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篇 卷一 美人如此多娇  第55章 死为鬼雄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931  更新时间:08-09-11 11:39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端木流云站在宫殿中间,静静地无声无息地。

    人生何其苦短,一瞬间足够他回忆自己漫长而仓促的人生。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早已离他远去,他停驻在先皇的画像前,喃喃低语:

    “父皇。。。你可在天上看着儿臣?儿臣若是去见了你,你是否会唤儿臣云儿?你可否疼爱儿臣如皇兄那般?”

    周围一片安静,画像中的男子依旧一脸肃容,眼中藏着朗朗乾坤。

    端木流云笑得苦涩,眼前骤然闪过的是那一张娇笑的容颜,他的脸上涌上了一股柔情。

    曾经,她在唱:拈朵微笑的花,想一番人世变换,到头来输赢有何妨。是的,他输了,江山美人,一夜尽失。

    曾经,她在哭:流云,你别哭。眼泪早已爬满她那苍白的脸。他感动了,感动缠绕着心动,酝酿出一种让他撕心裂肺的情感。

    曾经,她在说:流云,你别笑。所以,他哭了。那时候他终于明白,卸下防备的哭比全副武装的笑来得幸福,那是因为有她。

    曾经,他在想,伤害她也好,被她伤害也好,如果让她觉得恨,就让恨的伤痛如同烙印一样残存下来,这样的话,她就不会忘了他。

    曾经,他在问,为什么会那么爱她?他也不知道。“爱”,这样的感情到底是什么?终究,她没有告诉他。

    端木流云拾起火把,将垂帘下角慢慢点燃。他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他的一生都被禁锢在这偌大的皇宫内,他在这里出生,也终将在这里死去。只是,曾经被他羡慕过的那些云,是否还自由地飘在天空的上方?是成双成对的,或是孤零零的一个?

    端木流云坐在凌乱的床榻上,这里有她残留下来的痕迹,他将被褥附于鼻尖,呼吸她的芬芳,红色玛瑙佛珠落地,他捡起来放到手心,紧紧地握住,像在握着她的双手,终于,他不可遏止地痛哭失声:“沁心。。。”

    火越烧越旺,熊熊的烈火像莲花般盛开,犹如他轰轰烈烈的人生。

    宫殿里红光漫天,他的声音幽幽地响起:

    “沁心,假如我今生无缘再遇见你,就让我对你念念不忘,就让我永远无法释怀,你不曾属于我。我不向你求什么,我只是想问问,端木流云会是你的谁?”

    “假如真有来世,就让我化作一片云,飘过你的天空,如果你不曾在意,就让我们从此擦肩而过;如果你曾想起,可否抬头,这样我便不再感到恨不相逢。。。”

    “沁心,我。。。”

    那句“我爱你”,最终被哽咽在咽喉中,揪心地吞到肚子里,化为精血,流入心里,揉进灵魂里,从此再也没有说出。。。。。。。

    -------------------------------------------------

    陆德带我飞出墨阳宫百丈外,我再次回头,却发现墨阳宫红光满天,浓烟翻滚而上,直逼似要坍塌的夜空。

    “陆德,快点回去,流云还在墨阳宫,他要引火自焚啊!”我焦急大喊。

    “皇上心比天高,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陆德面无表情,平静地回答,眼角含着湿润。

    “你。。。”我不敢相信地望着他风霜扑面的脸,却看到一种近似生死纠结的痛,“你快放开我!我要回去!流云他。。。流云他。。。”我无法理解他在想什么,只能焦急朝着墨阳宫回望。

    端木流云他真心待我,我虽不爱他,也绝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他就这样含恨而终!

    陆德看着我冷冷说道:

    “沁心主子,带着尊严死去是皇上最后的心愿,我不会让任何人前去打搅,就算你是皇上最爱的人也一样。”

    “住口!他是端木流云啊!他不可以就这样死了。。。”我对着陆德怒喝,是的,他不可以,那个笑得一脸温和,意气风发指点江山的男人,怎么可以就这样地。。。

    “随我走吧,沁心主子,皇上唯恐您在半路为叛贼误杀,所以命我亲自护送你去睿王身边,这是皇上对你的一片爱护之心,请你莫要辜负。”

