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Chapter48:大雨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248  更新时间:21-03-31 11:47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洛禾看到薛燕铭近在咫尺的面庞,漆黑的双眼里是她的人影,一闪一闪,眉梢少不了平时的笑意,却又在这一刻带了些无赖,洛禾愣了两秒,连忙退了一步,拉开两人的距离。
    洛禾突然得心慌,站稳后沉了口气,又说了一遍,“我会跟大家解释,如果薛总不介意,我晚上回去发视频作解释。”
    薛燕铭好奇,问道:“你想怎么解释?说我们没有关系?还是你没有婚内出轨?”
    薛燕铭自认为身材样貌家世背景哪哪儿都不差,但就是搞不明白洛禾急于跟自己划清界限的原因。
    洛禾道:“这些我都会解释。”
    薛燕铭抬眸,看了看洛禾,把洛禾手中的文件袋拿过来,打开来后从上到下慢慢浏览了一遍,说:“我的律师不擅长离婚官司,不知道条款所列你满不满意,但是据我所知,丁嘉渊只剩下一屁股的债,如果你不跟他离婚,那你就得跟他共同承担债务,洛禾,你帮他还债还上瘾了吗?”
    洛禾目光闪了闪,面对薛燕铭的嘲讽也只是咬了咬牙,他说得这些她怎么可能不知道,但是知道又怎么样,丁嘉渊早已是个不懂羞耻的王八蛋了。
    洛禾轻声开口,连她自己都不得不自嘲,道,“我还债还上瘾了吗?薛总,你才认识我多久?我来新锐之前是什么模样?你帮我?难道也是闲着没事干,想看热闹吗?”
    薛燕铭慢慢收起面上的笑意,一脸认真的模样即便是薛妈妈看到也要担忧几分,但是洛禾倔强惯了,盯着薛燕铭的目光一眨不眨,一口气在胸腔里打转,牙齿咬得死劲,也不知道这口怨气是从哪里来的,就是不愿在薛燕铭面前败下阵来。
    看热闹?薛燕铭觉得可笑,他明显现在是在被人当着热闹来看!他在洛禾心目中的形象果然如同一个游戏者。
    薛燕铭轻声反问:“我带上自己陪你让被人看热闹吗?”
    洛禾倒是一时回答不上来,盯了他半晌终于主动侧开了目光,诺诺说道:“那你想让我怎么谢你?”
    薛燕铭重又露出笑意,说道:“在你想法子要感谢我之前,我还得提醒你一句,洛禾,你前夫开口的数目可不少啊!”
    “你!”洛禾如果没猜错,加重语气问道,“你给他钱了?”
    “你猜?”关键时候薛燕铭倒是卖起了关子,这才符合薛燕铭平日里面对洛禾时的作风嘛!
    洛禾把协议书从薛燕铭手中抢过,她确实还没有仔细看过这一份协议书,上面的内容她从头到尾看了一遍,但是没有一处是涉及到金额的,洛禾把协议书重新放回文件袋中,转身便要离开。
    薛燕铭一把拉住她,以为她总归要问一问多少钱,这样他才好开始自己早已想好的台词,没想到洛禾竟然转身就要走。
    薛燕铭问道:“去哪儿?”
    洛禾一把甩开他的的手,面色之上有了怒意,转身气道:“薛燕铭,你凭什么给他钱?!”
    薛燕铭被她这一声全名叫得有些发愣,还是头一次看到洛禾生气的模样,一张略带憔悴的脸因为生气又白了几分,眉头很淡,面庞也是小小的,披肩的头发这么一甩,遮住了大半张脸,眼睛却是很大,但是薛燕铭从她的双眼里看不到一点点的水灵。
    薛燕铭摊了摊手,好似不在意,“已经给了。”
    洛禾退后一步,跟薛燕铭保持距离后抬起头来,看着薛燕铭,道:“东西我收下,钱我会还你。”
    薛燕铭点头,“可以啊。”
    “你给了他多少钱?”
    “不多,这个数。”薛燕铭抬手,比了个手势。
    洛禾试探问道:“二十万?”
    薛燕铭摇头。
    洛禾不再追问,她清楚了,不可能是两万,那肯定就是两百万。
    洛禾把东西收了收,说:“薛总,这两百万就当我跟你借的,如果你不介意,我会定期归还,我一下子拿不出那么多钱。”
    薛燕铭还是点头,“可以啊。”
    洛禾收回目光,整理了一下情绪,客气说道:“薛总,让你看笑话了,另外,多谢你帮忙,我就不多打扰了。”
    薛燕铭没说话。
    洛禾等了会儿,终没再等到薛燕铭接话,便转身离开了。
    薛燕铭也没送她出门,倒是看着她的背影略有出神,他跟洛禾接触到现在为止,就今日的她才最真实。
    洛禾怀里抱着文件袋,一路走出门,脑子里想着许多的事儿,觉得她真是越活越糟糕了,薛燕铭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竟然肯花两百万帮她离婚,虽然这两百万对于薛燕铭来说并不算多,但是他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洛禾看得出来,薛燕铭脑子很聪明,交易市场上的这一些门道他吃得比她透多了,操盘的本事也定在她之上,但是她就是不明白,他这么一个人为什么老揪着她不放,她一个结过婚生过孩子的女人哪一点值得他花那么多精力去操心呢?
