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一话。生如死寂。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374  更新时间:21-03-18 04:16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第三十一话。
    他拔出剑来,那剑刃抽出时毫不留情的划开了她捂着伤口的手指,剑拔弩张的双囍就像是因为她将要淌尽血液了的缘故,逐渐失去了鲜红的光彩,慢慢的躺在了她垂在地上的裙摆边,最后失去了生机。
    一刹那的死寂,只有那双眸子,死死盯着他。
    笑长空从她眼里,看到了震惊不解,到后来恍然大悟似的明了和无可奈何。
    那双没了血色的唇瓣,颤抖着,几次开合,却说不出一句话来,而最后,却淌出了血迹。
    这一剑之深,他比在场的所有人都更明了。
    也知晓这样一来她绝无活路了。
    刹那后,她收起了所有的神色,将它们藏在了长睫之下。在几次摇摆以后,终于没能站定,摔倒在地,终于双膝跪地,倒在了血泊之中。眼里,是地上的血,静静地扩散来,像一面血红镜子,其中映出了笑长空的模样。
    “笑长空你他娘的脑袋有毛病啊!?”
    眼前是笑长空的背影,耳边是荀千善的咒骂声。
    “卯儿!卯儿!!”
    另一边,是姚秉初没反应过来拦住笑长空,现如今只顾着要去扶捂着胸口而倒下的眉卯氷。
    就连率先架起剑阵,而被突如其来的一剑打断而遭到剑阵反噬的苍梧涯都没来得及抹去嘴角的鲜血,只是仓促地唤了声:“卯儿……咳!咳……糟糕!”
    一把长矛咻的一声自人群外围落到眉卯氷扯断的破裙摆上,不知是哪家弟子顺应着高声喊道:“妙哇!阆风岑弟子深明大义!”
    “上啊!趁这妖女现在虚弱!咱们联手把那狼妖也给杀了!”
    一呼百应,众人欢呼着,落入群里之中就像是没有了自己的思考能力,沦为了傀儡一样重复着:
    “杀了她!杀了她!”
    “卯儿!”那采药的女弟子妧卿仓惶的叫着眉卯氷小名,要去扶她,却被身旁另一个女子扯住了,那女子说:
    “妧卿不可。”她摇摇头,妧卿见状很是着急:“那怎么办啊汀宁,卯儿伤势太重了!”
    被叫做汀宁的姑娘眼里也不无担心,只是示意妧卿别担心,抬头转向庚彦小声求助:“庚彦,卯儿就麻烦你了。”
    说着她从怀里掏出了丹药,打暗器一样冲着庚彦打去。
    庚彦没什么表示,接过暗器,小心翼翼的将卯儿护在怀里。他不敢动作太大,恐再将她的伤口扯开。
    趁着这时候,往眉卯氷嘴里塞了方才汀宁送来的药。
    起身时,他看着仗剑在原地的笑长空,只说了三个字:
    “白眼狼。”
    而笑长空一怔,只是朗声道了一句:“斩妖除魔,方是正道所为。”
    庚彦深深的盯着他,颇为自己当初收留他们母子而后悔。
    想着罢了,转身就抱着眉卯氷要开溜,众人见他要逃,怎么肯依,连忙大喝着制止。
    庚彦哪会听他们的,眼看着那人身兽耳的男子逐渐弓起背,双手着地,毛绒绒的毛发将衣服撑的崩裂开来,他的上身突然变大肌肉迸发,原本还颇为俊朗的面容如今变成了一颗兽头,龇牙咧嘴的怒目圆睁瞪着众人,只嘶了一声,就吓得众人连连后退了几步。
    数分钟后比武台上已经站不下人,完全变成狼妖的庚彦占据了整个比武台,他身形巨大,锐利的眼扫视着在场的所有人。
    也有不信邪的御剑刺他,只是那些人的术法剑术哪够庚彦这头老狼看的,通通打在他的皮毛上,根本无法往深了去。
    白磷道长一皱眉,原本想着小辈就能解决的事,他犯不着出手,现在一看,这狼妖,只怕活了数千年不止了。
    白磷道长昂头问台上咯血的苍梧涯:
    “你们阆风岑,连个压制妖邪的加印都没有吗?”
    苍梧涯一把抹去了嘴角的血迹,斜眼看了他一眼说:
    “阆风岑的加印,只怕比你们所有门派加起来都多。”
    苍梧涯的长袖之下,拳头紧紧攥着,盯着被血染红的阆风岑道服。而后,猛的果然开朗了,心想道:
    「兴许是能让卯儿假死的小伎俩?」
    如果他两的师父不是碧青州,兴许没有这种可能,他定定看着笑长空的背影,锋芒在背的长空不由得回头和他对视,他还给了长空一个肯定的点头。
    只见那只狼妖腾空而起,飞奔向山外,众人听白磷道长一声令下:
    “追!”
    不管不是不是他门下的弟子,闻声都御剑追去。
    “区区一只妖兽蛰伏如此之久,阆风岑可要给个交代。”
    白磷道长如是说,无疑是给留在当场、想踩阆风岑一脚的其他门派,开了一个头。
    一时间,阆风岑的演武台上已经从人满为患,到现在只有寥寥数人,这几位,不是掌门就是门派长老或是内门大弟子,无一不是门派中有头有脸的人物。
    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已经被各自门派不同内功心法映照出来的仙蕴给照得恍如白昼。
    然而整个仙门弟子倾巢而出,却没能把那只狼妖和叛逃的弟子抓回来。
    “这狼妖已经蛰伏许久,阆风岑若是抓到它那必定于众人前,将它焚烧撕碎!教他,永不入轮回!”
    苍梧涯如是同在座的说,并一一同他们鞠躬致歉:
    “再怎么说,都是阆风岑的疏忽,阆风岑难逃其咎。金茧!”
    “啊?”金茧忽然被叫到,有些意外,仓惶的答应。还以为刚刚为了来凑热闹没有把青州师兄的被角掖好这事被师兄掌门发现了。
    “带几位掌门入内,沏茶。诸位,我们在堂内等候消息吧。一切事宜,我苍某人定会给个交代。”
    苍梧涯一一拱手道歉,请还在场的人入大堂内坐下一叙,他却对外边的眉卯氷很是担忧。
    自那日从异界回来后,她便变得十分偏激,就连碧青州也无法劝解她?
    想来,那双囍身为咒武对她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
    今日一别,她怕是再难回来了。
    想到当初那个世界的阆风岑,他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时隔多年,总觉得那一天仿佛是一场梦。
    只是梦中那个颓败的阆风岑,似乎是一个缩影。
    苍梧涯毫不知情的转过头去,踏进阆风岑大堂阴影之中,就仿佛是往那个他不愿意相信的那个阆风岑,更迈进了一步。
    不止逃了多久,他庚彦跑得都快断了腿,这才敢回头看一眼,身后一个追兵都没有。
    他不停歇的跑了好半天,像只无头苍蝇一样。也曾想过要回到那谢碧村,但它就在阆风岑山脚下,着实太难藏身。
    就而后喊打喊杀的声音消失了许久他才敢停下。
    他眼看这山谷之间有户农家,远远就看见有袅袅青烟,庚彦连忙变换了模样过去敲门只求寻个住处。
    庚彦双脚踩在地上,正屈指准备叩门,却觉得这快损坏了的木门上,那新新旧旧叠了好几层的门神,看着,有点儿眼熟。
    那户人家只记得当时,一位浑身是血的男子抱着他们赵国传说中羽化登仙了的小帝姬本尊,站在他家门口。
    而他叠指探向了小帝姬的口鼻处,竟……已然没了气息。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