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八十章犬族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313  更新时间:21-04-07 23:07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许久不见的梦境,穿着淡蓝连衣裙,头上扎着两个小马尾的幼童坐在地上哭泣着,抓起手边的玩具砸向一只橘猫,猫凄厉叫着跑开,一个围着围裙的女人跑了过来,
    “你为什么要打猫呢?”
    “它,它把,嗝,恩唔,小猫吃掉了!”
    “……”女人跪坐到木板地上,轻轻抚摸着小女孩的头,
    “那是因为猫妈妈在保护她的孩子啊。”
    “保护?吃掉?妈妈你也会吃掉我吗?”
    “我现在就吃掉你!嗷呜—”
    “哈哈哈,妈妈,好痒!哈哈哈!我也要吃你!”
    画面渐渐运去,画面里她们的脸一直都很模糊,但是情绪却像是我亲身经历了一般,她口中称为“妈妈”的女人从见到第一秒起我就感到一种莫名的怀念,内疚、悲伤还有很多不知名的情绪徘徊在心里。
    再次睁眼时,是白白的天花板,消毒水的味道在哪个世界都是这么相似,相似的反胃…感觉到我醒来,有人走了过来,那是个…斯文败类?!一丝不苟的背头,黑发里正中间夹着一束白发,带着银边眼镜,穿着黑裤黑衬衫,带着胶皮手套的手拿着文件夹。斯文败类的标配啊!
    “你好,我是犬族边牧叫艾斯。”其实艾斯是不需要和丘月交谈的,但他不知为什么刚接手这个小雌性就有莫名的好感,甚至想变成兽形去讨对方的欢心,这对于他来说是很不正常的事,一直以来比起繁衍他更喜欢学习。
    “你、你好,我叫莉亚。”我咽下了想叫对方变兽形的要求……狗狗可以生活在残酷?的兽世是我完全没有想过的,虽然除了那只大型沙虫我还没见识过这个世界多残酷。
    一般来说,聊天也就止步于此了,至少对艾斯来说是这样,这是正常的他和雌性之间的交流。艾斯刚要出去通知别人,小雌性醒来的消息就被叫住。
    我很欣赏偶然开启的金手指对于这个世界的翻译都同化了我对原世界的理解,狗奴的我不由地多问道“你们犬族还有其他物种的兽人吗?”
    艾斯脚步一顿,疑惑却还是回答了:“目前所知有35种。”说完艾斯打开了一个小型的平板一样的东西,翻了一阵,递给了我。
    不是学习机那种幼稚的科技,而是成人电脑一样的玩意儿,我很感激,也是电子控的我高兴地大概浏览了一下,基本是大型犬少部分中型犬,小型犬一个也没有。我记得原世界有上百种狗狗的啊,都灭绝完了?!
    “怎么这么少……”
    艾斯听到丘月语气里的悲伤,不禁更疑惑了“因为强大的犬族少,争夺雌性的优势就少。”
    艾斯看着对方更落寞的表情,又补充“但是我们性格稳定,兽性不强,没有兽印,不受兽印限制,也很会讨雌性欢心,所以没有灭绝。”艾斯不自在地推了下眼镜,他本来只想说种族没有灭绝危险,却说了很多无用的废话,这些废话听起来就好像他在推销自己一样,这令他很不舒服,但没想到对方却是一脸灿烂的笑容。
    “不受兽印限制?!那太好啦!”我的狗狗虽然种类少了很多,但是可以好好地活着。
    雌性过于灿烂的笑容刺得艾斯脸开始微红,艾斯逃逸了视线,却听到对方又问他
    “那,有……猫族吗?”
    “猫族……猫科兽人有但你说的猫族,抱歉,兽世有人意识到要记载前,这个种族可能就消亡了,也可能是我孤陋寡闻,不过可以确信的是万兽国内不存在猫族。”
    艾斯看着对方没有露出悲伤表情却是安心了不少,雌性很少好奇一些事,就像他们除了必要需要了解的事外,不会分心去思考其它的,或者高层有意限制他们去思考。
    “嗯,没有也好,因为你们很讨厌嘛。”我想起我养过的狗狗,狗狗很可爱却也狡猾甚至残忍,我在的时候它们可能老老实实任由猫咪欺负它们,但是在我看不到的地方,也会狠狠欺负回来。但至少在你在那的时候,即使被猫咪抓伤,也并不会下死口,因为它们很清楚要在主人面前掩藏自己的兽性,那是它们畏惧和喜爱主人的表现。而猫咪,会选择毫不犹豫地暴露出本性给你,那是它们的爱,比如某日清晨,床头旁的死老鼠……
    “你是否有哪里不舒服?”艾斯抚摸上我的头,
    我抬眼,看到艾斯那清澈的蓝眼里都是担忧和温柔,很像我家黑犬安慰我时的眼神。不自禁地抱住了他的腰…回过神来的我只觉得脸颊火热。
    “对、对不起!!!”我忙松开了手,天,我非礼了一个初次见面的男人。
    艾斯竟坐到了床头,长臂一伸,把我搂进怀里,
    “抱歉,我也不知道我在做什么,只是觉得我应该这样做,如果惹你生厌,请直接打我,我不会反抗的。”
    我眼睛温热,在这个初次见面的男人身上我感受到的是熟悉和安心,姿势可能有点不同,但我很久以前确实是这样抱着我的黑犬(黑美人)流泪过……很多个漆黑的夜晚,冰冷的房间内,一个人躺在床上,我抱着她,狗狗没有动作,只是很安静地任由我抱着她,听着我的啜泣声,直到我睡去她才会离开,回到她自己的窝。
    门被突然打开,我吓了一跳,匆匆推开了艾斯。
    “嘁,明明都有我的兽印了,你怎么这么贪婪,我每次进门都得看你和其它兽人亲亲抱抱?”翃翎揉着胳膊一脸愤懑的走进来,旁边是脸色阴沉的凯茵。
    “怎么尽安排些雄性兽人在你身边瞎转悠,一头死豹子,一只疯兔子还不够我烦的吗!”凯茵也是骂骂咧咧,头上继承了上次插着鸟毛的鸡窝头。
    “……雪玉是雌性……”我忍不住弱弱吐槽了。
    论凯茵的实力和战斗经验是初露锋芒的翃翎怎么也比不上的,但是双方能交锋打个半斤八两是因为鸟多蛇寡,水土不服。兽世没有一对一公平对决的说法,只有胜利和失败或是和局。凯茵这个气啊,他才去见老海龟的时间,这小雌兽就又搭上四五个个兽人了(凯茵把非白、伯特德里克都算进去了),要不是还在隐匿她身份期间,指不定又要多少人了。
    凯茵气势汹汹地走过来,我有点害怕,身边的艾斯却冲到前面拦住了凯茵,突然,我像是啪地连上线了一样,有点昏沉被狗狗占据了大脑的我想起了某只猫科动物,我扯下连在手上的不明管子,掀开薄被,赤足跳下床,
    “米尔他人呢,他怎么样了?”
    艾斯皱眉回头看向丘月,一般经历过雄性暴行的雌性都会用药物,科技等手段抑制回忆,使雌性思考缓慢减少刺激,艾斯表情冷漠地对着面前的蛇人,是这个兽人吗,怎么放进来的刺激了患者。

    作者闲话:

    一出场就有很高好感度的狗狗🐶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