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篇 卷一 美人如此多娇  第25章 敌方军营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548  更新时间:09-03-04 04:10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你快解开我的穴道!!”我忿然道,怒视着那个背对着我的青色身影。

    无霜转过身来望我,发丝随青袍风中飘扬,超尘脱世,蓝天白云顿时成为了他所有的陪衬。

    我不由呼吸一窒,怔怔地望着他,不得不承认,纵然他身为为男儿身,依然能让整个天地黯然失色。

    察觉我的失神,他的嘴角优雅轻扬。

    我暗自懊恼,用力地别过脸,他依旧淡笑不语,俯首将我横抱起身。

    “你要做什么!”

    “该出发了,还有半天的路程。”无霜的目光触及在远处。

    “你放开我,我不要去那里!”

    无霜侧首望我,眸光幽深,最终都化为一声长叹。

    无霜抱着我在葱绿的树林间疾速奔走,我便感觉自己在无霜的怀中腾空起飞,如白驹过隙,草木皆如影晃过,风声亦急急呼啸而过。

    好快!我愣得说不出话来。

    只见无霜足足飞跑了三个时辰,犹未见气喘,而一个彩旗飘扬的兵营正不断逼近。

    兵营口子处一字排开数十侍卫,各个手持红缨长枪,银灰色的头盔在太阳下闪着晶亮的光。

    一列巡逻队操练而过,为首副将一看到无霜,先是一愣,随即大喜迎上来,单膝跪下抱拳道:“无霜公子!”

    无霜微微颔首,越过他们,身影一晃,便入了左侧最里头的帐篷,他将我缓缓横放在榻上,俯首低语:“你先在这里躺着,我很快就回来。”

    我冷哼一声,他无奈地摇了摇头,便转身揭了帐帘走了出去。

    “无霜公子,三殿下有请。”

    “好,带路。”

    就在无霜走了半刻不到,帐篷的卷帘被揭开,便有一个身穿紫金华服的年轻男人走了进来,站在榻前,俯首冷眼望我。

    “你就是伊沁心?”男人道,口气满是不屑。

    我朝他翻了一个白眼便闭目养神,懒得搭理。

    反正端木澈的敌人就是我的敌人,我索性眼不见为净。

    衣领被无礼地抓住,一道力量将我狠狠地甩到了地上,我痛得咬牙咧齿,无奈被无霜封了穴道动弹不得。

    我怒道:“你做什么!”

    “做什么?”男人冷笑一声,“你一个阶下囚胆敢对我如此无礼,你说我该如何惩罚你?是……砍了你的手脚让你生不如死,还是把你赏给我的下属们做个人尽可夫的婊子?”男人眼神阴翳,字字让我心惊。

    “你这个心肠歹毒的混蛋,你敢!”

    “我心肠歹毒?男子脸色一变,看向我,眼睛闪着森冷的光,“我再怎么歹毒也比不上端木澈那个恶贼!”

    “你莫要胡说!”我忿然反驳,端木澈那么温柔的一个人,怎么会是心肠歹毒的人!

    “我胡说?你知道端木澈对我们风璃过做了什么吗?”男人的神情出现悲痛,双手死命紧握,继而道:“两年前,他攻占我风璃国十二个城池,三十二个县镇,五十四个村庄,所到之处,无不屠城三天。年轻的女人们被抓去作了军妓,毫无反抗之力的老人小孩们全部活活坑杀,强壮的男丁们都被关在城门内,然后放了一把火要将他们活活烧。他还命人包围方圆百里,要是谁逃了出来,便一刀砍下头颅悬挂在城墙之上曝晒七日!”

    我听得失了神魂,不敢置信地摇头,却听他接着道:“端木澈这个恶贼还秘密命人协助茹妃那个贱人,设计陷害我的母后,将她活生生地做成人棍,什么是人棍你知道吗?就是砍了手脚,割了鼻子嘴巴,剜了眼睛,剁下耳朵,生生泡在坛子里!你可知我母后是谁?母后是木琉国的公主,是他的姑姑!他连自己的亲人都不放过,他简直不是人!”男人越说越激动,拳头咯咯直响,眼睛逐渐布满血丝。

    我怔怔说不出话来,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他口中所说的那个人真的是端木澈吗?那个温柔地说要与我相伴一生、看尽天下的端木澈?