    “正是如此,我更加不能弃他而不顾!”说罢,我推开陆德意欲重回墨阳宫。

    此时,大批兵马涌入皇宫,京畿处的精兵被一队人马打着倒退,为首的男子手持弯月长刀,骑在赤血战马之上,横眉冷目,形似杀神,黑色五龙纹袍因为他的嗜杀随风疯狂飞扬。

    “王爷。。。”我低呼出声。

    却见陆德脸色大变,回头望着墨阳宫的方向低语:“不够,还不够。。。”

    不够?我困惑地望着陆德,什么还不够?只见他眉目一横,咬牙提起手中长刀朝着端木澈飞奔而去。

    “沁心!”端木澈看到了我,脸上浮上惊喜,纵马快速朝我跑来。

    “呀啊----!!”陆德一声怒吼,双手紧握刀柄迎马奔去,长刀一挥,赤色战马的前蹄骤然两断,战马嘶叫倒地,端木澈凌空而起,翩然落下,立马举起手中弯月长刀挡住瞬间迎面而上的攻击,陆德再度狂吼一声,长刀抵着端木澈的兵器用力往前冲去,端木澈咬牙足足倒退了十丈有余,地上也裂出一条长长的断痕。

    两人就在宫门前大战上百回合,无人能够靠近,只要有人一靠近,便被他们身上横溢而出的内力碰撞至数丈外,端木澈的亲卫兵们只能手拿长矛,围成内径10丈有余的大圈,以备伺机待发,保护睿王安全。

    “唔哇——!”陆德突然一声凄厉惨叫,被端木澈打出大圈之外,落在地上生生地吐了数口污血,他捂着胸口挣扎地站起来,大口地喘着气。

    “沁心!小心!”随着端木澈的一声大叫,便见陆德闪到我的身后,一把长刀已然横在我的脖子前方,陆德用很低的声音在我耳旁说道:

    “失礼了,沁心主子,请你为皇上做最后一件事情吧。”

    我心生困惑却听陆德对着前方大喊:“除了睿王,你们全都给我退下!”

    众将士手握兵器挡在端木澈前方纹丝不动,端木澈一声怒喝:“全都给本王退下!”待众人退开之后,端木澈抬头冷面说道:“说吧,你想怎么样?”

    陆德冷笑:“在下只要睿王立在原地,其余的人全都退到宫门之外即可。”

    端木澈挥手,众将士再度退离,远远地朝着宫门内观望。

    “然后呢?”端木澈负背站立,黑色长袍随风飘扬。

    陆德没有回答,冷眼望着端木澈,两人就这样不言不语地在冷风中站着,足足对峙了半个时辰。陆德再度朝着墨阳宫的方向看了一眼,用一种低得不能再低的声音喃喃着:

    “可以了。。。这样就可以了。。。”

    我心中凌然一惊,顿时恍然大悟,陆德他。。。他是在拖延时间啊,他是在为端木流云拖延时间!

    我正要大喊出声,却被陆德一把提起朝着端木澈扔去,手中长刀随即朝我后背跟上,他算准了端木澈会来救我,他,要端木澈的命!

    端木澈慌忙接住我,以其身为我挡刀,我心中大骇,却听见长刀“乒乓”落地,远处传来一身喝令:“弓箭手准备!”,百丈外,一身银色玄天战甲的暮子铭站在一排严守以待的弓箭手身后,冷面如霜:“放箭!”

    “不要!不要杀他!”我厉声大喊,随即骤然面如死色,数百只长箭顷刻间将陆德射成刺猬一般。陆德神情呆滞,立在原地踉跄了一步。

    “皇上,陆德。。。幸不辱使命,而今。。。终于没有人能来。。。打扰您了,陆德这就来。。。向您复命。。。陆德永远。。。效忠于您,誓死不变!”

    万箭穿心依然屹立不倒的陆德跌跌撞撞地走了几步,朝着墨阳宫的方向跪下,远处的红光映照着满面污血,神人动容。他仰天长啸:

    “皇----上----万----岁----!!”

    天庭雷闪,大雨疯狂地落下,那个赤胆忠心的儿郎,垂头静静地跪在风雨中,他,只跪天跪地跪父母,还有他心中至高无上的帝王!

    人何其一生,只为成全一句: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

    ---------------------------------------------------------------------

    后记:

    应花花滴要求,去更正文,但是最近番外写上瘾了,人家要酝酿酝酿正文滴情绪嘛。。。

    话说,别家滴亲亲都柔情似水的,我家滴亲亲怎么一个豺狼似虎,偶就偷懒了那么一天,就让偶写检讨书,泪奔~~~~~~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