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篇 卷一 美人如此多娇  第05章 神秘男子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838  更新时间:09-03-04 03:53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我挣扎了一下,在张清云的身旁坐下,随手叮叮咚咚地拨了几下,便有一个旋律浮上脑海,弄琴须臾之际,渐渐地,越来越顺手,兴致上来,和琴唱道:

    “拈朵微笑的花

    想一番人世变换

    到头来输赢有何妨

    日与月互消长

    富与贵难久长

    今早的容颜老于昨晚

    眉间放一字宽

    看一段人间风光

    谁不是把悲喜在尝

    海连天走不完

    恩怨难计算

    昨日非今日该忘

    浪滔滔人渺渺青春鸟飞去了

    纵然是千古风流浪里摇

    风潇潇人渺渺快意刀山中草

    爱恨的百般滋味随风摇”

    琴消歌罢,心中顿觉舒畅,我捏起袖袍,拭去额头细汗,却见那白衣男子脸色苍白,一脸悲绝地望着我,心酸、悲伤、痴迷、挣扎……复杂的情感在他眼中纠结,转眼便乍如梦醒,别过头不再看我,眼中慢慢澄清。

    “昨日非今日该忘……”他轻叹道:“果真是好曲好调。”

    张清云神色不定,朱唇轻颤,复杂地看了我一眼,美目布满哀痛。

    正当我心中纳闷,不懂她为何会如此失魂落魄之际,张清云站了起来,缓缓走到我的面前,俯首欠身:“输给沁心小姐,清云心服口服,望小姐惜取眼前人,清云就此拜别。”

    张清云的语气不卑不吭,神情带着高傲,最后望向白衣男子,见他神色恍惚,她眼中的痛楚尤甚,便毅然扭头离去,身姿婀娜,衣袂飘扬。

    我本欲随张清云一同离开,正待此时,另已年轻男子走上擂台,身穿一袭紫金锦袍,白玉冠束顶,脸庞俊美如铸,修眉星目,笑容温和,让人如沐春风。

    他走到我面前,眸子定落我身,微微作揖,“姑娘有礼。”便转身在白衣男子身旁坐下,侧首,朝着白衣男子眨了眨眼睛,笑道:“兄台,请多多指教!”

    语罢,眉眼半垂,唇角含笑,修长手指附于琴弦之上,袖袍微微轻扬,音符便如行云流水般,从他的指尖潺潺流出。

    风徐徐吹过,吹动他的衣摆,和着他那头漆黑的长发,在风中优雅飞扬。

    白衣男子的表情有点奇怪,乍见紫衣男子时,眼底闪过错愕,随即便不再言语,面无表情地端坐,纹丝不动,如老僧入定。

    我心中暗想,他们是否相识?

    紫衣男子一曲方休,白衣男子便站起来,说了一些“琴艺高超,自愧不如”之类的话,便作揖拜别,看也不曾看我一眼,便踏风而去。

    在我看来,白衣男子与紫衣男子的琴艺皆在伯仲之间,不解他为何如此轻言服输。

    心中涌上莫名怒意,他可是认为我不如那张清云,根本不值得他为之一搏?

    对于自己的愠怒,我哑然失笑。

    或许,这只是身为一个女子的通病。

    我起身,不顾紫衣男子的诧异和满堂的烦杂声,朝着白衣男子离开的另一侧,相继离开。

    我大步地走在前头,翠儿在后头喊道:“小姐,等等我啦!!”

    我停下脚步,翠儿跑至我的身旁,已是气喘吁吁,仍然压抑不住一脸的兴奋。

    “小姐,你刚才好厉害,那曲子翠儿一次都没听你弹过,真是好听极了!”

    “那我以后经常弹给你听,可好?”我淡笑。

    “在下真是羡慕翠儿姑娘的好福气呢!”一个爽朗的声音从半空传来。

    我侧过身去,看见方才那紫衣男子追赶而至,站在河畔旁,举手轻轻掠开嫩绿的垂柳。

    依依杨柳,清风微徐,翩翩少年郎,嘴角含笑,笑容温和,如春风拂面柔情。

    好一个温润如玉的男人!

    我侧首问道:“你有什么事吗?”

    他摆摆手,一脸遗憾道:“姑娘方才匆忙离去,都未曾留下芳名,着实叫人挂心不已。”

    我掩嘴轻笑:“公子难道不知道麽?欲知他人姓名,理应先自报名讳,才显诚意。”

    紫衣男子微愣,随即仰面大笑,“是在下的疏忽,在下端云,敢问姑娘芳名?”

    “我叫——”

    “嗯哼!!”

    我尚未说出名字,便被翠儿一声干咳打断。

    “我叫——”

    “啊咳咳!!”翠儿再度一阵大咳。

    我斜着眼睛睨了翠儿一眼,暗暗好笑,想来她是不愿我将姓名告之陌生人。

    紫衣男子轻挑眉梢,嘴角一勾,期上身来,靠着我的耳边低语:

    “在下已显诚意,而今,可是姑娘有失诚意。莫非小姐的芳名不可向在下道来?”

    我感觉到一股热气在耳边吹过,酥酥麻麻的,耳根不由地泛红,暗自嗔怒,此人方才还是个谦谦君子模样,怎么转眼就成了登徒子?

    “谁说的!”我数退几步,瞪着端云,鼓着羞红的脸蛋怒道:“听好了,本小姐姓倪,名娘!青山会改,绿水不流,我们后会无期!”

    说完,随手拉着小翠一溜烟地跑了。

    “倪娘……倪娘……你娘!?”端云低念几声,骤然顿悟,随后便仰面大笑起来,笑声浑厚爽朗,久久悬于半空。

    良久,他慢慢止住笑声,站直身姿,脸上笑容依旧不退,他随声道:“真是个有意思的姑娘,你认识她是不是?”

    从大树后面漫步走出一白衣男子,双眉微蹙,随即快速地淡开,他面无表情地回答:“她是伊相国的女儿伊沁心。”

    紫衣男子原本微笑的脸骤然僵硬,温和的笑容快速褪去,阴翳慢慢浮起……

    -------------------------------------

    作者的话:

    文中歌曲为《俩俩相忘》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