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  206.浮生云梦之续忘断(忘)取断舍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599  更新时间:21-03-16 21:18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初晓同靖再次争斗,言语中尽显厌恶憎恨之意,神色恼怒艴然不悦。双方各执一词互不让步,少顷便厮打在一起,拳头的碰撞声衣服的撕扯声和沉闷的怒火让本就平分秋色的两人顿时挂了彩。
    一阵冷风拂过吹得让人瑟瑟发抖,可初晓两人依旧怒视对方,眼中的愤懑仿佛如火山喷涌般一发不可收拾。“看来,你我并非同路人。”“即使如此那便没什么好谈的。”两人均亮出自己的利剑,挥动着得意武器准备一击必中。
    “啊!”白光闪现,不久草丛中发出异样,一股血腥味弥漫空气,靖快步赶去,初晓紧随其后。“掌事,掌事!”“他们来了”躲在草丛中的众人一下子警觉起来,顾不得掌事的尸体,持刀逼退敌人。谁知,靖和初晓二人合力,不出一个回合众人身亡倒地。
    “你们,你们不是斩断了内息,破除了武功吗?为何还能……”“朱家人的走狗是不需要知道这些的。”初晓边说边跟靖一起拔剑,剑的侧影折射月光,使人变得脆弱,“是他,是他杀了掌事!”瞬时茂密的草丛成了盛开彼岸花的黄泉之地。
    “不错嘛,靖!配合的还是这般默契。”初晓拍着靖的肩膀,“很痛的!”靖推开初晓的手臂,“你下手也很重啊!”初晓走到湖边清洗脸上的血迹,擦拭脸颊,发出痛叫。“靖,我英俊的面庞都被你毁了!”靖从旁采些止血消肿的草药,递给初晓,初晓抬头看着靖鼻青脸肿的样子,不禁大笑,靖也跟笑,山谷中传出起此彼伏的壮烈凛然之声。
    “我在想他们早就迫不及待了吧。”靖起身望向山顶,对于初晓的言语靖没有一丝的慌乱,眼中闪过一股通彻的光芒,这对于从小在刀口上舔血的他们而言已是见怪不怪了。
    耸山惊峦峭石窟壁,位于崖上蓄势待发的几百名士兵均聚神屏气目不转睛紧盯“猎物”。在任何权利地位的映射下,置身高处统治百万人的顶点便是皇权物欲的职权人,他们在享受着支配的随心乐趣,同时更要承担谋逆篡位身首异处的风险。
    他威风凛然一身浩气莅临谷中,静静的望着伤痕累累的二人。看着囊中物的二人,身旁属下提议道“回皇上,属下认为这些反贼小人实在是蛮横无理不懂变通,皇上宽厚仁德赐生还的机会,非但不顺从反而将丛中密卫尽数斩杀,此等行为是公然蔑视挑衅皇家威严,属下请皇上分尸严惩,以示新明朝的国律。”
    朱帝没有说话,依旧平静的看着初晓和靖。四周静寂无声,只剩星星火把之光照亮丛林。少顷,属下不由得露出尴尬神情,行礼退下了。
    “带走你的精锐卒,朕要单独跟他们聊聊。”“皇上。”属下还想说些什么加以阻止,可阴冷不安的气息让他如鲠在喉不寒而栗。就这样,属下带着百名将士逐渐消失在夜幕中。
    朱帝闭上双眸继而缓缓睁开双眼,纵身跃进山中郁林,掉入深不见底却略显杀气的谷中。
    见仇人入内,靖率先便要下手,不料初晓伸手抵挡。“初晓少侠果然如传闻一样是个正直秉义之人。”苍劲有力的声音响起。初晓不慌不忙的嬉笑道:“呵!真是过誉了,端方雅正谈不上,沾花惹草倒是无人可及。”
    朱帝打量着懒散悠闲的初晓,目光迟疑,脸上的笑意却加重几分,忧虑的说道“你们乃是旧帝名下最精锐得力的左右手,孤知道让你们加入麾下难于青天。”“分明是你防戒我们,设下此局,让我们两败俱伤自相残杀,坐收渔利。”
    朱帝大笑脚下的绿叶依旧稳于泰山纹丝不动。“靖少侠此言差矣,孤有意收拢两位,自然要费些心神自证清白。”
    “清白?你何时有过?”朱帝斜眸凝视,“你们杀了孤的密卫,只要孤一声令下,你们能活着走出这僻静山谷吗?”
    皓月升悬,浮光遮面,云蒸霞蔚,草木横生,一切看似美好,沉醉,但挡不住嘴角中的不屑,除不尽弥漫四周的浓浓血腥味。
    听到这,初晓跟靖对视一眼,朱帝微笑着从容落地,“将士已撤危机消除,孑然一人虔诚相劝,难道还不能为之动容吗?”
    初晓扯下脸上敷的药草,“你想让我们做什么?”初晓不喜拐弯抹角,直截了当的性格使得仅剩靖一个挚友。其实朱帝来此的目的无非是希望留住二人,让二人的存在堵住天下百姓的悠悠之口,不让他在臭声骂名中坐上皇位,打消万分猜疑与不解。毕竟,廷官可是晋帝的“亲信”,由晋帝一手创造,试问普天之下又有谁能替代他们,来解惑朱帝竭虑之忧。
    “或许你们对孤有所误解。孤也是有苦难言身不由己,争锋乱世,天灾人祸不断,晋帝荒淫无度迫使民不聊生尸横遍野。大明国内有瘟疫横行,皇子谋权,外有蛮夷边境屠杀,虎视眈眈。孤不想做这个皇帝,高处不胜寒,身边无人冰冷身心,可除了孤,还剩谁有爱民护民,视民如子的心呢?嫡庶之战,受伤的是无辜百姓?血流成河染河的可是百万亡魂?倘若我不制衡阻止,今日站于脚下的恐怕便是蛮夷部落的领土了!”
