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纤纤木棉落红尘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164  更新时间:17-05-10 21:42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毛毛虫自出生那天起,就被贴上各种负面的标签,这是它的命。于破茧的那一刹那,蛹所盼望的只有心中的唯一,它为爱而活,为爱而死,为爱毁灭。或许它前世本是仙女,为爱转世变成毛虫,就在第二次重生之后,仿佛变了异,浴火成凰。

    佐藤凛在天海大学医学院大楼和教授交谈着,突然一些学生从旁边尖叫着跑过。大家形成的氛围充满疑惑、害怕、兴奋以及担忧。

    “怎么会这样呢?”

    “就这样死了?”

    “我看到了全过程,太可怕了。我要退学。”

    教授拉住一个学生问道:“同学,请问发生了什么事?”

    “伊老师,你不知道吗?刚刚一个女生跳医学院大楼死了。”说完,就如同受了惊吓一般和同伴跑走了。

    佐藤凛愣在了原地,伊教授问道:“佐藤同学,你怎么了?”

    佐藤凛留下一句:“伊老师,失陪了,我想要看看情况。”就跑下楼了。

    果然,哪里有案件,哪里就有白希!白希是和佐藤凛的学妹,文学专业,和佐藤凛一同来到天海大学进行海外交流。佐藤凛走到白希旁边,看到躺在血泊中的是一张像木棉花一样甜美温柔的脸。

    佐藤凛向白希问道:“学妹,怎么样?”

    白希抬头,正对上他的眼睛,脸上泛起红晕,有些不好意思地挪开了眼神:“刚才,我看到了。”

    “你看到了什么。”

    “她掉下楼后,还有一个人影在楼顶上面停留了一会。”

    “什么?难道是他杀?”

    “我也不清楚,大家都只看到了死者从楼上掉下,校方也应该会认定她是自杀。”

    “那你打算收手吗?”佐藤凛进一步问道。

    “不会,如果我不查明真相,还死者一个公道,我就不是白希。”

    佐藤凛看着白希,有些感动,他暗恋着的,不就是这样的白希吗。

    白希旁边有一个女生带着十字架,流着泪。

    白希拉住她的袖子:“同学,你认识她吗?”

    “她叫木千惠,是个很好的人,家里有一个妹妹。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何要这样想不开呢?”

    带着十字架的女生哭得险些倒下,被其他同学架走了。

    “佐藤学长,可不可以陪我去木千惠的家里看看,听说,她家还有个妹妹。”白希看向佐藤凛。

    佐藤凛爽快地答应了白希的要求。买了几块蛋糕后,他们找到了木村千惠的家。

    是一座很破的小房子。

    敲了门,一个清瘦秀气的女孩子打开了门,眼眶又红又肿。

    “请问,这里是木千惠的家吗?”佐藤凛试探性地问道。

    “是的,但是我姐姐已经过世了,请问你们是?”木百合声音哽咽。

    “你就是千惠的妹妹百合吗?我们是你姐姐的朋友,想过来看看你过得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可以帮忙的。”

    “噢,好吧,你进来吧。”

    佐藤凛和白希进了房子里面,房子里家徒四壁,衣服都是堆在地板上,屋子里大量的书和奖状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百合,这些奖状,都是你的吗?”白希站了起来,看着墙上的奖状。

    “啊,那些是我的。”百合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百合招呼他们坐下,拿出两个杯子,打算倒水,可是壶里没有水,只能去烧。

    百合去厨房后,白希的注意力落在一个奖状上,每个奖状的日期都被另一个奖状的一角盖住,绕城一个大的圆环形状。

    又重新坐下喝了一杯水之后,白希问道:“百合,听说你成绩很好,今年几年级了?

    “嗯,今年高三。”百合有些害羞地低下头。

    对于这样内向的女孩子,百合有些不好意思开口,但是不如白希细心的佐藤凛却问道:“百合,你姐姐,有没有经历校园暴力?”

