师父的关门弟子,行踪神秘,我们都未曾见过,小师弟是风璃国名门颜家的公子,他天资聪慧,悟性极高,只是过于随性而至,家师也曾叹息,此子如若弃情而归心,天下皆可归一。”

    “哦。。。行踪成迷啊。。。”他叹息道。

    “什么?”暮子铭尚未听清。

    “没什么,你先在这里好好休息吧,过段时间我自然会好好为你安排。”他笑着离开。

    那时,他没有想到,就在这一天,他见到的这两个人,轰轰烈烈地在他生命的画卷上着色,一笔一墨,荡气回肠。

    后来,暮子铭成了他的门客,成为太子一党中能力拔萃的人才,他凭借着自己的才干,在官场上平步青云。

    在他登基称帝后,暮子铭亦是对他鞠躬尽瘁,助他平定天下,也成为他牵制权势日益昌盛的皇兄一道不可忽视的力量。

    然则,福,祸之所依。

    他没看到那双冷清的眸子里面,暗藏着杀机。一如他没想到,一个人蛰伏十年,荣辱不惊,只为一刻,蓄势待发。

    而那些,都是后话了。

    -----------------------------------------------------

    后记:

    应众多亲亲的要求,写一下流云的番外,怀念一下流云,o(∩_∩)o。。。

    很多亲亲关心地问,流云是不是真滴死了?

    醉醉一贯滴回答:我不知道~~(邪恶地笑ING)

    广告时间:今天,你拿票票砸醉醉了吗?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