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4班纳特家的四小姐(十四)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595  更新时间:17-05-10 08:10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因为最讨厌的人在麦里屯,还经常因为伊丽莎白的邀请出现在班纳特家,达西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所以一个红霞满天的傍晚,达西对并骑在侧的明月说:“我要回伦敦了,去处理些事情。”

    他仔细观察着她的神情,发现她的清澈蓝色眼眸里飞快划过一丝震惊和不舍,尽管只有一瞬,但他也瞬间就满意了。像寒冷的人冰天雪地里饮下一盏热汤,浑身回暖,看来她也不是完全对他无动于衷。

    明月的眸子闪了闪,“你也来这里好些天,事情已经攒了一堆吧,你再不回去下属就该哭啦。”

    达西有些失望,她还是没挽留他。

    两个人在河边下了马,放任马儿吃草,然后沿着河岸慢慢散步。

    他好像神色挣扎许久之后才低哑着嗓音开口:“我先说一些话很久了。”

    达西走到明月面前,浑身僵硬的站在她面前,目光专注而深邃,让人忍不住溺毙在那动人的温柔深情里,他单膝下跪,定定的看着他,执着热烈:“我不会说动人的情话,也不懂浪漫,但我一定要告诉你,我爱你,我现在向你求婚,你愿意嫁给我吗?”

    明月单手捂着脸,她这一刻完全惊呆了,这还是素来矜持的达西先生吗?

    “我,我,不知道。”明月讷讷无言,她还要在这个世界上待到终老,不嫁人在个年代是不可能的,只有犯了大错的富家小姐和穷苦人家的女儿才会做修女,漫长的岁月里,她也不想一个人度过,但是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啦,也不是没在任务世界里成过婚,但那是为了任务,现在她还是第一次被求婚呢。

    作为一个正常的女孩子,第一次被人求婚,她很激动羞涩好吗?

    “抱歉,我现在不能答应你。”明月屈膝回礼,她终究还是心志坚定的任务者,任务没完成之前,她不会顾及私事。

    达西原本早有心理准备,但被明月拒绝时还是面色苍白起来,他的眼睛里满是痛楚。

    但他终究还是同样思维敏锐的人,很快抓住明月话里重点,“现在不能?那是不是说以后能?”

    达西紧紧抓住面前女子的双手,恳求的印上一吻,“请千万告诉我,我想要你的答案。”

    明月被他这突然一吻吓了一跳,脸上漾起薄粉,白皙透明的耳朵也染上了浅浅的粉红,美色当前,达西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两人握在一起的手滚烫的吓人,不约而同松手退后一步。

    达西极力压抑着几乎要喷薄而发的感情,望向明月的眼眸炽热浓烈。

    ――他在等着她的答案。

    明月长叹一口气,“我听说你父亲希望你能取得贵族爵位,达西,但我们都清楚,你娶一位有贵族头衔的千金,是得到爵位最容易的法子。而我,只是乡下小庄园主的女儿,陪嫁不多,性情也不够淑女,这样的我,你确定要娶?”

    达西微微勾唇,眼睛一眨不眨的凝视着心上人:“我的名字是菲茨威廉-达西,你应该叫我威廉,”他强调着称呼问题,看着她,说:“我是菲茨威廉-达西,就算不联姻,我也能挣出一个爵位。”

    他站在那儿,就像挺拔的山峰一样坚韧有力,是的,他是菲茨威廉-达西,骄傲的菲茨威廉-达西,他有掌控自己人生的强大实力,也有与实力相配的强大自信,他不需要依赖任何人,他想要的自然能凭本事得到。

    这一刻,这个男人在明月面前完全绽放了他的魅力,该死的迷人!

    “我想娶你,我要娶你,我能娶你!”

    男人豪迈的放下这句话,低头温柔的看向明月,他已经用柔情结下一张大网,就等着明月被诱惑主动走近他的网里。

    明月抿唇轻笑,看穿了达西的心思,但也不点破。

    “如果,等你再回朗博恩的时候,你还像现在一样愿意娶我,我就嫁你!”

    达西的呼吸瞬间停顿了一秒,不敢置信得看着明月,眸子亮的惊人,“你说,你愿意嫁给我?”