    百合的露出明显惊讶的神情:“校园暴力?不可能啊。姐姐很聪明很成熟,几乎逢人说项,每次我去大学找她时,都会看到她和很多伙伴在一起,人缘很好的样子,不可能会有人欺负她啊。”

    “那,她有没有谈过男朋友呢?”白希问道。

    “我姐姐确实有过一个男朋友,是她的青梅竹马,在隔壁市上大学,在半年前就分手了。”百合说道。

    “这段时间里,千惠的男朋友有回来过吗?”佐藤凛问道。

    “并没有啊,就连知道姐姐死了的消息后,他都只是惊讶了一下,也没有特意回来什么的。”百合的手指缠绕在一起,好像不想谈论姐姐的前男友的事情。

    “请问,你们是来调查什么的吗?”百合忍不住问道。

    “其实,我们确实有这个想法,因为千惠不像是自杀。”佐藤凛回答道。

    “不像是自杀?”百合的眼神先是呆住了一秒,然后变得惊讶。

    白希没有说出她看到的一幕:“我也只是推测而已。”

    “那会是谁干的呢?为什么要害我的姐姐?”百合坐在地板上,泪水又想泉水一般喷了出来。

    “百合,如果有什么难处,你一定要告诉我们。”白希走过去,手轻情搭着她的肩膀,“虽然我们也没太多的钱,但是一定会尽力的。”

    百合用袖子擦干泪水,抬起头,一张纯净的脸映入白希和佐藤凛的眼中。

    这张脸实在是太清纯,干净得像水一般。白希身为一个女孩子见了,也忍不住多看几眼。

    “白希姐姐,佐藤哥哥,谢谢你们的好意,我要去打工了,我就不留你们了。你们快回吧。”百合拿起书包,站了起来。

    “这么晚了,你一个小女孩,会很危险吧。”白希关切地问道。

    “没有姐姐打工来养我,我就要自己养活自己啊。”百合苦笑道,“要是我也能像你一样,能被别人关心保护着就好了。”

    百合微笑着看了他们一眼。

    白希不好意思脸红了:“那,我们就先回去了,这是我的电话,你有困难的时候一定要打给我。”

    “一定。”百合俏皮地笑了笑。

    走了一段路后,佐藤凛说:“希,你有没有感到,百合的情绪变化太激烈了。突然哭出来,很快又突然能笑出来。她会不会有多种性格?”

    “嗯,我注意到了,百合的性格可能远不是表面那样单纯。”白希对佐藤凛的看法表示赞同,“而且你有没有注意到,百合一谈到千惠的前男友,就很局促。”

    “这说明什么了么?”佐藤凛表示疑惑。

    “可能她的心理有什么秘密吧。”
    毛毛虫自出生那天起,就被贴上各种负面的标签,这是它的命。于破茧的那一刹那,蛹所盼望的只有心中的唯一,它为爱而活,为爱而死,为爱毁灭。或许它前世本是仙女,为爱转世变成毛虫,就在第二次重生之后,仿佛变了异,浴火成凰。

    佐藤凛在天海大学医学院大楼和教授交谈着,突然一些学生从旁边尖叫着跑过。大家形成的氛围充满疑惑、害怕、兴奋以及担忧。

    “怎么会这样呢?”

    “就这样死了?”

    “我看到了全过程,太可怕了。我要退学。”

    教授拉住一个学生问道:“同学,请问发生了什么事?”

    “伊老师,你不知道吗?刚刚一个女生跳医学院大楼死了。”说完,就如同受了惊吓一般和同伴跑走了。

    佐藤凛愣在了原地,伊教授问道:“佐藤同学,你怎么了?”

    佐藤凛留下一句:“伊老师,失陪了,我想要看看情况。”就跑下楼了。

    果然,哪里有案件,哪里就有白希!白希是和佐藤凛的学妹,文学专业,和佐藤凛一同来到天海大学进行海外交流。佐藤凛走到白希旁边,看到躺在血泊中的是一张像木棉花一样甜美温柔的脸。

    佐藤凛向白希问道:“学妹,怎么样?”

