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永生之门  第三十四章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726  更新时间:21-03-29 10:03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地上西安城,地下长安城,城市建设让西安文物局忙到自闭。抢救性发掘出土的各类文物,源源不断地运送至省博隔壁的西安文物保护修复中心。秦安跟着师傅燕楠暂借于此,协助清洗丝织品和绢画。
    钱罡送来一批新鲜出土的宋代耀州瓷,新建住宅工地发现的墓葬群,从战国时期绵延至明清,抢救发掘这片公共墓地,出土了大量日用陶器、瓷器和少量玉石、青铜器及铁器,生动还原了平民百姓的生活。
    午休吃饭,满脸风霜的钱罡告诉秦安,在一座初唐墓穴的头箱里出土了四百三十六片木简,清洗扫描木简,电脑将保存较为完好的文字大致排序,木简记载的都是奇闻异事,类似聊斋,感觉又比志异鬼怪小说真实。
    秦安对此很感兴趣,央求他把扫描的文件发给自己,钱罡坏笑着开出了条件。秦安才明白他是故意来此钓鱼滴,既已吞钩,她很爽快地答应以五天年假换取那本令她心痒难耐的唐代绝版小说。
    钱罡立马掏手机将打包文件传给她:“住宅工地的发掘工作,月底就能收尾结束,你提前跟燕师傅请好假,到时我来接你”。
    “等我手里的活松乏些,这才刚上手你就叫我请假……”
    “不是我着急,你好好看卷五、卷六所记载的异事,我在大宗墓陶屋斗勺的中心点,见到过相似的东西”。钱罡意味深长地看着她:“卫老夫子万千叮嘱,叫我们绝对不要去触碰它”。
    吃完饭,钱罡急匆匆地走人,秦安挠挠后脑勺,一脸懵逼地看着他的背影。
    回办公室解压文件包,秦安更喜欢一步步地走入古人生活的世界。全书共计二十二篇,或为官署审理的奇葩公案、或是乡野怪谈、亦或道听途说之轶事,但都有确切的时间、人物、地点,若非记载的事物过于怪诞,倒是很有野史的风范。钱罡说的那篇,所载为官署审理乡民孙仲欺诈孙甲四金的讼案。
    武德三年十月,宜州华原县乡民孙仲,进山砍樵,误入山谷,见一座白玉山云霭缭绕,中有小孔,芝兰之气盈溢,以为奇珍。然,一声巨响,孔中涌出一象鼻巨人,搠其喉欲啖之,幸得玄衣仙人从树上射落一支金箭,巨人随即化为齑粉。仙人从孔中舀清水予将死之孙仲,其喝下后随即精神奕奕。孙仲死皮白赖地抱紧仙人大腿,哀求授其仙道,仙人着实被纠缠得不耐烦了,便赠予他三枚青杏,言之:“今日事,不得言于他人,汝有二金之财,妄生贪念会招致灾祸”。遂遣之。孙仲归家,听闻富户孙甲之妻害喜嗜酸杏,三杏获二金。孙甲甚异之,许四金探其秘。二人再入山谷,孙仲所言的白玉仙山不过是座白石头山,并无一丝半缕的仙气。孙甲很生气,便要讨回四金。孙仲寻摸许久,在山体中部发现一枚刻有神鸟的圆形石榫,牢牢嵌入小孔。凿碎石榫,竟钻出几条尺余长的蜈蚣。俩人连滚带爬地逃出山谷,孙甲磕伤了腿。更为离奇的是,当夜孙仲梦见玄衣仙人,斥责其泄露天机,给他吃了颗药丸,把他变作赑屃驼运仙山。一夜睡醒,孙仲疲累得动弹不得。受了惊吓的孙甲状告其恶意欺诈,县署判归四金。
    一枚刻有神鸟的圆形石榫。秦安看着钱罡发来的照片,一枚锈迹斑斑的圆形青铜榫嵌入青石地坪,纹饰已然模糊不清。
    警车拐进新农示范村,村支书李栋明已等在岔路口。报警人是个仍住在大山深处的药农,因即将采挖羊角参,尚未迁居出山。
    李栋明向张伟和李晓简单介绍娘娘岭的情况,据老辈说,娘娘岭应该叫娘娘陵,具体是哪位娘娘的陵墓,却无人知晓。那座小石头山上原本有好些石刻,文革时期被砸得一干二净,因此连陵墓的大致年代亦无从考证。据说砸娘娘陵的时候,不知从哪钻出百十条一尺多长的红头蜈蚣,虽未伤人,还是把一众红小将吓得屁滚尿流。此后几十年,再没人敢动娘娘陵的歪脑筋。直至前夜的一声旱地惊雷,打破了深山寂夜的宁静。
    药农父子摸黑赶往炸雷的娘娘陵,小石山已被盗墓贼炸开。娘娘陵所在的山洼里手机信号极差,儿子随即步行下山报警。
    李栋明联系镇派出所干警连夜赶往事发地,奇的是,除了些空酒瓶,现场没人,连药农秦致淮也不见踪迹。小石山的东南角有个孔,孔径约二十公分,像用圆规画的一样,打磨得极其光滑。
    “药农姓秦”?李晓一激灵。
    张伟也感觉太过凑巧:“药农的儿子在吗”?
