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篇 卷一 美人如此多娇  第16章 鬼门暗使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924  更新时间:09-03-04 04:04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黑衣人将我们团团围住,慢慢移动,蓄势待发。

    暮子铭放开我,从腰间抽出一把软剑,软剑“锵”的一声,在寂静的夜色中铮铮而鸣,是对饮血发出的沉吟,而暮子铭静静地侧身而立,神情倨傲。

    其中一个黑衣人举起长刀,以眼神示意,其余的黑衣人默契地从四面八方向暮子铭砍去,暮子铭一手环住我的腰,一手挥舞软剑,兵刃交接声“乒乒乓乓”直响,刀光剑影在我的脸上一闪而过,我吓得不敢睁开双眼,只知道半刻不到的时间,便听见呜呜哇哇几声,再度睁开眼睛,数十黑衣人已纷纷倒地,抚着伤口哀嚎不止。

    暮子铭将我护在怀里,按住我的头埋向他的胸膛,不让我看到任何血腥。

    “滴答——滴答——”鲜血顺着剑身滴落,在死寂的夜里,竟是如此清晰。

    暮子铭正欲给他们补上最后致命的一击,我终究不忍心,拉住他的衣角,低声说道:“算了,他们都这样了,我们还是快走吧。”

    “你知不知道,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暮子铭的声音徐徐响起,淡淡的,却是毫无温度。

    我当然知道他说的并无道理,可是要我眼睁睁地看着有人在我面前死去,我本能地抗拒。

    我反驳不了他的话,只能祈求地看着他。

    暮子铭眉头微蹙,微微叹息,正要收起软剑,突然头转向一侧,眼中精光乍现,他对着黑暗的角落冷冷说道:“出来,不要藏头露尾的!”

    黑暗中隐隐走出三个人影,紧身黑衣泛着暗红的光,三尺长剑悬挂在腰上,脸上戴着白色面具,面具的额头处有着猩红色的“鬼”字。

    他们就这样静静地伫立,冷目而视,虽是三人,气势犹胜方才那数十人,仿佛他们天生就是为黑暗而生,幽黑凌厉的杀气仿佛网丝般从他们身上奔腾而出。

    杀气,在黑暗中滋长蔓延;杀气,在黑暗中厉声尖叫。

    我紧张地抓住暮子铭的衣角,察觉到他骤然僵硬的身体,我的手心变得冰冷粘稠,心中更是惶惶不安。

    原先倒地了的黑衣人挣扎而起,快速地撤离。

    而一直久不发言地立在中间的面具黑衣人微微抬起右手,便见两个黑影一闪,两侧的黑衣人瞬间消失,转眼出现在十丈外,生生地截住了数十黑衣人的去路,他们单脚跨前,手握剑柄,做出拔剑的姿势。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他们便越过数十人停下了动作,姿势依旧不变,单脚跨前,手握剑柄,却是收剑的动作。

    他们站直身子,数十黑衣人全部倒下,鲜血蜿蜒流出,汇集成一条赤色的暗河。

    黑影一晃,两人重新回到原位,中间的面具黑衣人朝着我们微微作揖,不知是对暮子铭还是对我,随后便无声地消失在夜色中,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一切发生得太过突然,我愣愣地站在那里,吃吃地问:“发生什么事了?”

    暮子铭拿出锦帕试擦软剑的血迹,重新把它绕于腰上,淡淡应道:“你没长眼睛看吗?”

    我的火气“轰”地上来了,刚才所受的惊吓全都变成了怒火喷涌而出:“混蛋暮子铭,你招惹了谁不要连累我,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他们要杀的是你。”

    “啊?”我惊叫出声,“什么,杀我?为什么杀我?”我一不杀人,二不放火,三不奸淫掳掠,大恶不做,小善为之,这么本本分分的老实人,世间少有,能有谁要杀我?

    “我有事先走了,你自己回去吧。”暮子铭看了我一眼淡然道。

    “不可以,你走了如果又有人来杀我,那可怎么办啊!”

    “放心,你现在很安全。”说罢,他转身欲走。

    我一把抓住暮子铭的衣角,不敢置信地大叫:“不是吧,你就这样把我给丢下?你是不是男人啊!”

    暮子铭身形一顿,回过头看着我,狭长的眼睛细眯,噙着危险的寒气:“我是不是男人?你要不要试试看!”

    试试看?怎么试?我

    骤然睁大眼睛,双臂护胸,遮住关键部位:“你无耻!下流!我警告你……你……你别给我乱来啊……”

    暮子铭轻挑剑眉,嘴角一勾,揽过我的腰俯首便是一吻,“我现在有要事,我们改天再试。”说罢,风一扬,人便失去了踪影。

    我不敢置信地看着空无一人的街道,那个混蛋在吃完我的豆腐之后,就这样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

    暮子铭,不用试我都知道,你绝对不是个男人!!

    我怒吼一声,抱着头朝着睿王府快速逃窜。

    ------------------------

    “你为什么派人袭击她?”

    “啊,这么快就来质问我了?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快。”

    “别岔开话题,说,为什么?”

    “为什么啊?我先想想……啊,对了,是这个样子的,我只是想弄清楚三件事而已。”

    “哪三件事。”

    “第一,弄清楚她的周围都有谁在保护。不赖嘛,竟然是传说中的鬼门暗使。”

    “第二件事呢?”

    “第二件事啊,就是弄清楚她在端木澈心目中的地位。原来还是有点分量。”

    “最后一件事又是什么?”

    “这第三件事嘛,当然是弄清楚那个人对她的感情。”

    “那个人是谁?”

    “靖安侯暮子铭。”

    “哦,是什么样的感情?”

    “爱她,深入肺腑。”

    “这就是今晚牺牲了数十人得出的结论?”

    “是啊。”

    “无聊至极。”

    “啊,你怎么就走了,我话还没说完呢,你别走啊!”

    回应他的,只有一阵风和满屋子的死寂。

    他苦笑一番,寂寞地靠着墙壁,沉沉叹息:“走得这么快,是恼羞成怒了吧……”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