    明月不做声,低头浅笑。

    “再说一遍好不好?我没听清楚。”

    明月就又重复了一遍,重点强调“等他再回朗博恩时还愿意娶她的话”。

    但他完全不介意她的强调,估计在男人现在的心里,明月的话被翻译成,等他再回朗博恩,他求婚,她就会嫁他。

    达西此刻的心情用心花怒放形容再合适不过,对着明月笑得开心无比,男人低沉浑厚的笑声缓缓流淌在耳边,这还是明月第一次见他笑得如此畅快,他真的很开心。

    明月也忍不住低笑起来,她的路还有很长,但她也愿意珍惜这路上遇见的最美好的人。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因为最讨厌的人在麦里屯,还经常因为伊丽莎白的邀请出现在班纳特家,达西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所以一个红霞满天的傍晚,达西对并骑在侧的明月说:“我要回伦敦了,去处理些事情。”

    他仔细观察着她的神情,发现她的清澈蓝色眼眸里飞快划过一丝震惊和不舍,尽管只有一瞬,但他也瞬间就满意了。像寒冷的人冰天雪地里饮下一盏热汤,浑身回暖,看来她也不是完全对他无动于衷。

    明月的眸子闪了闪,“你也来这里好些天,事情已经攒了一堆吧,你再不回去下属就该哭啦。”

    达西有些失望,她还是没挽留他。

    两个人在河边下了马,放任马儿吃草,然后沿着河岸慢慢散步。

    他好像神色挣扎许久之后才低哑着嗓音开口:“我先说一些话很久了。”

    达西走到明月面前,浑身僵硬的站在她面前,目光专注而深邃,让人忍不住溺毙在那动人的温柔深情里,他单膝下跪,定定的看着他,执着热烈:“我不会说动人的情话,也不懂浪漫,但我一定要告诉你,我爱你,我现在向你求婚,你愿意嫁给我吗?”

    明月单手捂着脸,她这一刻完全惊呆了,这还是素来矜持的达西先生吗?

    “我,我,不知道。”明月讷讷无言,她还要在这个世界上待到终老,不嫁人在个年代是不可能的,只有犯了大错的富家小姐和穷苦人家的女儿才会做修女,漫长的岁月里,她也不想一个人度过,但是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啦,也不是没在任务世界里成过婚,但那是为了任务,现在她还是第一次被求婚呢。

    作为一个正常的女孩子,第一次被人求婚,她很激动羞涩好吗?

    “抱歉,我现在不能答应你。”明月屈膝回礼,她终究还是心志坚定的任务者,任务没完成之前,她不会顾及私事。

    达西原本早有心理准备,但被明月拒绝时还是面色苍白起来,他的眼睛里满是痛楚。

    但他终究还是同样思维敏锐的人,很快抓住明月话里重点,“现在不能?那是不是说以后能?”

    达西紧紧抓住面前女子的双手,恳求的印上一吻,“请千万告诉我,我想要你的答案。”

    明月被他这突然一吻吓了一跳,脸上漾起薄粉,白皙透明的耳朵也染上了浅浅的粉红,美色当前,达西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两人握在一起的手滚烫的吓人,不约而同松手退后一步。

    达西极力压抑着几乎要喷薄而发的感情,望向明月的眼眸炽热浓烈。

    ――他在等着她的答案。

    明月长叹一口气,“我听说你父亲希望你能取得贵族爵位,达西,但我们都清楚,你娶一位有贵族头衔的千金,是得到爵位最容易的法子。而我,只是乡下小庄园主的女儿,陪嫁不多,性情也不够淑女,这样的我,你确定要娶?”

    达西微微勾唇,眼睛一眨不眨的凝视着心上人:“我的名字是菲茨威廉-达西,你应该叫我威廉,”他强调着称呼问题,看着她,说:“我是菲茨威廉-达西,就算不联姻,我也能挣出一个爵位。”

    他站在那儿,就像挺拔的山峰一样坚韧有力,是的,他是菲茨威廉-达西,骄傲的菲茨威廉-达西,他有掌控自己人生的强大实力,也有与实力相配的强大自信,他不需要依赖任何人,他想要的自然能凭本事得到。

    这一刻,这个男人在明月面前完全绽放了他的魅力,该死的迷人!

    “我想娶你,我要娶你,我能娶你!”

    男人豪迈的放下这句话,低头温柔的看向明月,他已经用柔情结下一张大网,就等着明月被诱惑主动走近他的网里。

    明月抿唇轻笑,看穿了达西的心思,但也不点破。

    “如果,等你再回朗博恩的时候,你还像现在一样愿意娶我,我就嫁你!”

    达西的呼吸瞬间停顿了一秒,不敢置信得看着明月,眸子亮的惊人,“你说,你愿意嫁给我?”