    白希抬头,正对上他的眼睛,脸上泛起红晕,有些不好意思地挪开了眼神:“刚才,我看到了。”

    “你看到了什么。”

    “她掉下楼后,还有一个人影在楼顶上面停留了一会。”

    “什么?难道是他杀?”

    “我也不清楚,大家都只看到了死者从楼上掉下,校方也应该会认定她是自杀。”

    “那你打算收手吗?”佐藤凛进一步问道。

    “不会,如果我不查明真相,还死者一个公道,我就不是白希。”

    佐藤凛看着白希,有些感动,他暗恋着的,不就是这样的白希吗。

    白希旁边有一个女生带着十字架,流着泪。

    白希拉住她的袖子:“同学,你认识她吗?”

    “她叫木千惠,是个很好的人,家里有一个妹妹。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何要这样想不开呢?”

    带着十字架的女生哭得险些倒下,被其他同学架走了。

    “佐藤学长,可不可以陪我去木千惠的家里看看,听说,她家还有个妹妹。”白希看向佐藤凛。

    佐藤凛爽快地答应了白希的要求。买了几块蛋糕后,他们找到了木村千惠的家。

    是一座很破的小房子。

    敲了门,一个清瘦秀气的女孩子打开了门,眼眶又红又肿。

    “请问,这里是木千惠的家吗?”佐藤凛试探性地问道。

    “是的,但是我姐姐已经过世了,请问你们是?”木百合声音哽咽。

    “你就是千惠的妹妹百合吗?我们是你姐姐的朋友,想过来看看你过得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可以帮忙的。”

    “噢,好吧,你进来吧。”

    佐藤凛和白希进了房子里面,房子里家徒四壁,衣服都是堆在地板上,屋子里大量的书和奖状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百合,这些奖状,都是你的吗?”白希站了起来,看着墙上的奖状。

    “啊,那些是我的。”百合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百合招呼他们坐下,拿出两个杯子,打算倒水,可是壶里没有水,只能去烧。

    百合去厨房后,白希的注意力落在一个奖状上,每个奖状的日期都被另一个奖状的一角盖住,绕城一个大的圆环形状。

    又重新坐下喝了一杯水之后,白希问道:“百合,听说你成绩很好,今年几年级了?

    “嗯,今年高三。”百合有些害羞地低下头。

    对于这样内向的女孩子,百合有些不好意思开口,但是不如白希细心的佐藤凛却问道:“百合,你姐姐,有没有经历校园暴力?”

    百合的露出明显惊讶的神情:“校园暴力?不可能啊。姐姐很聪明很成熟,几乎逢人说项,每次我去大学找她时,都会看到她和很多伙伴在一起,人缘很好的样子,不可能会有人欺负她啊。”

    “那,她有没有谈过男朋友呢?”白希问道。

    “我姐姐确实有过一个男朋友,是她的青梅竹马,在隔壁市上大学,在半年前就分手了。”百合说道。

    “这段时间里,千惠的男朋友有回来过吗?”佐藤凛问道。

    “并没有啊,就连知道姐姐死了的消息后,他都只是惊讶了一下,也没有特意回来什么的。”百合的手指缠绕在一起,好像不想谈论姐姐的前男友的事情。

    “请问,你们是来调查什么的吗?”百合忍不住问道。

    “其实,我们确实有这个想法,因为千惠不像是自杀。”佐藤凛回答道。

    “不像是自杀?”百合的眼神先是呆住了一秒,然后变得惊讶。

    白希没有说出她看到的一幕:“我也只是推测而已。”

    “那会是谁干的呢?为什么要害我的姐姐?”百合坐在地板上,泪水又想泉水一般喷了出来。

    “百合,如果有什么难处,你一定要告诉我们。”白希走过去,手轻情搭着她的肩膀,“虽然我们也没太多的钱,但是一定会尽力的。”

