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篇 卷一 美人如此多娇  第01章 断了缘分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898  更新时间:09-03-04 03:48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我叫姜凌安,是音乐学院的一个学生。

    自小,我就有一个奇怪的使命论,为此,我没少被朋友们取笑。

    纵然如此,我依然对那份使命论深信不已。

    人活于世,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自己的信仰。

    有人信仰宗教,有人信仰权力,有人信仰金钱,有人信仰爱情……而我的信仰,便是那与生俱来的使命论。

    我还记得12岁那年的夏天,不知怎么的,我接连一个星期难以入睡,一天深夜疲惫于默数着羊儿,便站到窗台前发呆,随后,我看到一个男人持短刀,戴着面罩,纵身翻进对面房子,我慌乱地报了警,犯人最终成功被抓,而他正是当时肆虐犯下无数起抢劫强奸案的恶徒。

    自那以后,我便不再失眠,每天吃好睡好。

    我深信,上天让我失眠站在窗口,为的就是抓住那个歹徒,这个就是使命。

    16岁那年,我由于打瞌睡而过了站点,当我匆忙跳下地铁,才发现自己来到了荒无人烟的郊区,却是机缘巧合,救了一个心脏病突发而又无人顾及的老人。

    是巧合还是命运的安排?

    我不曾多想,我只告诉自己,这也是使命。

    一年年过去,我一日日长大,经历了许许多多的事情,让我对自己的使命论更是深信不已。

    18岁那年,我没能如愿考入世界顶尖的茱莉亚音乐学院,只进了国内颇负盛名的音乐学院,我曾伤心过,也曾懊恼过,但更多的,我鼓励着自己,命运盘旋着车轮让我来到这里,一定有什么使命在等待着我。

    我喜欢音乐,音乐是一种灵魂的陶冶。

    我喜欢在宽旷的音乐教室独自弹奏钢琴,我喜欢在清风明月相伴时抚着古琴,我也喜欢在月落城西之夜吹着呜咽洞箫,那是种精神享受。无论是西方乐器,或是中国的传统乐器,都是人类丰富情感的结晶,蕴藏着优雅清新的神韵。

    21岁那年,我遇到一个男人——木晟。

    他有着山峦一般深刻的轮廓,大海一般幽深的眼睛。

    我苍白的人生画板因为他的出现而绚烂不已。

    我深刻地意识到,与他相遇,是我人生中最伟大、最甜蜜、最具有诱惑性的使命。

    曾经,我问木晟:“呐,你说两个人要跨越多少距离才能走到一起?”

    木晟笑着回答:“爱若极致,纵是时光漫漫,道路坎坎,总会有相遇的时候。”

    我遗憾地晃着脑袋:“是吗?老天可真是让人爱得辛苦啊!”

    “那是老天想让他们爱得更深。”木晟微笑,一如春日慵懒洒下的阳光,卸去了浮躁,荡漾着温暖。

    那时,我暗自笑道,原来老天也有他的使命啊!

    只是我没想到,老天的使命在不久之后的某一天,突如其来地降临在我的身上。

    那一天的阳光格外明媚,而白云的阴影却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我被医院的一通电话叫了过去,告之木晟陷入了莫名的昏迷。

    我颤抖着唇问道:“医生,我男朋友他怎么了?”

    “目前情况还不明,身体检查和脑部扫描都很正常,先留院观察几天吧。”医生漫不经心地回答。

    我默默守在病床旁,我每日叨叨徐徐地说着过往的甜蜜,希望能带给木晟力量,其实,更多的,是在驱散自己的不安。

    人应该相信奇迹,不是麽?

    所有奇迹的创造,不是往往来自于最真诚的爱的呼唤?

    时间一天天地过去,木晟依旧静静地躺着,年轻俊朗的脸庞沐浴着金灿的阳光,清晰透彻,仿佛只是睡着了,随时都会醒来……

    我每天陪着他说话,然而,他始终都未曾睁开双眼,未曾应我一声,注入的营养液愈渐无用,他的脸色愈渐苍白,医生们开始叹息摇头。

    日月轮回,星斗变迁,我的呼唤,在一次次的失望中变成了低泣,所谓的奇迹,在时间的蹉跎下沉淀得虚无缥缈。

    人在绝望无助之时,便会为脆弱的心灵寻找寄托,就如同现在的我,在人来人往的万安寺,驻首瞻仰着佛祖的神容。

    佛祖满眼慈悲,普度众生。

    我想起木晟曾说:老天让世人爱得辛苦,是为让他们爱得更深。

    我不由哽咽,老天,你是认为我们还不够,所以来考验我们吗?

    鼎盛香火,袅袅白烟,度来一道沧桑的声音:

    “女施主,今生你与那位施主的缘分已断,只要你们不再强求,那位施主就会醒来。”

    我回过头,看到香炉一旁站着一个老和尚,满脸皱纹,风霜扑面。

    我心中闪过惊讶,问道:“大师,您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吗?”

    “你们本有两世情缘,前世定情,今生续缘,只是可惜……”老和尚叹息。

    “可惜什么?”

    “可惜前世,有人逆天而行,断你缘分,所以今生,你俩尘缘尽了,只因你们太过强求,那位施主才会陷入昏迷。”

    “这……”我不敢置信地摇头,喃喃道:“我不信……你这都是一派胡言!”

    “一切自有定数,万事皆有安排,这是贫僧赠予施主的,望施主好自珍重!”

    老和尚晃着他那仙骨似的脑袋,递给了我一串红色玛瑙串成的佛珠,便挥袖而去。

    我站在原地,失魂落魄,以至于未曾看见那老和尚暗暗回首望我,嘴角扬着诡异的笑。

    我回到了医院,坐在病床前默默怔怔发愣。

    木晟,离开你,放弃你,你就会醒来吗?

    我咬牙,狠狠地擦掉懦弱的眼泪,握着木晟的手道:

    “既然有人毁了我们的缘分,我就把这缘分找回来,天无绝人之路,所以我们都不放弃好不好?”

    回应我的,只有满屋子的死寂。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