    男人深深吸了一口气,收拾起失控的情绪,僵硬着一张脸道:“我根本不信端木澈会为了区区一个女人受我胁迫,既然流云说你有用,我就姑且信他一回。”

    “流云?”我惊叫出声,“端木流云!?”

    “怎么,听到这个名字让你很吃惊吗?”男人冷笑,“告诉你也无妨,这个世上最恨端木澈的不是我,而是他那亲爱的弟弟,木琉国的当朝国君端木流云,哈哈哈,真是报应啊,报应!”

    男人走到我的身旁半蹲而下,一把扣住我的下巴,挑着眉毛道:

    “长得倒有几分姿色,难怪流云都动了心,不让我为难你。”说罢,他便开始解我衣衫上的盘带。

    “你……你要做什么!”我慌张道。

    “反正事后,你若落到流云手中,也不过是供他玩乐,何不现在让我爽快一下?我倒要看看,端木澈的女人有什么与众不同的!”

    男人纵声大笑,不断加快手上的动作,衣衫已然被卸去了大半,一双粗硬的手在我的身上来回游走,慌张,惶恐,厌恶,无力,填满我整个身心……

    “不!你不要碰我!”我大喊,眼泪止不住流下。

    “哗啦”一声,帐篷的垂帘被快速地揭开,无霜大步地迈了进来,气息紊乱,待看清帐篷内的情形后,俊朗的脸上已是铁青一片。

    无霜冷冷道:“殿下,无霜等了你好久,原来你在这里。”

    男人的身子颤了一下,眼睛微眯,马上站起身来整理衣服,笑道:“啊,让无霜公子久等了,是我的不是。我这就回帐中恭候公子大驾,公子也莫让我久等才是。”

    男人挥了挥衣袖,转身离去。

    无霜默默地从榻上拿出毯子包在我的身上,抱着我低语道:“沁心,对不起……”

    我靠在他的肩头,嚎嚎哭个不停。

    “好了,沁心,你别哭了。”无霜叹息,轻拍着我的背。

    我红着眼睛狠狠瞪了他一眼,他说的倒是轻松,差点失身的又不是他!

    无霜无奈道:“端木澈没有死。”

    闻言,我不由止住了哭,脸上大喜,“当真!”

    “嗯。”无霜僵硬着脸点了点头。

    “真是太好了!”

    “不哭了?”无霜揶揄道,嘴角噙着柔柔的笑。

    我的脸浮上窘迫,便不再说话,心中不由对无霜少了几分恨意。

    比起方才那个混蛋,无霜自是可爱得多。

    无霜将我抱回榻上,俯首道:“风璃国的人仇恨端木澈,你还是事事小心的好。”

    “我身陷险地,还不是拜你所赐,不用你猫哭耗子假慈悲。”

    无霜的的手停了一下,随后继续为我盖上被褥,动作仔细轻柔。

    看见他委屈的神情,我的心中竟是浮上愧疚,只得尴尬道:“刚刚那个人是谁?”

    “他是风璃国三王子风辄昔,两年前吃了端木澈一场败仗后,就受大王子一党的诸多攻击。他母后又爆出宫廷丑闻,导致现今皇上偏爱大王子。事后他查出他母后之事乃端木澈一手策划,所以对端木澈更是恨之入骨,你在这里要时时小心谨慎。”

    “哦。”我颔首。

    “你先休息吧。”无霜准备离开。

    “等等,你先解开我的穴道,万一又有人进来企图害我怎么办?”

    “放心,我这里没人敢随意进来。”无霜道。

    “啧,刚刚那个叫什么风辄昔的狗屁三王子不是进来了!”我嘀咕。

    无霜脸色骤变,无奈叹息,袖袍一挥,便解了我的穴道。

    “不要指望逃出这里。”无霜留下这句话后便离开了帐篷。

    我心中暗道,笑话,你叫我不要逃,我就不逃了吗?我伊沁心才没那么傻!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