    明月不做声,低头浅笑。

    “再说一遍好不好?我没听清楚。”

    明月就又重复了一遍,重点强调“等他再回朗博恩时还愿意娶她的话”。

    但他完全不介意她的强调,估计在男人现在的心里,明月的话被翻译成,等他再回朗博恩,他求婚,她就会嫁他。

    达西此刻的心情用心花怒放形容再合适不过,对着明月笑得开心无比,男人低沉浑厚的笑声缓缓流淌在耳边,这还是明月第一次见他笑得如此畅快,他真的很开心。

    明月也忍不住低笑起来,她的路还有很长,但她也愿意珍惜这路上遇见的最美好的人。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因为最讨厌的人在麦里屯,还经常因为伊丽莎白的邀请出现在班纳特家,达西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所以一个红霞满天的傍晚,达西对并骑在侧的明月说:“我要回伦敦了,去处理些事情。”

    他仔细观察着她的神情,发现她的清澈蓝色眼眸里飞快划过一丝震惊和不舍,尽管只有一瞬,但他也瞬间就满意了。像寒冷的人冰天雪地里饮下一盏热汤,浑身回暖,看来她也不是完全对他无动于衷。

    明月的眸子闪了闪,“你也来这里好些天,事情已经攒了一堆吧,你再不回去下属就该哭啦。”

    达西有些失望,她还是没挽留他。

    两个人在河边下了马,放任马儿吃草,然后沿着河岸慢慢散步。

    他好像神色挣扎许久之后才低哑着嗓音开口:“我先说一些话很久了。”

    达西走到明月面前,浑身僵硬的站在她面前,目光专注而深邃,让人忍不住溺毙在那动人的温柔深情里,他单膝下跪,定定的看着他,执着热烈:“我不会说动人的情话,也不懂浪漫,但我一定要告诉你,我爱你,我现在向你求婚,你愿意嫁给我吗?”

    明月单手捂着脸,她这一刻完全惊呆了,这还是素来矜持的达西先生吗?

    “我,我,不知道。”明月讷讷无言,她还要在这个世界上待到终老,不嫁人在个年代是不可能的,只有犯了大错的富家小姐和穷苦人家的女儿才会做修女,漫长的岁月里,她也不想一个人度过,但是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啦,也不是没在任务世界里成过婚,但那是为了任务,现在她还是第一次被求婚呢。

    作为一个正常的女孩子,第一次被人求婚,她很激动羞涩好吗?

    “抱歉,我现在不能答应你。”明月屈膝回礼,她终究还是心志坚定的任务者,任务没完成之前,她不会顾及私事。

    达西原本早有心理准备,但被明月拒绝时还是面色苍白起来,他的眼睛里满是痛楚。

    但他终究还是同样思维敏锐的人,很快抓住明月话里重点,“现在不能?那是不是说以后能?”

    达西紧紧抓住面前女子的双手,恳求的印上一吻,“请千万告诉我,我想要你的答案。”

    明月被他这突然一吻吓了一跳,脸上漾起薄粉,白皙透明的耳朵也染上了浅浅的粉红,美色当前,达西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两人握在一起的手滚烫的吓人,不约而同松手退后一步。

    达西极力压抑着几乎要喷薄而发的感情,望向明月的眼眸炽热浓烈。

    ――他在等着她的答案。

    明月长叹一口气,“我听说你父亲希望你能取得贵族爵位,达西,但我们都清楚,你娶一位有贵族头衔的千金,是得到爵位最容易的法子。而我,只是乡下小庄园主的女儿,陪嫁不多,性情也不够淑女,这样的我,你确定要娶?”

    达西微微勾唇,眼睛一眨不眨的凝视着心上人:“我的名字是菲茨威廉-达西,你应该叫我威廉,”他强调着称呼问题,看着她,说:“我是菲茨威廉-达西,就算不联姻,我也能挣出一个爵位。”

    他站在那儿,就像挺拔的山峰一样坚韧有力,是的,他是菲茨威廉-达西,骄傲的菲茨威廉-达西,他有掌控自己人生的强大实力,也有与实力相配的强大自信,他不需要依赖任何人,他想要的自然能凭本事得到。

    这一刻,这个男人在明月面前完全绽放了他的魅力,该死的迷人!

    “我想娶你,我要娶你,我能娶你!”

    男人豪迈的放下这句话,低头温柔的看向明月,他已经用柔情结下一张大网,就等着明月被诱惑主动走近他的网里。

    明月抿唇轻笑,看穿了达西的心思,但也不点破。

    “如果,等你再回朗博恩的时候,你还像现在一样愿意娶我,我就嫁你!”

    达西的呼吸瞬间停顿了一秒,不敢置信得看着明月,眸子亮的惊人,“你说,你愿意嫁给我?”

    明月不做声,低头浅笑。

    “再说一遍好不好?我没听清楚。”

    明月就又重复了一遍,重点强调“等他再回朗博恩时还愿意娶她的话”。

    但他完全不介意她的强调,估计在男人现在的心里,明月的话被翻译成,等他再回朗博恩,他求婚,她就会嫁他。

    达西此刻的心情用心花怒放形容再合适不过,对着明月笑得开心无比,男人低沉浑厚的笑声缓缓流淌在耳边,这还是明月第一次见他笑得如此畅快,他真的很开心。

    明月也忍不住低笑起来,她的路还有很长,但她也愿意珍惜这路上遇见的最美好的人。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作者闲话:

    四小姐快结束啦,︿( ̄︶ ̄)︿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