    百合用袖子擦干泪水,抬起头,一张纯净的脸映入白希和佐藤凛的眼中。

    这张脸实在是太清纯,干净得像水一般。白希身为一个女孩子见了,也忍不住多看几眼。

    “白希姐姐,佐藤哥哥,谢谢你们的好意,我要去打工了,我就不留你们了。你们快回吧。”百合拿起书包,站了起来。

    “这么晚了,你一个小女孩,会很危险吧。”白希关切地问道。

    “没有姐姐打工来养我,我就要自己养活自己啊。”百合苦笑道,“要是我也能像你一样,能被别人关心保护着就好了。”

    百合微笑着看了他们一眼。

    白希不好意思脸红了:“那,我们就先回去了,这是我的电话,你有困难的时候一定要打给我。”

    “一定。”百合俏皮地笑了笑。

    走了一段路后,佐藤凛说:“希,你有没有感到,百合的情绪变化太激烈了。突然哭出来,很快又突然能笑出来。她会不会有多种性格?”

    “嗯,我注意到了,百合的性格可能远不是表面那样单纯。”白希对佐藤凛的看法表示赞同,“而且你有没有注意到,百合一谈到千惠的前男友,就很局促。”

    “这说明什么了么?”佐藤凛表示疑惑。

    “可能她的心理有什么秘密吧。”
    毛毛虫自出生那天起,就被贴上各种负面的标签,这是它的命。于破茧的那一刹那,蛹所盼望的只有心中的唯一,它为爱而活,为爱而死,为爱毁灭。或许它前世本是仙女,为爱转世变成毛虫,就在第二次重生之后,仿佛变了异,浴火成凰。

    佐藤凛在天海大学医学院大楼和教授交谈着,突然一些学生从旁边尖叫着跑过。大家形成的氛围充满疑惑、害怕、兴奋以及担忧。

    “怎么会这样呢?”

    “就这样死了?”

    “我看到了全过程,太可怕了。我要退学。”

    教授拉住一个学生问道:“同学,请问发生了什么事?”

    “伊老师,你不知道吗?刚刚一个女生跳医学院大楼死了。”说完,就如同受了惊吓一般和同伴跑走了。

    佐藤凛愣在了原地,伊教授问道:“佐藤同学,你怎么了?”

    佐藤凛留下一句:“伊老师,失陪了,我想要看看情况。”就跑下楼了。

    果然,哪里有案件,哪里就有白希!白希是和佐藤凛的学妹,文学专业,和佐藤凛一同来到天海大学进行海外交流。佐藤凛走到白希旁边,看到躺在血泊中的是一张像木棉花一样甜美温柔的脸。

    佐藤凛向白希问道:“学妹,怎么样?”

    白希抬头,正对上他的眼睛,脸上泛起红晕,有些不好意思地挪开了眼神:“刚才,我看到了。”

    “你看到了什么。”

    “她掉下楼后,还有一个人影在楼顶上面停留了一会。”

    “什么?难道是他杀?”

    “我也不清楚,大家都只看到了死者从楼上掉下,校方也应该会认定她是自杀。”

    “那你打算收手吗?”佐藤凛进一步问道。

    “不会,如果我不查明真相,还死者一个公道,我就不是白希。”

    佐藤凛看着白希,有些感动,他暗恋着的,不就是这样的白希吗。

    白希旁边有一个女生带着十字架,流着泪。

    白希拉住她的袖子:“同学,你认识她吗?”

    “她叫木千惠,是个很好的人,家里有一个妹妹。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何要这样想不开呢?”