    在这之前,洛禾只想平平静静过日子,有一个丁嘉渊已经够让她心累了,现在又多了个薛燕铭这样的债主,好在她手里有了丁嘉渊签字的离婚协议书,说起这件事,她得回去后好好看看协议书的内容,她和丁嘉渊的事薛燕铭也只是看到表面,那他的律师就更不知道实情了!
    洛禾一路想着,终于被天空响起的打雷声震回了神。
    不待洛禾反应过来,雨点子啪啪啪便砸了下来。她出来得急,什么都没带,一时又是在山道上,左右都没有躲雨的地方,这附近怕是只有山脚下的门卫处能躲躲雨了。
    雨势很大,还没几分钟洛禾全身便被淋了个湿透,身体湿了倒也没关系,就是这文件袋不防水,资料被大雨一淋,怕是要作废了。
    薛燕铭听到雷声,刚走到门口查看天气,大雨便砸得玻璃窗户咚咚响了,他立马拿了桌上的钥匙开车出门,下山也就这么一条路,他不确定洛禾有没有打车离开,但是想着她离开时有些愣神的模样,怕是还没回过神了吧。
    薛燕铭开了没一会儿便看到路边有个黑影,背脊微微弓着,像是在保护怀里的东西,他快速开上去,停在她的前方,是洛禾无疑了。
    洛禾本来走得快,突然被眼前出现的车子拦下路来,险些撞到,抬头一看,是薛燕铭的车。
    薛燕铭摇下车窗,大声喊道:“快上车!”
    洛禾是不想上他的车的,但是雨势太大,她还是在迟疑中打开了车门。
    洛禾全身都湿透了,坐在薛燕铭的车里说得第一句话便是抱歉。
    薛燕铭没说话,掉头直接回了家。
    薛燕铭把车直接开进了车库,下了车后在车外等着洛禾。
    洛禾全身都湿了,现在薛燕铭竟然开车带她回了他家,洛禾左右不是,想了想,觉得全身湿透坐在薛燕铭的车子里实在不好,还是开了车门下了车,但是下了车,全身湿透站在一旁更让她觉得不舒服。
    “我在这里等雨停……”洛禾撇开脸不去看薛燕铭盯着自己的目光,她纵然要强坚韧,但也在此刻觉得有些局促。
    洛禾的话还没说完胳膊便被一把拉住了,整个人被带着都跟着往前走。
    薛燕铭没说话,伸手拉住她往里走。
    洛禾挣扎着,说:“薛燕铭,你放手。”
    薛燕铭脚步没停,回过头来看了她一眼,说:“去把衣服换了。”
    “我不去。”洛禾使了力气,挣脱开后停在原地。
    薛燕铭也停下脚步,微皱着眉,看着她,突然问:“你跟我一直在置什么气?”
    洛禾抿着唇,没说话,但是目光却是犟着不肯收回。
    薛燕铭慢慢低下头,凑近她一分,声音很低沉,带着软绵绵的调子,又问:“洛禾,你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
    洛禾听完,绷紧得面庞霎时一僵,瞪着薛燕铭的双眼瞳孔缩了缩,顿了顿后她说:“薛燕铭,我敬你一声薛总,你能不能不要再这么没脸没皮。”
    薛燕铭笑了笑,难掩此刻心头的得意,说:“你也可以不叫我薛总,你叫我什么,我都不介意。”
    洛禾咬牙,说:“我想叫你一声王八蛋。”
    薛燕铭可笑,有些难以置信,问:“我是哪里做得让你觉得王八蛋了?”
    洛禾道:“你哪儿哪儿都让我觉得。”
    “如果你被雨淋湿了,我拉你去换衣服这也叫王八蛋行为的话,洛禾,你的要求未免也太高了些。”
    洛禾瞥了他一眼,没说话。
    薛燕铭笑了下,拉上她就要重新往屋子里走,一下竟然还没拉动,再使了些力气才硬是把她带进了屋,一边还道了声,“好歹我也算是帮了你几回了,洛禾,你太没良心……”
    洛禾跟着薛燕铭往楼梯上走,一边也不客气回了句,“又没求你帮忙。”
    薛燕铭回头瞧了她一眼,双眼里有着笑意,说:“果然没良心。”
    洛禾毫不客气瞪了回去。
    薛燕铭轻笑出声。
    洛禾被他带着进了客房,薛燕铭也没说话便回身关门走了。
    洛禾确实被冻得不轻,一身的湿衣服太过难受,她去锁上门后才进了浴室,浴室里有准备好的毛巾和睡袍,但是这些都不适合洛禾穿出门。
    隔了片刻房门突然被敲响,洛禾站在浴室门口警惕回头,问道:“干吗?”
    薛燕铭的声音从门外传进来,带着些许笑意,道:“换洗的衣服,拿给你。”
    洛禾走过去开门,但是并没有把门全部打开,她接过衣服说,“多谢。”
    薛燕铭挑了下眉头,“将就穿。”然后转身离开了。
    洛禾关上门后又锁上,进了浴室洗了澡出来才知道薛燕铭说得将就穿是什么意思。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