    朱帝抑扬顿挫激动不已的向二人诉说心中宏志,也顺势向二人表明了他求贤若渴的心态。“他们已死,逝者已逝,多说无益。千古一帝,留下的只是遗臭万年。如今孤只想好好修复山河,拓宽版图,恢复明朝曾经辉煌鼎盛的时代!”
    “哼!倒是空前绝后的自信!”对于朱帝的表露心声,初晓没有过多的感动同情,毕竟自己是晋帝所救,一入廷官,终身不悔。“你的话确是肺腑之言,可惜我不会追随。”靖抢先一步告诉朱帝,不论生死均为廷官。
    朱帝没有说话,看着并未表态的初晓。“你我生来便是两路人,你会养虎为患?”
    朱帝洞若观火细致入微,尽管早就知晓是徒劳无功。却还是安之若素泰然处之,轻拂衣袖淡道“二位少侠皆是仁义双全,敦厚纯良的志者。孤愿尽我所能还人间一个充满爱的国度,为后辈创造一个更好的未来。”
    “多说无益,我们不会降!”靖冷眼注视朱帝,阴眸散发不寒而栗的危险气息。初晓边伸懒腰边说道:“我们永生永世都是廷官人!”
    朱帝儒雅的转过身,看着两人。脸上的笑意逐渐消失,露出深不可测的鄙薄傲峻,安定抬手,心中不免为即将陨落的二人惋惜,“孤已经给过你们机会了……”指间的石子一旦扔出,即击碎对面高山上的岩石,众百名暗伏士兵,万箭齐发穿肠破肚。
    朱帝事先布局,自会提前释放内力躲避。“既然你们不为所动,那孤便让你们为死去的密卫偿命了!”就在扔出的刹那,一道白光从天际划出,定住了悬崖外的百名士兵,一掌将石头化为齑粉。
    “你的胆量可比你的憧憬大得多了!”“谨诺!”初晓等人齐声喊道,朱帝顺着二人的目光望去,只见一恬静女子着素衫跃秋风踏乌云携暗夜而来,没有多余的动作一气呵成,持剑向朱帝刺去,叶影遮住谨诺的双眸,冰冷的神情无动于衷。“好险!”朱帝先是一惊,随后极快闪过!
    “真是令人叹绝的瞬移,孤竟然没有发现她的气息。”朱帝自恃内力深厚,方圆百里的风吹草动皆瞒不过他,谁知这回遇到了对手,不禁眉头微皱,“留不得了……”
    谨诺不紧不慢的走到初晓身旁,相继喂给两人止血修复药丸,并警告朱帝不要做无谓的反抗。此时的朱帝这才发现,自己早已失去了知觉,仿佛灵魂从体外抽离,夜幕缠绕有种说不出的恐惧。
    “你,你到底是谁?”朱帝不愧是一国之主,即使身陷囹圄,也依旧是一副高高在上的王者做派。谨诺迈起小步边走边用手指触碰微风,霎时只见风中燃起火苗,诸多火苗形成火束熊烈燃烧在谨诺的手掌内。朱帝见状七上八下的心更加波涛汹涌了。
    谨诺坐在大石旁,甩起秀发,惊鸿一瞥,霸气言道“如今的情形想来我不说,你也能猜出个七八分了。”燃起的火焰将谨诺秀丽的容颜映照得格外诱人,火下朴素的白花衣裙恍如朝霞,赤红洁白,交错映现,毫无违和,即可热情如火又能温柔入水,当然这还需取决她是否愿意为你变化。
    “你初登帝位根基不稳,我可以助你平步青天!扫清一切障碍,实现你的宏图伟业!”朱帝眼中透出几分期盼,他已经明白了眼前女子的重要性。
    “你的条件是什么?”谨诺看了看他,接着言道:“我让你起下毒誓,此生不许对他们心怀不轨,你和你的后代要护他们二人及后世永世平安。”
    朱帝听后肆无忌惮的大笑,“你埋伏在这附近的人马均被我定住,这件事只有我们四人知晓。”“可以。”随着朱帝的应声答应,他的手脚正逐渐的恢复知觉。
    “谨诺!朱帝老奸巨猾不可轻信。”谨诺缓缓一笑,示意靖放心。看着伸展筋骨的朱帝,谨诺熄灭手中火束,“为了让你们三人和睦相处,我会施法将你三人的生命捆绑在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日后所有的胜败荣辱都是你们三人共同承受。倘若其中一方遭受迫害乃至亡故,其余两人都会死路一条!”
    “谨诺!”“阿诺!”初晓伸手想要抓住谨诺的手臂,却被谨诺闪过。“好!谨诺姑娘的办法果然不错。但你又如何表明真心呢?”涉及整个大明江山的未来,朱帝不敢有所迟疑。况且,有了廷官的承认,自己才能真正名正言顺。
    “我会成为你的部下,为你开疆扩土。若有违背,神抵尽除,灰飞烟灭!”看着谨诺初晓的心中不是滋味,“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过来?阿诺”“那好,本帝也来发誓,定会将初晓靖二人当作兄弟手足爱护,非但不迫害他们二人,更会颁密旨让朱家的子孙们皆不可伤及两人的后代,如有违背,我朱历及后世必五马分尸永世不得超生!”神明的誓言身为凡人的朱帝是很敬畏的,在他心中那是不可触碰无比神圣的存在。有谨诺的帮助,何须廷官的出谋划策,毕竟他们的存在仅是为了堵住悠悠之口。
    此时的他心中已种下了统领天下的夙愿,过不了多久他便能让这片土地成为一个不朽的传说,永恒国度指日可待……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