    带着十字架的女生哭得险些倒下,被其他同学架走了。

    “佐藤学长,可不可以陪我去木千惠的家里看看,听说,她家还有个妹妹。”白希看向佐藤凛。

    佐藤凛爽快地答应了白希的要求。买了几块蛋糕后,他们找到了木村千惠的家。

    是一座很破的小房子。

    敲了门,一个清瘦秀气的女孩子打开了门,眼眶又红又肿。

    “请问,这里是木千惠的家吗?”佐藤凛试探性地问道。

    “是的,但是我姐姐已经过世了,请问你们是?”木百合声音哽咽。

    “你就是千惠的妹妹百合吗?我们是你姐姐的朋友,想过来看看你过得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可以帮忙的。”

    “噢,好吧,你进来吧。”

    佐藤凛和白希进了房子里面,房子里家徒四壁,衣服都是堆在地板上,屋子里大量的书和奖状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百合,这些奖状,都是你的吗?”白希站了起来,看着墙上的奖状。

    “啊,那些是我的。”百合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百合招呼他们坐下,拿出两个杯子,打算倒水,可是壶里没有水,只能去烧。

    百合去厨房后,白希的注意力落在一个奖状上,每个奖状的日期都被另一个奖状的一角盖住,绕城一个大的圆环形状。

    又重新坐下喝了一杯水之后,白希问道:“百合,听说你成绩很好,今年几年级了?

    “嗯,今年高三。”百合有些害羞地低下头。

    对于这样内向的女孩子,百合有些不好意思开口,但是不如白希细心的佐藤凛却问道:“百合,你姐姐,有没有经历校园暴力?”

    百合的露出明显惊讶的神情:“校园暴力?不可能啊。姐姐很聪明很成熟,几乎逢人说项,每次我去大学找她时,都会看到她和很多伙伴在一起,人缘很好的样子,不可能会有人欺负她啊。”

    “那,她有没有谈过男朋友呢?”白希问道。

    “我姐姐确实有过一个男朋友,是她的青梅竹马,在隔壁市上大学,在半年前就分手了。”百合说道。

    “这段时间里,千惠的男朋友有回来过吗?”佐藤凛问道。

    “并没有啊,就连知道姐姐死了的消息后,他都只是惊讶了一下,也没有特意回来什么的。”百合的手指缠绕在一起,好像不想谈论姐姐的前男友的事情。

    “请问,你们是来调查什么的吗?”百合忍不住问道。

    “其实,我们确实有这个想法,因为千惠不像是自杀。”佐藤凛回答道。

    “不像是自杀?”百合的眼神先是呆住了一秒,然后变得惊讶。

    白希没有说出她看到的一幕:“我也只是推测而已。”

    “那会是谁干的呢?为什么要害我的姐姐?”百合坐在地板上,泪水又想泉水一般喷了出来。

    “百合,如果有什么难处,你一定要告诉我们。”白希走过去,手轻情搭着她的肩膀,“虽然我们也没太多的钱,但是一定会尽力的。”

    百合用袖子擦干泪水,抬起头,一张纯净的脸映入白希和佐藤凛的眼中。

    这张脸实在是太清纯,干净得像水一般。白希身为一个女孩子见了,也忍不住多看几眼。

    “白希姐姐,佐藤哥哥,谢谢你们的好意,我要去打工了,我就不留你们了。你们快回吧。”百合拿起书包,站了起来。

    “这么晚了,你一个小女孩,会很危险吧。”白希关切地问道。

    “没有姐姐打工来养我,我就要自己养活自己啊。”百合苦笑道,“要是我也能像你一样,能被别人关心保护着就好了。”

    百合微笑着看了他们一眼。

    白希不好意思脸红了:“那,我们就先回去了,这是我的电话,你有困难的时候一定要打给我。”

    “一定。”百合俏皮地笑了笑。

    走了一段路后,佐藤凛说:“希,你有没有感到,百合的情绪变化太激烈了。突然哭出来,很快又突然能笑出来。她会不会有多种性格?”

    “嗯,我注意到了,百合的性格可能远不是表面那样单纯。”白希对佐藤凛的看法表示赞同,“而且你有没有注意到,百合一谈到千惠的前男友,就很局促。”

    “这说明什么了么?”佐藤凛表示疑惑。

    “可能她的心理有什么秘密吧。”

    作者闲话: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