    “和几个亲戚进山找他爹去了”。李栋明从办公桌下抱出块圆柱形石头,普通的青灰色花岗岩,直径十多厘米,打磨得异常规整,一端嵌以红玛瑙,刻有文字,上部像鸟窝,下半边似倒置的图钉。
    张伟从未见过如此红润的玛瑙,手指轻触的瞬间,一股难以言表的奇异感觉融入心底。
    李栋明道:“我问过村里的老人,这俩字是西周金文,”西土”就是黄土高原”。
    秦岭的山洼里,崩出块有关黄土高原的石头……李晓摸摸下巴颏,仔细琢磨桌上的石柱,皱眉道:“师傅,我怎么觉得这块石头像个瓶塞”。
    “别说,还真像”。张伟比划比划,没字的一端比刻字的一端略小。
    “李书记,能看清那个石孔里的情况么”?李晓的好奇心泛滥起来。
    “我拿手电往里照,像是一汪水,怕有蜈蚣,没敢伸手试”。
    “李书记,石头我们带走了,请省博的专家再给看看”。张伟写了收条递给李栋明:“近期还请您多安排人进山巡逻,有异常情况马上联系我”。
    坐上车,李晓乘着信号好把照片微信给秦安。秦安立马回应,请他从各个角度多拍几张照传给她,顺便问他在哪。
    出于警察的职业习惯,李晓感觉她有故事:“师傅,咱去看看秦安是何反应”?
    “行,这俩字肯定跟西方极乐没啥关系,听听她怎么忽悠咱”。
    见识过照片,秦安对于实物反倒不怎么上心了。
    李晓消灭完下午茶,直接了当问她,西土代表啥。
    秦安愣了下,笑道:“这是一个字,念”yin””。边说边在纸上写下“垔”。
    李晓看着依然是西土:“有啥含义”?
    “垔,就是西土,实指为黄土高原”。秦安笑嘻嘻道:“还有层含义为堵塞,阻塞”。
    “我可以将它理解为某个器皿的塞子”?
    秦安点点头:“从形制看应该是个塞子”。
    “塞住啥”?
    “不好说”。秦安笑应:“黄帝内经百谷认为,非清虚之真气的五味扰乱神明,故人不能长生。想要不死入黄宁,需独食太和之气”。
    “太和之气”?李晓一头雾水。
    “天地间阴阳冲合之气”。秦安轻抚过朱砂赤玉道:“气者,人之根本,天气为阳,地气为阴,阴阳交泰,万物滋生。古人堪天道,舆地道,在天道运行和地气流转之间寻求永生之道”。
    “拔了塞子天地间的阴阳之气就会冲合”?李晓犹疑道:“既然冲合形成的太和之气能使人获得长生,为何又要塞住它”?
    “地之精气乃不可多得的宝物,需小心藏之,在特定的时间释放出来,阴阳冲合交融方能产生奇效”。
    “秦安,这次阴阳冲合会有何奇效”?张伟乐呵呵地看着她。
    “建国后,都不许成精了”。秦安笑侃。
    想想也是,真有异事,网络自媒体上早传得人尽皆知了。
    “你觉得金文怎么样”?张伟知道他俩很熟络,用不着拐弯抹角地试探。
    “挺好、挺热心肠的有钱人”。
    “董鑫呢”?
    “你说的是金文的董秘吧,见过他两回”。秦安想了想,笑道:“我觉得这么形容他比较合适,若金文是恶霸,那丫就是狗腿子”。
    李晓也乐了,道:“金文支助董鑫十年,直至他大学毕业,这位董秘是来报恩的”。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